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王陽明全集    P 458


作者:王陽明
頁數:458 / 462
類別:古典散文

 

王陽明全集

作者:王陽明
第458,共462。
數年一晤,千里而來,人生幾何,幾聚散遂已矣,可不悲哉!信宿相對,受益不淺。正通書爐峰問行蹤,書扇至矣。好心指摘,感骨肉愛,兒輩何知,辱誨真語,且波其父,兩世銜戢,如何為報?計南浦尚有數月留,稍暇裁謝也。年譜自別後即為冊事奪去,自朝至暮,不得暇,竟無頃刻相對。

期須于歲晚圖之,幸無汲汲。所欲語諸公者,面時當不忘。別後見諸友幸語收靜之功。居今之世,百務紛紛,中更不迴首,寧有生意。


不患其不發揚,患不枯槁耳。會語教兒輩者可以語諸友也,如何?

天寒歲暮,孤舟漾漾,不知何日始抵南浦,此心念之。忽思年譜非細事,兄亦非閒人,一番出遊,一番歲月,亦無許多閒光陰。須為決計,久留僻地一二月,方可成功。前所言省城內外,終屬喧囂是非之場,斷非著書立言之地,又不過終日揖讓飲宴而已,何益於久處哉?今為兄計,歲晚可過魯江公連山堂靜處;且須謝絶城中士友,勿復往來。

可久則春中始發,不然初正仍鼓懷玉之棹。閒居數月,日間會友,皆立常規。如此,更覺穩便。即使柏泉公有扳留意,亦勿依違。

如此,方有定向,不至優遊廢事矣。弟欲寄語並譜草,亦當覓便風不長遠也。深思為畫此策,萬萬俯聽,不惑人言,至懇至懇!

玉峽人來,得手書,知兄拳拳譜草。前遇便曾附一簡,為公畫了譜之計極周悉,幸俯聽。且近時人之好尚不同,訛言誚謗,極能敗人興味。縱不之顧,恐于侍坐之愆,不免犯瞽之戒,知公必不忍也。

附此不盡。

倏焉改歲,區區者年六十矣。七十古稀,亦止十年間。十年月日,可成何事?前此只轉瞬耳,可不懼哉!前連二書,望留兄了譜事。只留魯江兄宅上,百凡皆便。

有朋友相聚者,令寄食于鄰。如此,賓主安矣。不然,柏泉公有館谷之令,則處懷玉為極當,好景好人好日月,最是難得。如不肖弟者,已不得從,可輕視哉!省中萬不可留,毋為人言所誑,再囑再囑!年譜一卷,反覆三日,稍有更正。


前欲書者,乃合卺日事。而觀綱上言學,心若未安,今已入目。于目中諸書揭標,令人觸目,亦是提醒人處。入梓日以白黑地別之。

二卷、三卷如舉「良知」之說,皆可揭標于目中矣,望增入。不識兄今何在,便風示知之。

正月遣使如吳江迎沈君,曾附年譜稿並小簡上,想已即達。龍光之聚,言之使人興動。弟謬以不肖所講言之諸兄,是執事說假譬以興發之。在諸君或有自得,在不肖聞之愧耳。

供張不煩有司,甚善。只恐往來酬應,亦費時日。兼彼此不便,則何如?諸君之意方專誠,不知何以為去留也?年譜續修者,望寄示。柏泉公為之序,極善,俟人至當促之。

來簡「精詣力究」四字,真吾輩猛省處;千載聖人不數數,只為欠此四字。近讀《擊壤》之集,亦覺此老收手太早。若是孔子,直是停腳不得也。願共勉之。

承別簡數百言,反覆于仆之稱謂。謂仆心師陽明先生,稱後學不稱門人,與童時初志不副。稱門人于沒後,有雙江公故事可援,且謬加許可,以為不辱先生門牆。此皆愛仆太過,特為假借推引耳。

在仆固有所不敢。竊意古人之稱謂,皆據實不苟焉,以著誠也。昔之願學孔子者莫如孟子。孟子嘗曰:「予未得為孔子徒也。

」蓋嘆之也。彼其嘆之雲者,謂未得親炙見而知之,以庶幾于速肖焉耳,固未始即其願學而遂自謂之徒也。夫得及門,雖互鄉童子亦與其進;不得及門,雖孟子不敢自比于三千。後之師法者,宜如何哉?此仆之所以不敢也。

雖然,仆于先生之學,病其未有得耳。如得其門,稱謂之門不門,何足輕重?是為仆謀者,在願學,不在及門也。今之稱後學者,恆不易易。必其人有足師焉,然後書之。

如是則仆之稱謂,實與名應,宜不可易。若故江公與仆兩人,一則嘗侍坐,一則未納贄,事體自別,不得引以為例。且使仆有不得及門之嘆,將日俯焉跂而及之,亦足以為私淑之助,未惟戚也。惟兄言。

廿六日吐泄大作,醫雲內有感冒,五日後方雲無事。在五六日中,自分與兄永訣。方見門前光景,未能深入,究意亦無奈何。惟此自知耳,雖父子間,不能一語接也。

初四日復見正月廿日書,始知廿四之期決不可留,人為悵悵。蓋兄在南浦一日未安,則弟不能安松原一日。今離去太遠,此心如何!此心如何!見兄論夜坐詩,中間指先天之病,非謂先天也,謂學也。記得白沙夜坐有云:「些兒若問天根處,亥子中間得最真。

」又云:「吾儒自有中和在,誰會求之未發前?」是白沙無心於言也。信口拈來,自與道合。白沙雖欲靳之,有不可得者也。不肖正欲反其意,而言不自達,為之愧愧。

然不敢妄言,乃遵兄終身之惠,不敢不敬承。病戒多言,復此喋喋,不任惶恐。附此再呈不次。

前病中承示行期,即力疾具復。未幾,王使來,復辱惠以年譜。即日命筆裁請。緣其中有當二三人細心商量者,而執事得先生真傳,面對口語,不容不才億度,比別樣敘作用不同,故須再請于執事,務細心端凝,曲盡當時口授大義,使他年無疑于執事可也。

自整不妨連下,或至來年總寄來。不肖不敢不盡其愚。此千載之事,非一時草草。然舍今不為,後一輩人更不可望矣。

峽江胡君知事者,書來托之,斷不稽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