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沈從文全集《山鬼》    P 17


作者:沈從文
頁數:17 / 19
類別:文學

 

沈從文全集《山鬼》

作者:沈從文
第17,共19。
  聽娘的吩咐,兩手又把鍋蓋蓋上了。但未蓋以前,毛弟可先把雞身弄成翻天睡,讓火熬它的背同那驕傲的腦袋。
  這邊雞煮熟時那邊癲子已經打鼾了。
  毛弟為娘提酒壺,打一個火把照路,娘一手拿裝雞的木盤,一手拿香紙,跟到火把走。當這娘兒兩人到門外小山神土地廟去燒香紙,將出大門時,毛弟耳朵尖,聽出門樓上頭鼾聲了。
  「娘,癲子回來了!」

  娘便把手中東西放去,走到門樓口去喊。
  「癲子,癲子,是你不是?」
  「是的。」等了一會又說,「娘,是我。」
  聲音略略有點啞,但這是癲子聲音,一點不會錯。
  癲子聽到娘叫喚以後,於是把一個頭從樓口伸出。毛弟高高舉起火把照癲子,癲子眼睛閉了又睜開,顯然是初醒,給火炫耀著了。癲子見了娘還笑。

  「娘,出門去有什麼事。」
  「有什麼事?你瞧你這人,一去家就四五天,我哪裡不托人找尋!你急壞我了。……」這婦人,一面絮絮叨叨用高興口吻抱怨著癲子,一面望到癲子笑。
  癲子是全變了。頭髮很亂,瘦了些。但此時的毛弟的娘可不注意到這些上面。
  「你下來吃一點東西吧,我們先去為你謝土地,感謝這老伯伯為了尋你不知走了多少路!你不來,還得讓我抱怨他不濟事啦。」
  毛弟同他娘在土地廟前燒完紙,作了三個揖,把酒奠了後,不問老年缺齒的土地公公嚼完不嚼完,拿了雞就轉家了。
  娘聽到樓上還有聲息知道癲子尚留在上面,「癲子,下來一會兒吧,我同你說話。
  這裡有雞同雞湯,餓了可以泡一碗陰米。「
  那個亂髮蓬蓬的頭又從樓上出現了,他說他並不曾餓。到這次,娘可注意到癲子那憔悴的臉了。
  「你瞧你樣子全都變了。我晌晚還才聽到毛說你是在老虎峒住的。他又聽到西寨那萬萬告把他,還到峒裡把你留下的水罐拿回。你要到那裡去住,又不早告我一聲,害得我著急,你瞧娘不也是瘦了許多麼?」
  娘用手摩自己的臉時,娘眼中的淚,有兩點,沿到鼻溝流到手背了。
  癲子見到娘樣子,總是不做聲。
  「你要睡覺麼?那就讓你睡。你要不要一點水?要毛為你取兩個地蘿蔔好嗎?」
  「都不要。」
  「那就好好睡,不要盡胡思亂想。毛,我們進去吧。」
  娘去了,癲子的蓬亂著發的頭還在樓口邊,娘囑咐,莫要盡胡思亂想,這時的癲子,誰知道他想的是些什麼事?但在癲子心中常常就是像他這時頭髮那麼雜亂無章次,要好好的睡,辦得到?然而像一匹各處逃奔長久失眠的狼樣的毛弟家癲子大哥,終於不久就為疲倦攻擊,仍然倒在自己鋪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