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羅密歐與茱麗葉    P 26


作者:莎士比亞
頁數:26 / 28
類別:外國戲劇

 

羅密歐與茱麗葉

作者:莎士比亞
第26,共28。
羅密歐: 把那鋤頭跟鐵鉗給我。且慢,拿著這封信;等天一亮,你就把它送給我的父親。把火把給我。聽好我的吩咐,無論你聽見什麼瞧見什麼,都只好遠遠地站著不許動,免得妨礙我的事情;要是動一動,我就要你的命。我所以要跑下這個墳墓裡去,一部分的原因是要探望探望我的愛人,可是主要的理由卻是要從她的手指上取下一個寶貴的指環,因為我有一個很重要的用途。所以你趕快給我走開吧;要是你不相信我的話,膽敢回來窺伺我的行動,那麼,我可以對天發誓,我要把你的骨胳一節一節扯下來,讓這饑餓的墓地上散滿了你的肢體。我現在的心境非常狂野,比餓虎或是咆哮的怒海都要兇猛無情,你可不要惹我性起。
鮑爾薩澤: 少爺,我走就是了,決不來打擾您。
羅密歐: 這才像個朋友。這些錢你拿去,願你一生幸福。再會,好朋友。
鮑爾薩澤: (旁白)雖然這麼說,我還是要躲在附近的地方看著他;他的臉色使我害怕,我不知道他究竟打算做出什麼事來。(退後。)

羅密歐: 你無情的泥土,吞噬了世上最可愛的人兒,我要擘開你的饞吻,(將墓門掘開)索性讓你再吃一個飽!
帕裡斯: 這就是那個已經放逐出去的驕橫的蒙太古,他殺死了我愛人的表兄,據說她就是因為傷心他的慘死而夭亡的。現在這傢夥又要來盜屍發墓了,待我去抓住他。(上前)萬惡的蒙太古!停止你的罪惡的工作,難道你殺了他們還不夠,還要在死人身上發泄你的仇恨嗎?該死的兇徒,趕快束手就捕,跟我見官去!
羅密歐: 我果然該死,所以才到這兒來。年輕人,不要激怒一個不顧死活的人,快快離開我走吧;想想這些死了的人,你也該膽寒了。年輕人,請你不要激動我的怒氣,使我再犯一次罪;啊,走吧!我可以對天發誓,我愛你遠過於愛我自己,因為我來此的目的,就是要跟自己作對。別留在這兒,走吧;好好留著你的活命,以後也可以對人家說,是一個瘋子發了慈悲,叫你逃走的。
帕裡斯: 我不聽你這種鬼話;你是一個罪犯,我要逮捕你。
羅密歐: 你一定要激怒我嗎?那麼好,來,朋友!(二人格鬥。)

侍童: 哎喲,主啊!他們打起來了,我去叫巡邏的人來!(下。)
帕裡斯: (倒下)啊,我死了!——你倘有幾分仁慈,打開墓門來,把我放在朱麗葉的身旁吧!(死。)
羅密歐: 好,我願意成全你的志願。讓我瞧瞧他的臉;啊,茂丘西奧的親戚,尊貴的帕裡斯伯爵!當我們一路上騎馬而來的時候,我的僕人曾經對我說過幾句話,那時我因為心緒煩亂,沒有聽得進去;他說些什麼?好像他告訴我說帕里斯本來預備娶朱麗葉為妻;他不是這樣說嗎?還是我做過這樣的夢?或者還是我神經錯亂,聽見他說起朱麗葉的名字,所以發生了這一種幻想?啊!把你的手給我,你我都是登錄在惡運的黑冊上的人,我要把你葬在一個勝利的墳墓裡;一個墳墓嗎?啊,不!被殺害的少年,這是一個燈塔,因為朱麗葉睡在這裡,她的美貌使這一個墓窟變成一座充滿著光明的歡宴的華堂。死了的人,躺在那兒吧,一個死了的人把你安葬了。(將帕裡斯放下墓中)人們臨死的時候,往往反會覺得心中愉快,旁觀的人便說這是死前的一陣迴光返照;啊!這也就是我的迴光返照嗎?啊,我的愛人!我的妻子!死雖然已經吸去了你呼吸中的芳蜜,卻還沒有力量摧殘你的美貌;你還沒有被他征服,你的嘴唇上、面龐上,依然顯著紅潤的美艷,不曾讓灰白的死亡進占。提伯爾特,你也裹著你的血淋淋的殮衾躺在那兒嗎?啊!你的青春葬送在你仇人的手裡,現在我來替你報仇來了,我要親手殺死那殺害你的人。原諒我吧,兄弟!啊!親愛的朱麗葉,你為什麼仍然這樣美麗?難道那虛無的死亡,那枯瘦可憎的妖魔,也是個多情種子,所以把你藏匿在這幽暗的洞府裡做他的情婦嗎?為了防止這樣的事情,我要永遠陪伴著你,再不離開這漫漫長夜的幽宮;我要留在這兒,跟你的侍婢,那些蛆蟲們在一起;啊!我要在這兒永久安息下來,從我這厭倦人世的凡軀上掙脫惡運的束縛。眼睛,瞧你的最後一眼吧!手臂,作你最後一次的擁抱吧!嘴唇,啊!你呼吸的門戶,用一個合法的吻,跟網羅一切的死亡訂立一個永久的契約吧!來,苦味的嚮導,絶望的領港人,現在趕快把你的厭倦於風濤的船舶向那巉岩上衝撞過去吧!為了我的愛人,我幹了這一杯!(飲藥)啊!賣藥的人果然沒有騙我,藥性很快地發作了。我就這樣在這一吻中死去。(死。)
勞倫斯神父持燈籠、鋤、鍬自墓地另一端上。
勞倫斯: 聖芳濟保佑我!我這雙老腳今天晚上怎麼老是在墳堆裡絆來跌去的!那邊是誰?
鮑爾薩澤: 是一個朋友,也是一個跟您熟識的人。
勞倫斯: 祝福你!告訴我,我的好朋友,那邊是什麼火把,向蛆蟲和沒有眼睛的骷髏浪費著它的光明?照我辨認起來,那火把亮著的地方,似乎是凱普萊特家裡的墳塋。
鮑爾薩澤: 正是,神父;我的主人,您的好朋友,就在那兒。
勞倫斯: 他是誰?
鮑爾薩澤: 羅密歐。
勞倫斯: 他來多久了?
鮑爾薩澤: 足足半點鐘。
勞倫斯: 陪我到墓穴裡去。
鮑爾薩澤: 我不敢,神父。我的主人不知道我還沒有走;他曾經對我嚴辭恐嚇,說要是我留在這兒窺伺他的動靜,就要把我殺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