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沈從文全集《山鬼》    P 16


作者:沈從文
頁數:16 / 19
類別:文學

 

沈從文全集《山鬼》

作者:沈從文
第16,共19。
  癲子睡處是在大門樓上頭,因為這裡比起全家都清靜,他歡喜。又不借用梯,又不借用凳,癲子上下全是倚賴門柱旁邊那木釘。當他歸來時,村子裡沒一人見,到了家以後,也不上灶房,也不到娘房裡去望望,他只悄悄的,鬼靈精似的,不驚動一切,便就爬上自己門樓上頭睡下了。
  當到癲子爬那門柱時,毛弟同到他娘正在灶房煮那雞。毛弟家那只橫強惡霸花公雞,如今已在鍋子中央為那柴火煮出油來了。雞是白水煮,鍋上有個蓋,水沸了,就只見從鍋蓋邊,不斷絕的出白氣,一些香,在那熱氣蒸騰中,就隨便發揮鑽進毛弟鼻子孔。
  毛弟的娘是坐在那燒火矮凳上,支頤思索一件事,打量到癲子躲藏峒中數日的緣故,面部同上身為那灶口火光映得通紅。毛弟滿灶房打轉,灶頭一盞清油燈,便把毛弟影子變成忽短忽長移到四面牆上去。
  「娘,七順帶了我們的狗去到新場找癲子,要幾時才回?」

  娘不答理。
  「我想那東西,莫又到他丈人老那裡去喝酒,醉倒了。」
  娘仍不作聲。
  「娘,我想我們應當帶一個信到新場去,不然癲子回來了以後,恐怕七順還不知道,盡在新場到處托人白打聽!」

  娘屈指算各處趕場期,新場是初八,後天本村子裡當有人過新場去賣麻,就說明天托萬萬家爹報七順一個信也成。
  毛弟沒話可說了,就只守到鍋邊聞雞的香味。毛弟對於鍋中的雞隻放心不下,從落鍋到此時掀開鍋蓋瞧看總不止五次。毛弟意思是非到雞肉上桌他用手去攫取膊腿那時不算完成他的敵愾心!
  「娘,掀開鍋蓋看看吧,恐怕湯會快已干了哩。」
  是第七次的提議。明知道湯是剛加過不久,但毛弟願意眼睛不□望到那仇敵受白水的熬煮。若是雞這時還懂得痛苦,他會更滿意!
  娘說,不會的,水蠻多。但娘明白毛弟的心思,順水劃,就又在結尾說,「你就揭開鍋蓋看看罷。」
  這沒毛雞浸在鍋內湯中受煎受熬的模樣,毛弟看不厭。凡是惡人作惡多端以後會到地獄去,毛弟以為這雞也正是下地獄的。
  當到毛弟用兩隻手把那木鍋蓋舉起時節,一股大氣往上衝,鍋蓋邊旁蒸起水汽象出汗的七順的臉部一樣,鍋中雞是好久好久才能見到的。浸了雞身一半的白湯,還是沸騰著。那白花雞平平趴伏到鍋中,腳桿直杪杪的真象在泅水!
  「娘,你瞧,這光棍直到身子煮爛還昂起個頭!」毛弟隨即借了鐵鏟作武器,去用力按那雞的頭。
  「莫把它頸項摘斷,要昂就讓它昂罷。」
  「我看不慣那樣子。」
  「看不慣,就蓋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