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徐霞客遊記    P 37


作者:徐宏祖
頁數:37 / 338
類別:古典散文

 

作者:徐宏祖 / 第1頁 / 共326頁

 大小:


徐霞客遊記

貴溪之象山勝景。此地有宋理學家陸象山九淵之遺蹟,故此地人文景觀也可堪一書。此山五面峰之一綫天為最佳處。另有小隱岩、朝真宮等勝景,其間飛瀑石橋,空山修林,極幽極美。

建昌麻姑山。麻姑山以水稱奇,以水為勝,其瀑布有五級之多,而每一級各顯其奇。

建昌還有飛鰲峰,其中風物、自然景觀也頗使人留連。

吉安永新之梅田洞山,該山山麓有洞穴數個,其洞中結構層疊錯落,洞中有洞,其形萬狀。徐霞客遊此洞,曲盡其妙,此山有洞四個,徐盡游之。

最後記敘武功山諸景。



  
記中有多處記敘此次遊歷之遭遇。如在吉水舟中遇盜匪搶劫、在永新行舟受阻等,可見當時世風之頽敗以及行程之艱險。

丙子公元1636

十月十七日鷄鳴起飯,再鳴而行。

五里,蔣蓮鋪,月色皎甚。轉而南行,山勢復簇,始有村居。

又五里,白石灣,曉日甫升。又五里,白石鋪。仍轉西行,又七里,草萍公館,〔為常山、玉山兩縣界,〕昔有驛,今已革革除矣。


  

又西三里,即南龍北度之脊也。其脈南自江山縣二十七都之小筸gān嶺,西轉江西永豐東界,迤邐至此。南北俱圓峙一峰,而度處伏而不高,亦束而不闊。脊西即有一澗南流,下流已入鄱陽矣。洞西累石為門,南北俱屬於山,是為東西分界。又十里為古城鋪,轉而南行,漸出山矣。又五里,為金鷄洞嶺。仍轉而西,又五里,山塘鋪,山遂大豁。又十里,東津橋,石樑高跨溪上。

其水自北南流,其山高聳若負扆,然在玉山縣北三十里外。蓋自草萍北度,即西峙此山,一名大嶺,一名三清山。山之陰即為饒之德興,東北即為徽之婺wù源,東即為衢之開化、常山,蓋浙、直、豫章三面之水,俱于此分焉。余昔從堨yè埠山裘裡,乃取道其東南谷中者也。渡橋西五里,由玉山東門入,裡許,出西門。城中荒落殊甚,而西,城外市肆聚焉,以下水之埠在也。東津橋之水,繞城南而西,至此勝舟。時已下午,水涸無長舟可附,得小舟至府,遂倩之行。

二十里而暮,舟人乘月鼓棹夜行。

三十里,過沙溪。

又五十里,泊于廣信之南門,甫三鼓也。沙溪市肆甚盛,小舟次停河下者百餘艇,夾岸水舂之聲不絶,然聞其地多盜,月中見有揭而涉溪者,不能無戒心。廣信西二十里有名橋瀕溪,下流又有九股松,一本九分,參霄競秀,俱不及登。

十八日早起,仍覓其舟至鉛山之河口。余初擬由廣信北遊靈山,且聞其地北山寺叢林甚盛,欲往一觀。因驟發膿瘡,行動俱妨,以其為河口舟,遂倩之行,兩過廣信俱不及停也。郡城橫帶溪北,雉堞不甚雄峻,而城外居市遙控,亦山城之大聚落也。城東有靈溪,則靈山之水所泄;城西有永豐溪,則永豐之流所注。西南下三十里,有峰圓亙,色赭崖盤,名曰仙來山。初過其下,猶臥未起,及過二十里潭,至馬鞍山之下,回望見之,已不及登矣。自仙來至雷打石,二十里之內,石山界溪左右,俱如覆釜伏牛,或斷或續,〔不特形絶崆峒,並無波皺文,至纖土寸莖,亦不能受。〕至山斷沙回處,霜痕楓色,映村廬而出,石隙若經一番點綴者。又二十里,過旁羅,南望鵝峰,峭削天際,此昔余假道分水關而趨幔亭之處,轉盼已二十年矣。人壽幾何,江山如昨,能不令人有秉燭之思耶!又二十里抵鉛山河口,日已下舂,因流平風逆也。河口有水自東南分水關發源,經鉛山縣,至此入大溪,市肆甚眾,在大溪之左,蓋兩溪合而始勝重舟也。

十九日晨餐後,覓貴溪舡chuān即船。

甚隘,待附舟者,久而後行。

是早密雲四布,時有零雨。

三十里,西至叫岩。

瀕溪石崖盤突,下插深潭,澄碧如靛,上開橫竇,回亙峰腰,〔穿穴內徹,如行廊閣道,窗欞戶牖都辨。〕崖上懸書「漁翁隱次」四大字,崖右即有石磴吸波指石級緊貼水面而向上延伸。急呼舟子停舟而上。列石縱橫,穿一隙而繞其後,見一徑成蹊,遂溯源入壑。其後眾峰環亙,積翠交加,心知已誤,更欲窮源。壑轉峰迴,居人多截塢為池種魚。繞麓一山家,廬雲巢翠,恍有幽趣。亟投而問之,則其地已屬興安。其前對之山圓亙而起者,曰團鷄石嶺,是為鉛山之西界。團鷄之西即叫岩寺也。

叫岩前臨大溪,漁隱崖突于左,又一崖對突于右。

右崖之前,一圓峰兀立溪中,正如揚子之金、焦,潯陽之小孤,而此更圓整,所稱印山也。寺後岩石中虛,兩旁回突,庋guǐ置放以一軒,即為叫岩。岩為寺蔽,景之佳曠,在漁隱不在此也。

叫岩西十里為弋陽界,又有山方峙溪右,若列屏而整,上有梵宇,不知其名,以棹急不及登,蓋亦奇境也。又三十里,日已下舂,西南漸霽,遙望一峰孤插天際,詢之知為龜岩,在弋陽南十五里。余心艷之,而舟已覓貴溪者,不能中止。又十里至弋陽東關,遂以行李托靜聞隨舟去,余與顧仆留東關外逆旅,為明日龜岩之行。夜半風吼雨作。

二十日早起,雨不止。平明持蓋草編雨具行,人弋陽東門。其城南臨溪上,溪至此稍遜而南,瀕城乃復浚支流為濠,下流復與溪合。雨中過縣前,又西至西南門,遇一龜岩人舒姓者欲歸,遂隨之出城。過濠梁,三里,渡大溪。溪南有塔,乃弋陽之水口也。自是俱從山岡行,陀石高下,俱成塊而無紋,纖土不受也。

時雨愈甚,淋漓雨中,望龜峰杳不可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