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沈從文全集《風子》    P 24


作者:沈從文
頁數:24 / 60
類別:文學

 

沈從文全集《風子》

作者:沈從文
第24,共60。
再說,「那總爺說時用馬鞭指到路旁一堆起虎斑花紋紅色的草,」老師,你瞧,這個就將告給你野蠻地方的意義。這顏色值得稱讚的草,它就從不許人用手去摸它折它。它的毒會咬爛一個人的手掌,卻美麗到那種樣子。「
「美麗的常常是有毒的,這句格言是我們城中人用慣了的。」
「是的,老師,我們也有一句相似的格言,說明這種真理。」
「這原是一句城裡人平常話,恰恰適用到總爺所說的毒草罷了。至於別的……譬如說,從果樹上摘下的果子,從人口中聽到的話,決不會成為一種毒藥!」

總爺最先就明白了城裡人對於談話,無有不為他那辭令拜倒的。聽到這種大膽的讚美,他就笑了一下。這個在堡寨六十里內極有身份的人物,望到年紀尚青的遠客,想起另外一點事情了。「老師,你的說明不很好。我仍然將擁護那一句格言。照我的預感,你到了那邊,你會自己否認你這個估計的不當。言語實在就是一種有毒的東西!你那麼年青,一到了那裡,就不免為一些女孩子口裡唱出的歌說出的話中毒發狂。我那堡子上的年輕女人,恰恰是那麼美麗,也那麼十分有毒的!」
城市中人聽到這個稍帶誇張的敘述,就在馬上笑著,「那好極了!好燒酒能夠醉人,好歌聲也應當使人大醉;這中毒是理所當然的。」
「好看草木不通咬爛手掌,好看女人可得咬爛年青人心肝。」

「總爺,這個不壞。到了這兒,既然已經讓你們這裡的高山闊澗,勞累到我這城市中人的筋骨,自然也就不能拒絕你們這地方的女孩子,用白臉紅唇困苦到我的靈魂!」
「是的,老師。我相信你是有勇氣的,但我擔心到你的勇氣只能支持一時。」
「鄉下人照例不怕老虎,城裡人也照例不怕女人。我願意有一個機會,遇到那頂危險的一個。」
「是的,老師。假若存心打獵,原應當打那極危險的老虎。」
「不過她們性情怎麼樣?」
「壟上的樹木,高低即或一樣,各個有不相同的心。」
「她們對於男子,危險到什麼情形,我倒願意聽你說說。」
「愛你時有娼妓的放蕩,不愛你時具命婦的莊嚴。」
「這並不危險!愛人時忘了她自己,不愛人時忘了那男子,多麼公平和貞潔!」
「是的,老師,這是公平的。倘若你的話可以適用到這些女孩子方面,同時她們還是貞潔的。但一個男子,一個城裡人,照我所知,對於這種個性常常不能同意。」
「我想為城裡人而抗議,因為在愛情方面,城裡人也並就不缺少那種尊敬女子自由的習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