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徐霞客遊記    P 38


作者:徐宏祖
頁數:38 / 338
類別:古典散文

 

作者:徐宏祖 / 第1頁 / 共326頁

 大小:


徐霞客遊記

忽睹路口一峰,具體而小,疑即夜來插天誘餘者,詢之知為羊角嶠,其去龜峰尚五里也。比至,遙望一峰中剖如門。已而,門之南忽岐出片石如圭,即天柱峰也。及抵其處,路忽南去。

轉而東入,先過一堰,堰南匯水一池,即放生池也。池水兩浸崖足。循崖左鑿石成棧,〔即展旗峰也。〕上危壁而下澄潭,潭盡,竹樹扶疏,掩映一壑,兩崖飛瀑交注,如玉龍亂舞,皆雨師山靈合而競幻者也。既入,忽見南崖最高處,一竅通明,若耳之附顱,疑為白雲所凝,最近而知其為石隙。及抵方丈,則庭中人立而起者不一,為雲氣氤氳,隱現不定。時雨勢彌甚,衣履沾透,貫心上人急解衣代更,爇ruǒ火就炙,心知眾峰之奇,不能拔雲驅霧矣。是日競日夜雨,為作《五緣詩》。

晚臥于振衣台下之靜室中。

二十一日早起,寒甚,雨氣漸收,眾峰俱出,惟寺東南絶頂尚有雲氣。與貫心晨餐畢,即出方丈中庭,指點諸勝。

蓋正南而獨高者為寨頂,頂又有石如鸚嘴,又名鸚嘴峰,今又名為老人峰。



  
〔上特出一圓頂,從下望之,如老僧南向,袈裟宛然,名為「老人」者以此。上振衣台平視,則其峰漸分為二;由雙劍下窺,則頂若一葉綴起。〕其北下之脊,一起而為羅漢,再起而為鸚哥,三起而為淨瓶,〔為北下最高脊,〕四起而為觀音,〔亦峭。〕此為中支,北與展旗為對者也,〔楠木殿因之。從南頂〕而西,最峭削者為龜峰、雙劍峰。龜峰三石攢起,兀立峰頭,與雙劍並列,而高頂有疊石,如龜三疊,為一山之主名。

〔峰下裂隙分南北者為一綫天,東西者為摩尼洞,其後即為四聲谷。從其側一呼,則聲傳宛轉凡四,蓋以峰東水簾谷石崖迴環其上故也。峰東最高者即寨頂,西之最近者為含龜峰,其下即寨頂、含龜分脊處,而龜峰、雙劍峭插于上,為含龜所掩,故其隙或顯或合;合則並成一障,時亦陡露空明,昨遂疑為白雲耳。〕雙劍亦與龜峰並立,龜峰三剖其下而上合,雙劍兩岐其頂而本根基連。其南有大書「壁立萬仞」者,指寨頂而言也。款已剝落,雲是朱晦庵。此〔二峰〕為西南過脊之中,東北與香盒峰為對者也,而舊寺之向因之。從西而北,聯屏障于左者,一為含龜峰,其下即為振衣台,〔平石中懸屏下,乃道登摩尼、一綫天者也。〕二為明星峰,〔北接雙鰲,南聯含龜,在正西峰為最高。〕其上有竅若星。三為雙鰲峰,〔峰北下插澄潭,即入谷所經放生池南崖也。〕此〔三峰〕環峙于谷西,而寨頂之脈西北盡于此。從南頂而東,最迴環者為城垛峰、圍屏峰,此為東南層繞之後,西北與雙鰲峰為對者也。從東而北,列磷峋于右者,覆者為轎頂峰,尖者為象牙峰,踞者為獅子峰。此聯翩于谷東,而寨頂之脈東北轉于此,又從北而駢立為案焉。平而突者為香盒峰也。幻而起者靈芝峰也,〔即方丈靜室所向。〕斜而張者展旗峰也,〔東昂西下,南北壁立,南插澄潭,即入谷之鑿棧于下者。〕此〔三峰〕排拱于谷北,而寨頂之脈西南盡于此。


  

此俱谷之內者也。

若谷之外,展旗之北為天柱峰,〔即昨遙望開岐如圭者,旁〕又為狗兒峰。獅子之南為卓筆峰。圍屏峰之南,深壑中有棋盤石。寨頂之南又有朝帽峰。

〔峰獨高,孤立寨頂後,余從弋陽東舟中遙見者即此,近為諸峰所掩。又寨頂、朝帽間,則為〕接引峰。寨頂之西有畫筆峰,〔蓋寨頂北下者,既為羅漢諸峰,其南回西繞,列成屏嶂,反出龜峰之後者,此是也。岩上有泉,是名〕水簾洞。此俱谷之外者也。

其谷四面峰攢,獨成洞窟。惟西向一峽,兩崖壁立,水從中出,路亦從之。其南從龜峰之下,西從獅子峰之側,北從香盒、天柱之間,皆逾峰躋隙而後得度,真霄壤天地間一靈勝矣。其中觀音峰一枝,自寨頂北墜,分為二谷:西則方丈靜室所托,最後為振衣台、摩尼洞之路;東則榛莽深翳。

余曳杖披棘而入,直抵圍屏峰、城垛峰之下,仰視「餓虎趕羊」諸石,何酷肖也。使芟夷深莽,疊級置梯,必有靈關再闢,奧勝莫殫竭盡者。惜石亂棘深,無能再入。出,循獅子峰之北,逾嶺南轉,所謂轎頂、象牙諸峰,從其外西向視之,又俱夾疊而起。中懸一峰,恍若卓筆,有咄咄表示驚訝書空之狀,名之曰卓筆峰,不虛也,不經此不見也。峰之下俱石岡高亙。其東又有石峰一支,自寨頂環而北,西與轎頂、象牙諸峰,又環成一谷。余從石岡直南披其底,復以石亂棘深而出。因西逾象牙、獅子之間,其脊欹削,幾無容足,回瞰內谷,真別有天地矣。此東外谷之第一層也。

復循外嶺東行,南轉二里,直披寨頂之後,是為棋盤石。

一大石穹立谷中,上平如砥,鎸其四旁,可踞可憩。想其地昔有考槃,今成關莽,未必神仙之遺也。

其西南為朝帽峰,西北為寨頂,蓋即圍屏峰之後也。其外峰一支,自朝帽峰下復環而北,又成一谷,但其山俱參差環立,不復如內二支俱石骨削成者矣。此東外谷之第二層也。

寨頂、朝帽之間,峰脊度處,一石南向而立,高數十丈,孤懸峰頭,儼若翁仲,或稱為接引峰,或稱為石人峰。從棋盤石望之不覺神飛,疑從此可躋絶頂,遂披棘直窮嶺下,則懸崖削石,無可攀躋也。仍從舊路至獅峰,過香盒峰,登靈芝峰,望天柱、狗兒二峰,直立北谷中。蓋展旗與其北一峰又環成一谷,此北外谷也。

既而從展旗之西南,直東上其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