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科利奧蘭納斯    P 4

作者:莎士比亞
頁數:4 / 32
類別:外國戲劇

 

伏倫妮婭: 媳婦,你唱一支歌吧,或者讓你自己高興一點兒。倘然我的兒子是我的丈夫,我寧願他出外去爭取光榮,不願他貪戀著閨房中的兒女私情。當年,他還只是一個身體嬌嫩的孩子,我膝下還只有他這麼一個兒子,他的青春和美貌正吸引著眾人的注目,就在這種連帝王們的整天請求也都不能使一個母親答應讓她的兒子離開她眼前一小時的時候,我因為想到名譽對於這樣一個人是多麼重要,要是讓他默默無聞地株守家園,豈不等於一幅懸掛在牆上的畫像?所以就放他出去追尋危險,從危險中間博取他的聲名。我讓他參加一場殘酷的戰爭;當他回來的時候,他的頭上戴著橡葉的榮冠。我告訴你,媳婦,我第一次知道他是個男孩子的時候,還不及第一次看見他已經變成一個堂堂男子的時候那樣喜歡得跳躍起來。
維吉利婭: 婆婆,要是他戰死了呢?

伏倫妮婭: 那麼他的不朽的聲名就是我的兒子,就是我的後裔。聽我說句真心話:要是我有十二個兒子,我都同樣愛著他們,就像愛著我們親愛的馬歇斯一樣,我也寧願十一個兒子為了他們的國家而光榮地戰死,不願一個兒子閒棄他的大好的身子。
侍女上。
侍女: 太太,凡勒利婭夫人來瞧您來啦。
維吉利婭: 請您準許我進去。
伏倫妮婭: 不,你不要進去。我彷彿已經聽見你丈夫的鼓聲,看見他拉著奧菲狄烏斯的頭髮把他摔下馬來,那些伏爾斯人見了他就像小孩子見了一頭熊似的紛紛逃避;我彷彿看見他這樣頓足高呼,「上前,你們這些懦夫!雖然你們是羅馬人,你們卻是在恐懼中生下來的。」他用套著甲的手揩去他額角上的血,奮勇前進,好像一個割稻的農夫,倘使不把所有的稻一起割下,主人就要把他解僱一樣。
維吉利婭: 他額角上的血!朱庇特啊!不要讓他流血!
伏倫妮婭: 去,你這傻子!那樣才更可以顯出他的英武的雄姿,遠勝於那些輝煌的戰利品,當赫卡柏乳哺著赫克托的時候,她的豐美的乳房還不及赫克托流血的額角好看,當他輕蔑地迎著希臘人的劍鋒的時候。——請凡勒利婭夫人進來。(侍女下。)
維吉利婭: 上天保佑我的丈夫不要遭奧菲狄烏斯的毒手!
伏倫妮婭: 他會把奧菲狄烏斯的頭打到他膝蓋底下去,在他的脖子上踐踏。
侍女率凡勒利婭及閽者重上。
凡勒利婭: 兩位夫人早安。
伏倫妮婭: 好夫人。
維吉利婭: 今天幸會夫人,不勝欣慰。
凡勒利婭: 你們兩位都好?真是一對賢主婦!你們在這兒縫些什麼?好一處清淨的所在。小哥兒好嗎?
維吉利婭: 謝謝夫人,他很好。

伏倫妮婭: 他寧願看刀劍聽鼓聲,不願見教書先生的面。
凡勒利婭: 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我可以發誓他是一個很可愛的孩子。不瞞你們說,星期三那天我曾經瞧了他足足半個鐘頭;他有這麼一副堅決的面孔。我見他追趕著一隻金翅的蝴蝶,捉到了手又把它放走,放走了又去追它;這麼奔來奔去,捉了放、放了捉,也不知道是因為跌了一交呢,還是因為別的緣故,他發起脾氣來,咬緊了牙關,把那蝴蝶撕碎了;啊!瞧他撕的時候那股勁兒!
伏倫妮婭: 他父親也是這樣的脾氣。
凡勒利婭: 真是一個不同凡俗的孩子。
維吉利婭: 一個頑皮的孩子,夫人。
凡勒利婭: 來,放下你們的針線;今天下午我要你們陪我玩去。
維吉利婭: 不,好夫人,今天我不出去。
凡勒利婭: 不出去!
伏倫妮婭: 偏要她出去。
維吉利婭: 不,真的,請您原諒;在我的丈夫打仗沒有回來以前,我決不邁出門檻一步。
伏倫妮婭: 胡說!你不應該這樣毫無理由地把你自己關在家裡。來,你必須去訪問訪問那位害病的好夫人。
維吉利婭: 我願意祝她早日恢復健康,替她誠心祈禱;可是我不能去。
伏倫妮婭: 為什麼呢,請問?
維吉利婭: 不是因為偷懶,也不是因為我冷酷無情。
凡勒利婭: 你要做珀涅羅珀①第二嗎?可是人家說,她在俄底修斯出去以後所紡的紗線,不過使伊塔刻充滿了飛蛾一般的食客而已。來;我希望你手裡的布也像你的手指一樣有知覺,那麼你因為心懷不忍,也許不會再用針去刺它了。來,你必須跟我們一塊兒去。
維吉利婭: 不,好夫人,原諒我;真的,我不想出去。
凡勒利婭: 真的,你跟我去吧;我會告訴你關於尊夫的好消息。
維吉利婭: 啊,好夫人,現在還不會就有好消息哩。
凡勒利婭: 真的,我不是對你說笑話;昨天晚上他有信來。
維吉利婭: 真的嗎,夫人?
凡勒利婭: 真的,不騙你;我聽見一個元老說起。據說,伏爾斯人有一支軍隊開了過來,我們的主將考密涅斯已經帶了一部分羅馬軍隊前去迎敵了;尊夫和泰特斯·拉歇斯兩人已經在他們的科利奧裡城前紮下營寨,他們深信一定會在短時期內獲得勝利。憑著我的名譽發誓,這是真的;所以請你陪我們去吧。
維吉利婭: 請您多多原諒,好夫人;我以後什麼都聽從您就是了。
伏倫妮婭: 隨她去,夫人;照她現在這種樣子,叫她同去也會掃我們的興。
凡勒利婭: 真的,我也這樣想。那麼再見吧。來,好夫人。維吉利婭,請你還是把你的憂愁攆出門外,跟我們一塊兒去吧。
維吉利婭: 不,夫人,我真的不去。我願您快樂。
凡勒利婭: 那麼好,再見。(同下。)
第四場
科利奧裡城前

旗鼓前導;馬歇斯、泰特斯·拉歇斯、軍官、兵士等上;一使者自對面上。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