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羅密歐與茱麗葉    P 25


作者:莎士比亞
頁數:25 / 28
類別:外國戲劇

 

羅密歐與茱麗葉

作者:莎士比亞
第25,共28。
羅密歐: 有這樣的事!命運,我咒詛你!——你知道我的住處;給我買些紙筆,僱下兩匹快馬,我今天晚上就要動身。
鮑爾薩澤: 少爺,請您寬心一下;您的臉色慘白而倉皇,恐怕是不吉之兆。
羅密歐: 胡說,你看錯了。快去,把我叫你做的事趕快辦好。神父沒有叫你帶信給我嗎?
鮑爾薩澤: 沒有,我的好少爺。

羅密歐: 算了,你去吧,把馬匹僱好了;我就來找你。(鮑爾薩澤下)好,朱麗葉,今晚我要睡在你的身旁。讓我想個辦法。啊,罪惡的念頭!你會多麼快鑽進一個絶望者的心裡!我想起了一個賣藥的人,他的鋪子就開設在附近,我曾經看見他穿著一身破爛的衣服,皺著眉頭在那兒揀藥草;他的形狀十分消瘦,貧苦把他熬煎得只剩一把骨頭;他的寒傖的鋪子裡掛著一隻烏龜,一頭剝制的鱷魚,還有幾張形狀醜陋的魚皮;他的架子上稀疏地散放著幾隻空匣子、綠色的瓦罐、一些胞囊和發黴的種子、幾段包紮的麻繩,還有幾塊陳年的幹玫瑰花,作為聊勝於無的點綴。看到這一種寒酸的樣子,我就對自己說,在曼多亞城裡,誰出賣了毒藥是會立刻處死的,可是倘有誰現在需要毒藥,這兒有一個可憐的奴才會賣給他。啊!不料我這一個思想,竟會預兆著我自己的需要,這個窮漢的毒藥卻要賣給我。我記得這裡就是他的鋪子;今天是假日,所以這叫化子沒有開門。喂!賣藥的!
賣藥人上。
賣藥人: 誰在高聲叫喊?
羅密歐: 過來,朋友。我瞧你很窮,這兒是四十塊錢,請你給我一點能夠迅速致命的毒藥,厭倦於生命的人一服下去便會散入全身的血管,立刻停止呼吸而死去,就像火藥從炮膛裡放射出去一樣快。
賣藥人: 這種致命的毒藥我是有的;可是曼多亞的法律嚴禁發賣,出賣的人是要處死刑的。
羅密歐: 難道你這樣窮苦,還怕死嗎?饑寒的痕跡刻在你的面頰上,貧乏和迫害在你的眼睛裡射出了餓火,輕蔑和卑賤重壓在你的背上;這世間不是你的朋友,這世間的法律也保護不到你,沒有人為你定下一條法律使你富有;那麼你何必苦耐著貧窮呢?違犯了法律,把這些錢收下吧。
賣藥人: 我的貧窮答應了你,可是那是違反我的良心的。
羅密歐: 我的錢是給你的貧窮,不是給你的良心的。
賣藥人: 把這一服藥放在無論什麼飲料裡喝下去,即使你有二十個人的氣力,也會立刻送命。
羅密歐: 這兒是你的錢,那才是害人靈魂的更壞的毒藥,在這萬惡的世界上,它比你那些不准販賣的微賤的藥品更會殺人;你沒有把毒藥賣給我,是我把毒藥賣給你。再見;買些吃的東西,把你自己喂得胖一點。——來,你不是毒藥,你是替我解除痛苦的仙丹,我要帶著你到朱麗葉的墳上去,少不得要借重你一下哩。(各下。)
第二場

維洛那。勞倫斯神父的寺院

約翰神父上。
約翰: 喂!師兄在哪裡?
勞倫斯神父上。
勞倫斯: 這是約翰師弟的聲音。歡迎你從曼多亞回來!羅密歐怎麼說?要是他的意思在信裡寫明,那麼把他的信給我吧。
約翰: 我臨走的時候,因為要找一個同門的師弟作我的同伴,他正在這城裡訪問病人,不料給本地巡邏的人看見了,疑心我們走進了一家染著瘟疫的人家,把門封鎖住了,不讓我們出來,所以耽誤了我的曼多亞之行。
勞倫斯: 那麼誰把我的信送去給羅密歐了?
約翰: 我沒有法子把它送出去,現在我又把它帶回來了;因為他們害怕瘟疫傳染,也沒有人願意把它送還給你。
勞倫斯: 糟了!這封信不是等閒,性質十分重要,把它耽誤下來,也許會引起極大的災禍。約翰師弟,你快去給我找一柄鐵鋤,立刻帶到這兒來。
約翰: 好師兄,我去給你拿來。(下。)
勞倫斯: 現在我必須獨自到墓地裡去;在這三小時之內,朱麗葉就會醒來,她因為羅密歐不曾知道這些事情,一定會責怪我。我現在要再寫一封信到曼多亞去,讓她留在我的寺院裡,直等羅密歐到來。可憐的沒有死的屍體,幽閉在一座死人的墳墓裡!(下。)
第三場
同前。凱普萊特家墳塋所在的墓地

帕裡斯及侍童攜鮮花火炬上。
帕裡斯: 孩子,把你的火把給我;走開,站在遠遠的地方;還是滅了吧,我不願給人看見。你到那邊的紫杉樹底下直躺下來,把你的耳朵貼著中空的地面,地下挖了許多墓穴,土是松的,要是有踉蹌的腳步走到墳地上來,你準聽得見;要是聽見有什麼聲息,便吹一個呼哨通知我。把那些花給我。照我的話做去,走吧。
侍童: (旁白)我簡直不敢獨自一個人站在這墓地上,可是我要硬著頭皮試一下。(退後。)
帕裡斯: 這些鮮花替你鋪蓋新床;
慘啊,一朵嬌紅永委沙塵!
我要用沉痛的熱淚淋浪,
和著香水澆溉你的芳墳;
夜夜到你墓前散花哀泣,
這一段相思啊永無消歇!(侍童吹口哨)
這孩子在警告我有人來了。哪一個該死的傢夥在這晚上到這兒來打擾我在愛人墓前的憑弔?什麼!還拿著火把來嗎?——讓我躲在一旁看看他的動靜。(退後。)
羅密歐及鮑爾薩澤持火炬鍬鋤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