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沈從文全集《風子》    P 22


作者:沈從文
頁數:22 / 60
類別:文學

 

沈從文全集《風子》

作者:沈從文
第22,共60。
歷史留給活人一些記憶的義務,若我們不過於善忘,那麼辛亥革命那一年,國內南方某一些地方,為了政局的變革,舊朝統治者與民眾因對抗而起的殺戮,以及由於這殺戮而引起的混亂,應多少有一種印象,保留到年齡二十五歲以上的人們記憶中。這種政變在那個獨立無依市民不過一萬的城市裡,大約前後有七千健康的農民,為了襲擊城池,造反作亂,被割下頭顱,排列到城牆雉堞上。然而為時不久,那地方也同其他地方一樣,大勢所趨,一切無辜而流的血還沒有在河灘上衝盡,城中軍隊一變,統兵官乘夜挾了妻小一逃,地方革命了。當各地方諮議局、參政局繼續出現,在省政府方面,也成立了礦政局、農礦廳一類機關後,隱者紳士,因為同那地方一個地主有一科友誼,就從那種建設機關方面,得到了一種委託,單獨的深入了這個化外地方。因這種理由,便輪到下面的事情了。
某一日下午三點鐘左右,在去「鎮筸」已有了五十里左右的新寨苗鄉山路上,有兩匹健壯不凡的黑色牲口,馱了兩個男子,後面還跟了兩個僕人。那兩匹黑馬配上鏤銀鑲牙的精美鞍子,赭色柔軟的韉皮,白銅的嚼口,紫銅的足鐙。牲口上馱了兩個像貌不同的男子,默默的向邊境走去。兩匹馬先是前後走著,到後來路寬了一點,後邊那匹馬便上前了一點,再到後來兩匹便並排走了。

稍前那匹馬,在那小而性馴耐勞的雲南種小馬背上,坐的是一個紅臉微胖中年男子,年紀約五十歲上下。從穿著上,從派頭上,從別的方面,譬如說,即從那擱在紫銅馬足鐙上兩隻很體面的野豬皮大靴子看來,也都證明到這個有身份的人物,在任何聚落裡,皆應是一地之長。稍後一點,是一個年在三十左右的城中紳士。這人和他的同伴比起來顯得瘦了一些,騎馬姿勢卻十分優美在行。這人一望而知就是個城裡人,生活在城中很久,故湘西高原的風日,在這城裡人的臉上同手上,皆以一種不同顏色留下一個記號,臉龐和手臂,反而似乎比鄉下人更黑了一點。按照後面這個人物身份看來,則這男子所受的教育,使他不大容易有機會到這邊僻地方來,和一位有酋長風範的人物同在一處。××的軍官是常常有下鄉的,這人又決不是一個軍官。顯然的,這個人在路上觸目所見,一切皆不習慣,皆不免發生驚訝,故長途跋涉,疲勞到這個男子的身心,卻因為一切陌生,觸目成趣,常常露出微笑,極有興致似的,去注意聽那個同伴談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