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亨利八世 第 2 頁


諾福克: 我想起就傷心,我們和法國人之間達成的和平還抵不過我們耗損的開支呢。勃金漢: 會盟以後忽然颳起一陣可怕的風暴,每個人都像受到神的啟示,不約而同地紛紛預言,說什麼這陣暴風雨猛烈衝擊著和平的衣服,是和平立將破裂的預兆。諾福克:  ...
作者:莎士比亞 / 頁數:(2 / 27)

諾福克: 我想起就傷心,我們和法國人之間達成的和平還抵不過我們耗損的開支呢。
勃金漢: 會盟以後忽然颳起一陣可怕的風暴,每個人都像受到神的啟示,不約而同地紛紛預言,說什麼這陣暴風雨猛烈衝擊著和平的衣服,是和平立將破裂的預兆。

諾福克: 有人透露說,法國人已經破壞了條約,在波鐸港把我們商人的貨物都沒收了。
阿伯根尼: 是不是因為這個,他們才不讓我們大使出來說話?
諾福克: 是的。
阿伯根尼: 這叫什麼和平,花的代價太大了。
勃金漢: 這些事情都是我們那位紅衣主教大人辦理的呢。
諾福克: 請大人恕我直言,全國都注意到了您和紅衣主教之間有私人的仇隙。我勸您——我是從心坎裡願意您得到榮譽和無限平安的人——把紅衣主教的惡毒和他的權力要放在一起考慮;此外,還要考慮到,他那狠毒的心腸所想要辦的事,不愁沒有人聽他指揮替他辦去。您知道他的天性是專愛報復的,我也知道他的刀刃十分鋒利,刀把子很長,可以說伸得很遠,凡是刀達不到的地方,他就把刀扔出去。請您把我的忠言放在心裡,定有好處。請看,我勸您躲避的那塊岩石來了。
紅衣主教伍爾習上。一人手捧璽囊前導。衛士若幹人,秘書二人持公文。紅衣主教走過時雙目盯住勃金漢,勃金漢也盯住他,相互表示極度的鄙視。
伍爾習: 你說的是勃金漢公爵的總管嗎,嗯?他的口供呢?
秘書甲: 在這裡,大人。
伍爾習: 他本人隨傳隨到嗎?

秘書甲: 是的,主教大人。
伍爾習: 好,那我們就能夠瞭解更多的情況啦,看勃金漢還這樣目中無人麼。(伍爾習及隨從人等下。)
勃金漢: 這條屠夫的狗,嘴裡有毒,我沒有力量套住它的嘴,因此最好不要把它從睡夢中驚醒。叫化子的學問比貴族的血統還值錢呢。
諾福克: 怎麼,您生氣了?請求上帝給您一點自我剋制的能力吧,只有自我剋制才能醫治您的病。
勃金漢: 我從他的眼色裡看出他在反對我,他把我當作一個卑鄙的東西,加以藐視。現在他正在搬弄詭計欺騙我。他去見皇上了,我也跟去,看誰瞪得過誰。
諾福克: 公爵,且慢,請您暫時息怒,讓您的理性問一問您的目的是什麼。要登上陡峭的山峰,開始時腳步要放得慢。怒氣就像一匹烈性的馬,如果由它的性子,就會使它自己筋疲力盡。全英國沒有一個能像您那樣規勸我的人了,就拿您對待您朋友的態度對待您自己吧。
勃金漢: 我去見皇上,用我這以榮譽為重的嘴大聲疾呼,壓倒這伊普斯威治出身的賤種的傲氣,否則我就要問:人與人之間還有什麼尊卑貴賤?
諾福克: 請不要魯莽,不要把給敵人準備的爐子燒得太燙,反把自己也烤焦了。我們追趕一件東西的時候,不可跑得太猛、太快,跑過了頭,反而得不到。難道您不知道猛火燒湯,湯湧出鍋外,好像湯多了,其實是損耗了?我再說一遍,請不要魯莽,全英國沒有人比您性格更堅強,更能指導您自己;請用理性的液汁熄滅或減弱感情的火焰吧。
勃金漢: 大人,我感謝您,我一定按照您的勸告辦事。但是根據我的情報和像七月裡澄澈見底的泉水一樣清亮的證據——所以我不是由於忿恨的激蕩,而是由於可靠的根據——我確實知道這個驕傲透頂的傢夥貪臓枉法,背叛君國。
諾福克: 不要說「叛國」吧。
勃金漢: 就是在皇上面前,我也要說,而且要提出像岩石一樣強硬的證詞。請注意吧。他是個披著僧侶外衣的狐狸、豺狼,或者說既是狐狸又是豺狼——因為他既狡猾又貪狠;一肚子詭計,又敢作敢為——他的思想和他的地位互相起著惡劣的影響,不僅在法國而且在國內,總是要擺自己的排場;就是他慫恿我們的主上最近花了這麼多的錢去締結條約,這次的會盟吞蝕了多少財富,但是像一隻玻璃杯一樣在洗刷的時候就打破了。
諾福克: 不錯,後來破裂了。
勃金漢: 請聽我說下去。這位狡猾的紅衣主教按照他自己的意圖草擬了盟約的條款;他說「就這樣吧」,於是這些條款就得到了批准;這些條款有什麼用處呢?還不是給死人送枴杖?但是我們這位出入宮廷的紅衣主教到底訂了盟約,訂得好哇!可尊敬的伍爾習是不會犯錯誤的,他辦成這件事了。但現在如何呢?查理皇帝藉口來探望他的姨母,我們的王後。據我看,這次訪問必有陰謀,爛母狗養不出好狗崽。他不過是以走親戚為名,暗地卻是來私通伍爾習的;他生怕英、法和好結盟會給他帶來損害和威脅;因此他就私下和我們這位紅衣主教打交道,我相信事實就是這樣,我敢說查理皇帝給了他錢,還許了願,因此話未出口,他的要求實際已經被答應了;路打開了,鋪上了黃金,查理皇帝於是要求他費心改變一下我們皇上的方針,撕碎上述的和約。皇上必須知道。——我一定要去告訴他。——這位紅衣主教就是這樣任意地、為了他個人的利益拿皇上的榮譽來做買賣的。
諾福克: 我聽了關於他的這些話,很難過,但願這裡面發生了一些誤會。
勃金漢: 不然,我說的話字字屬實。我所宣佈的正是他的真實形像。
勃蘭頓上,國王侍衛一名前導,衛士二、三人隨上。
勃蘭頓: 侍衛,執行您的任務吧。
侍衛: 勃金漢公爵、兼領海瑞福德、史泰福德、諾散普敦伯爵,今犯叛國罪,我以我們最尊貴的國王的名義逮捕你。
勃金漢: 大人,您看,網子撒到我身上來了,我一定將在陰謀詭計中喪命。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