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王陽明全集    P 459


作者:王陽明
頁數:459 / 462
類別:古典散文

 

王陽明全集

作者:王陽明
第459,共462。
八月十一日始得兄六月朔日書,則知弟六月下旬所寄書,未知何日至也。柏泉公七月發年譜來,日夕相對,得盡寸長。平生未嘗細覽文集,今一一詳究,始知先生此學進為始末之序。因之頗有警悟。

故于《年譜》中手自披校,凡三四易稿,于兄原本,似失初制,誠為僭妄。弟體兄虛心求益,不復敢有彼我限隔耳。如己卯十一日始自京口返江西,游匡廬,庚辰正月赴召歸,重遊匡廬,二月九江還南昌;又乙亥年自陳疏,乃己亥年考察隨例進本,不應復有納忠切諫之語,亦遂舉據文集改正之。其原本所載,本稿不敢濫入,豈當時先生有是稿未上歟?愚意此稿只入集,不應遂入《年譜》。


不及請正,今已付新建君入梓,惟兄善教之。草草裁復,不盡請正。

得吳堯山公書,知《年譜》已刻成。承陸北川公分惠,可以達鄙意矣。綿竹共四十部,此外寄奉龍溪兄十部,伏惟鑒入。雖然,今所傳者,公之影響耳。

至于此學精微,則存乎人自得之,固不在有與無多與少也。弟去歲至今,皆在病中,無能複舊。然為學之意,日夕懇懇。始知垂老惟有此事緊要。

若得影響,即可還造化,無他欠事也。兄別去一年,此件自覺如何?前輩凋落,雙翁已歸土。所賴倡明此學者,卻在吾輩。吾輩若不努力,稍覺散漫,即此已矣,無復可望矣。

得罪千古,非細事也,悲哉悲哉!千里寄言,不盡繾綣。

答論年譜書 凡十首

錢德洪


承兄下榻,信宿對默,感教實多。兄三年閉關,焚舟破釜,一戰成功,天下之太宇定矣。斯道屬兄,後學之慶也,珍重珍重!更得好心消盡,生死毀譽之念忘,則一體萬化之情顯,盡乎仁者,如何如何?師譜一經改削,精彩迥別,謝兄點鐵成金手也。東去譜草有繼上,乞賜留念。

外詩扇二柄,寄令郎以昭,並祈賜正。詩曰:「我昔游懷玉,而翁方閉關。數年論睽合,豈泥形跡間。今日下翁榻,相對無怍顏。

月魄入簾白,松標當戶閒。我默鏡黯黯,翁言玉珊珊。劍神不費解,調古無庸彈。喜爾侍翁側,傾聽屹如山。

見影思立圭,植根貴刪繁。遠求憂得門,況乃生宮闤。毋恃守成易,俯惟創業艱。」又書會語一首:「程門學善靜坐,何也?曰:其憫人心之不自覺乎?聲利百好,擾擾外馳,不知自性之靈,炯然在獨也。

稍離奔騖,默悟真百感紛紜,而真體常寂,此極深研幾之學也。入聖之幾,庶其得于斯乎?」

奉讀手詔,感惓惓別後之懷。心同道同,不忘爾我,一語不遺,其徹心髓,真所謂「同心之言,其臭如蘭」也,感惕如之何!年來同志凋落,慨師門情事未終,此身悵悵無依。今見兄誕登道岸,此理在天地間,已得人主張,吾身生死短長,烏足為世多寡,不覺脫然無系矣。此番相別,夫豈苟然哉,宜兄之臨教益切也。

師譜得兄改後,謄清再上,尚祈必盡兄意,無容遺憾,乃可成書。令朗美質,望奮志以聖人為己任,斯不辜此好歲月耳。鄉約成冊,見兄仁覆一邑,可以推之天下矣。信在言前,不動聲色,天載之神也。

余惟嗣上不備。

別後沿途阻風,舟弗能前。至除夜,始得到龍光寺。諸友群聚,提兄「丕顯待旦」一語為柄,聽者莫不聳然反惕。謂兄三年閉關,即與老師居夷處困,動忍熟仁之意同。

蓋慨古人之學必精詣力究,深造獨得,而後可以為得,誠非忽慢可承領也。諸生於是日痛發此意。兄雖在關,示道標的,後學得所趨矣,喜幸喜幸!城中王緝諸生,夙辦柴米,為久留計,供應不涉有司。五日一講會,余時二人輪班,代接賓客,使生得靜處了譜。

見其志誠懇,姑與維舟信宿以試之。若果如眾計,從之;若終涉分心,必難留矣。二書承示周悉,同體之愛也。今雖久暫未定,必行兄意,不敢如前堅執硬主也。

柏泉公讀兄《年譜》,深喜經手自別,決無可疑,促完其後。昨乞作序冠首,兄有書達,幸督成之。留稿乞付來人,蓋欲付人謄真也。

兄于師譜,不稱門人,而稱後學,謂師存日,未獲及門委贄也。兄謂古今稱門人,其義止於及門委贄乎!子貢謂:「得其門者或寡矣。」孔子之徒三千人,非皆及門委贄者乎!今載籍姓名,七十二人之外無聞焉,豈非委贄而未聞其道者,與未及門者同乎?韓子曰:「道之所在,師之所在也。」夫道之所在,吾從而師之,師道也,非師其人也。

師之所在,吾從而北面之,北面道也,非北面其人也。兄嘗別周龍岡,其序曰:「予年十四時,聞陽明先生講學于贛,慨然有志就業。父母憐恤,不令出戶庭。然每見龍岡從贛回,未嘗不憤憤也。

」是知有志受業,已在童時,而不獲通贄及門者,非兄之心也,父母受護之過也。今服膺其學既三紀矣。匪徒得其門,且升其堂,入其室矣。而又奚歉于稱門人耶?昔者方西樵叔賢與師同部曹,僚也;及聞夫子之學,非僚也,師也,遂執弟子禮焉。

黃久庵宗賢見師于京師,友也;再聞師學于越,師也,非友也,遂退執弟子禮。聶雙江文蔚見先生於存日,晚生也;師沒而刻二書於蘇,曰:「吾昔未稱門生,冀再見也,今不可得矣。」時洪與汝中游蘇,設香案告師稱門生,引予二人以為證。汪周潭尚寧始未信師學,及提督南贛,親見師遺政,乃頓悟師學,悔未及門而形于夢,遂謁師祠稱弟子,遺書於洪、汝中以為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