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沈從文全集《風子》    P 23


作者:沈從文
頁數:23 / 60
類別:文學

 

沈從文全集《風子》

作者:沈從文
第23,共60。
那時正是八月時節,一個山中的新秋,天氣晴而無風。地面一切皆顯得飽滿成熟。山田的早稻已經割去,只留下一些白色的根株。山中楓樹葉子同其他葉子尚未變色。遍山桐油樹果實大小如拳頭,美麗如梨子。路上山果多黃如金子紅如鮮血,山花皆五色奪目,遠看成一片錦繡。
路上的光景,在那個有教育的男子頭腦中不斷的喚起驚訝的印象。曲折無盡的山路,一望無際的樹林,古怪的石頭,古怪的山田,路旁斜坡上的人家,以及從那些低低屋簷下面,露出一個微笑的臉兒的小孩們,都給了這個遠方客人嶄新的興味。
看那一行人所取的方向,極明白的,他們今天是一早從大城走來,卻應當把一頓晚飯同睡眠,在邊境礦場附近安頓的。
這種估計並沒有多少錯誤。這個一方之長的寨主,是正將接待他的朋友,到他那一個寨上去休息的。因為兩匹馬已並排走去,那風儀不俗的本地重要人物說話了。

「老師,你一定很累了!」
另一個把頭搖搖,卻微笑著。

那人便又接到說,「老師,讀佛家所著的書,走××地方的路,實在是一種討厭的事,我以為你累了!」
城裡那一個人回答這種詢問,「總爺,我完全不累。在這段長長的路上,看到那麼多新鮮東西,我眼睛是快樂的,聽到你說那麼多智慧言語,我耳朵是快樂的。」說過後自己就笑了。因為對比的言語,一種新的風格的談話,已給這城市裡人清新的趣味,同伴說了很久,自己卻第一次學到那麼說了。
在他們的談話中,一則因為從遠處來,一則因為是一地之長,那麼互相尊敬到對面的身份,被稱作「老師」同「總爺」,卻用了異常親切的口吻說到一切。那個城市中人,大半天來就對於同伴的說話,感到最大的興味,第一次摹仿並不失敗,於是第二次摹仿那種口吻,說到關於路的遠近。他說:「總爺,你是到過京裡的,北京計算錢的數目,同你們這一邊計算路程,都像不大準確。」
那個總爺對這問題解釋了下面的話,「老師,你說的對。
這兩處的兩樣東西,都有點兒古怪。這原因只是那邊為皇帝所管,我們這邊卻歸天王所管。都會上錢太重要,所以在北京一個錢算作十個;這鄉下路可太多了一點,所以三里路常常只算作一里。……另外說來,也是天王要我們『多勞苦少居功』的意思。這意思我完全同意!我們這裡多少事全由神來很公正的支配,神的意思從不會和皇帝相同的!「
「你那麼說來,你們這裡一切都不同了!」
「是的,可以說有許多事常常不同。你已經看過很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