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續資治通鑑 中 第 8 頁


庚子,贈宣德郎鐘世美為右諫議大夫,錄其子為郊社齋郎。世美,元符末提舉福建路常平,應詔上書,乞復熙寧、紹聖政事,至是第為正上等第一,故有此恩。餘正等四十人,悉加旌擢。其邪等五百四十二人,降責有差。 壬寅,降授中大夫、守司農卿、分司南京、太 ...
作者:畢沅 / 頁數:(8 / 518)

庚子,贈宣德郎鐘世美為右諫議大夫,錄其子為郊社齋郎。世美,元符末提舉福建路常平,應詔上書,乞復熙寧、紹聖政事,至是第為正上等第一,故有此恩。餘正等四十人,悉加旌擢。其邪等五百四十二人,降責有差。


壬寅,降授中大夫、守司農卿、分司南京、太平州居住曾布,責授武泰軍節度副使,衡州安置。

冬,十月,乙卯,蕭哈里叛遼,劫乾州武庫器甲。遼主命北面林牙薩嘉努捕之。蕭哈里亡入女直之克展部。

癸亥,知樞密院事蔣之奇罷為觀文殿學士、知杭州。

遼招討使額特勒乞致仕,遼主不許,止罷招討、南院樞密使;丙寅,封混同郡王,遷北院樞密使,加太子太師,賜推誠贊治功臣號。以參知政事牛溫舒知南院樞密使事。

己巳,以觀文殿學士、知太原府呂惠卿為武昌軍節度使、知大名府。

蔡京、許將、溫益、趙挺之、張商英力主錢遹等說,請廢孟後,帝不得已從之。甲戌,詔罷元佑皇后之號,復居瑤華宮。

丙子,臣僚上言:「元佑黨人,朝廷近已施行。所有元符之末,共成黨與,變更法度復為元佑者,伏望詳酌施行。」於是詔周常、龔原、劉奉世、呂希純、王覿、王古、謝文瓘、陳師錫、歐陽棐、呂希哲、劉唐老、晁補之、黃庭堅、黃隱、畢仲游、常安民、孔平仲、王鞏、張保源、陳郛、朱光裔、蘇嘉、余卞、鄭俠、胡田並罷祠祿,各于外州軍居住,仍依陳乞宮觀新格,不得同在一州。

戊寅,以資政殿學士蔡卞知樞密院事。

詔:「河南府草澤裴筠上書,語言狂悖,特送五百里外州軍編管。所有講議司許陳言利害指揮勿行。」

十一月,乙酉,邵州言知溪洞徽州楊光銜內附。

戊子,以婉儀鄭氏為賢妃。

辛卯,置河北安濟坊。

癸巳,置西、南兩京宗正司及敦宗院。

乙未,遼薩嘉努以不獲蕭哈里免官。

戊戌,置顯謨閣學士、待制官。


壬寅,遼以上京留守耶律慎思為北院樞密副使。

劇賊趙鐘格犯遼上京,掠宮女、禦物,副留守馬人望率眾捕之,右臂中矢,炷以艾,力疾馳逐,賊棄所掠而遁。人望令關津譏察行旅,悉獲其盜,尋擢樞密都承旨。

遼有司請以遼主生日為天興節。

己酉,立卿監、郎官三歲黜陟法。

十二月,癸丑,中丞錢遹言:「哲宗用王贍策,取青唐、邈川,可謂不世出之略。權臣欺朝廷,盡委而棄之,更以它罪戮及贍身。若不追正其罪,無以伸往者之冤而激忠勇折衝之氣。」於是責授韓忠彥為崇信軍書度副使;曾布為賀州別駕,仍舊衡州安置;安燾為寧國軍節度副使;范純禮為試少府監,分司南京。

庚申,臣僚上言范純仁謚忠宣未當,詔:「定議、覆議官各罰銅,其神道碑令潁昌府毀磨。」

鑄當五錢。

丙寅,詔:「應責降安置及編管、覊管人,令所在州軍依元符令常覺察,不得放出城。」

丁丑,詔:「諸邪說詖行非先聖之書,並元佑學術政事,不得教授學生,犯者屏出。」

戊寅,蔡京等上《州縣學敕令格式》,乞鏤板頒降,從之。

是歲,京畿、京東、河北、淮南蝗、江、浙、熙、河、漳、泉、潭、衡、彬州、興化軍旱。

辰、沅州猺入寇。

遼蕭哈里之亡入女直克展部也,遣其族人額特勒結和于英格曰:「願與太師為友,同往伐遼。」英格執額特勒。會遼命英格捕討哈里,遂送額特勒于遼,募兵,得甲千餘,阿古達喜曰:「有此甲兵,何事不可圖!」蓋前此女直甲兵之數,未嘗滿千也。軍次混同水,與哈里遇。時遼追哈里兵數千,攻之不能克,英格謂遼將曰:「退爾軍,我當獨取哈里。」遼將許之。阿古達策馬突戰,哈里中流矢,墮馬下,執而殺之,大破其軍。英格自是知遼兵之易與矣。

夏改元貞觀。

○徽宗體神合道駿烈遜功聖文仁德憲慈顯孝皇帝崇寧二年遼乾統三年

春,正月,辛巳朔,遼主如混同江。女直函蕭哈里之首來獻,遼主大喜,賜予加等。蕭哈嚕言于遼主,請修邊備,樞密使耶律阿蘇力沮之,時譏其以金賣國雲。

乙酉,貶竄元符末台諫官于遠州;任伯雨昌化軍,陳瓘廉州,龔夬象州,馬涓澧州,陳佑歸州,李深復州,張庭堅鼎州,併除名勒停,編管。江公望責授衡州司馬,永州安置;鄒浩除名勒停,昭州居住。已上並永不得收敘。王覿臨江軍居住,豐稷建州,陳次升建昌軍,謝文瓘邵武軍,張舜民房州,亦皆除名勒停。蔡京、蔡卞怨任伯雨等之論己,檢會其章疏以進,故有是貶。京之帥蜀也,張庭堅在其幕府,及入相,欲引以自助,庭堅不從,京恨之,至是亦除名編管。

知荊南府舒亶平辰、沅猺賊,復誠、徽二州,改誠為靖州,徽為蒔竹縣。曲赦荊湖兩路。

己丑,詔許茅山道士劉混康修建道觀,仍令直奏災福,無得隱匿。混康有節行,頗為神宗所敬重,故帝禮信之。

壬辰,中書侍郎溫益卒。益仕宦無片善可紀,至其狡譎傅會,蓋天性也。

丁未,以蔡京為尚書左仆射兼門下侍郎。

以知岢嵐軍王厚權發遣河州兼洮西沿邊安撫司公事。

厚少從父韶兵間,暢習羌事。元佑棄河湟,厚疏陳不可,且詣政事堂言之。蔡京既治元佑棄地之罪,仍欲開邊,故有是命。

戊申,遼主如春州。

二月,辛亥,安化蠻入寇,廣西經略使程節敗之。

壬子,遣官相度湖南、北猺地,取其材植,入供在京營造。

甲寅,尊元符皇后為皇太后,宮名崇恩。

辛酉,置殿中監。

庚午,初令陝西鑄折十銅錢並夾錫錢,召募私鑄人赴官充鑄錢工匠,從蔡京奏也。

遼以武清縣大水,弛其陂澤之禁。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