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沈從文全集《散文集》 第 128 頁


她重重盯了我一眼,似乎把我底子全估計出來了,不是商業幹部是文化幹部,前一種人太懂生意經,後一種人又太不懂。「嗨,你這個人!竹子木頭有什麼用?毛主席說,要辦社會主義,大家出把力氣,事情就好辦。我們湘西公路築好了,木頭、竹子、桐油、硃砂,一年不 ...
作者:沈從文 / 頁數:(128 / 276)

她重重盯了我一眼,似乎把我底子全估計出來了,不是商業幹部是文化幹部,前一種人太懂生意經,後一種人又太不懂。「嗨,你這個人!竹子木頭有什麼用?毛主席說,要辦社會主義,大家出把力氣,事情就好辦。我們湘西公路築好了,木頭、竹子、桐油、硃砂,一年不斷往外運。送到好多地方去辦工廠、開礦,什麼都有用……」末了只把頭偏著點點,意思像是「可明白?」
我不由己的對著她翹起了大拇指,譯成本地語言就是「大腳色」。又問她今年十幾歲,十四還是十五。不肯回答,卻抿起嘴微笑。好像說「你自己猜吧」。我再引用「同船過渡」那句老話表示好意,說得同船鄉下人都笑了。一個中年婦人解去了拘束後,便插口說,「我家五毛子今年進十四歲,小學二年級,也砍了三捆竹子,要送給毛主席,辦社會主義。兩隻手都凍破了皮,還不肯罷手歇氣。」巴渡船的一位聽著,笑笑的,愛嬌的,把自己兩隻在寒風中勞作凍得通紅的手掌,反覆交替攤著,「怕什麼?比賽哩。別的國家多遠運了大機器來,在等著材料砌房子。事情不巴忙作,可好意思吃飯?自家的事不作,等誰作!」

「是嘛,自家的事情自家作;大家作,就好辦。」
新來汽車在新渡口嘟嘟叫著。小船到了潭中心,另一位向我提出了個新問題,「同志,你是從省裡來的,可見過武漢長江大鐵橋?什麼時候完工?」
「看見過!那裡有萬千人籠夜趕工,電燈亮堂堂的,老遠只聽到機器嘩喇嘩喇的響,忙得真熱鬧!」

「辦社會主義就是這樣,好大一條橋!」
「你們難道看見過大鐵橋?」那中年婦人問。
……說下去,我才知道原來她有個兒子在那邊作工,年紀二十一歲,是從這邊電廠調去的,一共挑選了七個人。電影隊來放映電影時,大家都從電影上看過大橋趕工情形,由於家裡有子侄輩在場,都十分興奮自豪。我想起自治州百七 十萬人,共有三百四十萬隻勤快的手,都在同一心情下,為一個共同目的而進行生產勞動,長年手足貼近土地,再累些也不以為意。認識信念單純而素樸,和生長在大城市中許多人的複雜頭腦,及專會為自己好處作打算的種種乖巧機伶表現,相形之下真是無從並提。
小船恰當此時,訇的碰到了淺灘邊石頭上,閃不知船滯住了。幾個人於是又不免搖搖晃晃,而且在前仆後仰中相互笑嚷起來,「大家慢點嘛,慢點嘛,忙哪樣!又不是看影子戲爭前排,忙哪樣!」
女孩子一聲不響早已輕輕一躍跳上了石灘,用力拉著船纜,傾身向後奔,好讓船中人逐一起岸,讓另一批人上船。一 種責任感和勞動的愉快結合,留給我個要忘也不能忘的印象。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