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藏書 勵志 商業 經濟 行銷 文學 趨勢 哲學 歷史 傳記 文化 國學 名著 古典 自傳 親子 哲學 散文 成功 人格 價值 文學史 中國史 詞曲 中國哲學 古詩 寓言 翻譯詩 感情 其他小說 健康 西洋史 古文 政治 戲劇 生活 疾病 企管 科學 武俠 心理 其他 白話文 商業 文學理論 醫學 風土人文 佛教 學齡前 經濟學 社會紀錄 史學論述 文學評論 社會學 休閒娛樂 政治事件 手記隨筆 推理懸疑 企業家 中國現代史 哲學家 小傳

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與創作廣場
    帳號  

太平廣記 一 第 4 頁


按讚收藏   

老子出行以來,在中原一帶都沒有傳授過什麼,他知道令尹喜命中注定該得道,就在那裡停留下來。 有一個叫徐甲的人,從少年時受僱于老子作僕人,老子每天大約應付給他一百錢,一共欠了他七百二十萬錢的工錢。徐甲見老子出關遠行,想儘快討回自己的工錢又怕 ...
作者:李昉 / 頁數:(4 / 334)

老子出行以來,在中原一帶都沒有傳授過什麼,他知道令尹喜命中注定該得道,就在那裡停留下來。


有一個叫徐甲的人,從少年時受僱于老子作僕人,老子每天大約應付給他一百錢,一共欠了他七百二十萬錢的工錢。徐甲見老子出關遠行,想儘快討回自己的工錢又怕不可能,就求人寫了狀子告到令尹喜那裡。替徐甲寫狀子的人並不知道徐甲已跟隨老子二百多年了,只知道他如果索回老子所欠的工錢就會成為富翁,就答應把女兒嫁給徐甲。徐甲見那女子很美,更加高興,就把告老子的狀子遞交給令尹喜。

令尹喜看了狀子大吃一驚,就去告訴了老子。

老子對徐甲說:「你早就該死了。我當初因為官小家窮,連個替我打雜的人都沒有,就僱了你,同時也就把『太玄清生符』給了你,所以你才能一直活到今天。你為什麼要告我呢?我當初曾答應你,如果你將來進入了『安息國』,那時我會用黃金計算你的工錢全數還給你。你怎麼竟這樣急得等不了呢?」說罷就讓徐甲面向地下張開嘴,只見那『太玄真符』立刻被吐了出來,符上的硃砂字跡還像剛寫時一樣,而徐甲則頓時變成了一具枯骨了。

令尹喜知道老子是神人,就跪下磕頭為徐甲求情,並自願替老子還欠債。老子就把那太玄真符又扔給徐甲,徐甲立刻復活了。令尹喜就給了徐甲二百萬錢打發他去了。

令尹喜向老子恭敬地執弟子之禮,老子就把長生之道的秘方授給了令尹喜。令尹喜又向老子請求更進一步的教導訓誡,老子就口述了五千字,令尹喜回去後記了下來,這就是老子著名的經典《道德經》。


令尹喜按照老子的教導去修行,果然也成了仙。

漢代的竇太后崇尚老子的著作,孝文帝及竇氏家族人人都必須讀老子的書,讀後都獲益匪淺。所以漢文帝、漢景帝在位時,天下太平國運興盛,而竇氏三代也保住了他們的富貴和皇帝的恩寵。太子的老師疏廣父子也深深理解老子的道義,知道功成身退的道理,父子二人同一天辭官回家,把他們的財富散給了窮人,以保持高貴的節操。

後來的那些隱士們,凡是遵從老子道術的,都是拋棄了世俗的榮華富貴,着力於養身修性,而沒有在險惡的亂世遭到顛沛坎坷。老子的學說和道術淵博深遂,流傳很廣,這難道不是乾坤所定,值得後代萬世向他師法學習的嗎?所以莊周一派的門徒,也都把老子奉為他們的宗師了。

木公

木公,亦云東王父,亦云東王公。蓋青陽之元氣,百物之先也。冠三維之冠,服九色雲霞之服,亦號玉皇君。居于雲房之間,以紫雲為蓋,青雲為城。仙童侍立,玉女散香。真僚仙官,巨億萬計。各有所職,皆稟其命,而朝奉翼衛。故男女得道者,名籍所隷焉。昔漢初,小兒于道歌曰:「着青裙,入天門,揖金母,拜木公。」時人皆不識,唯張子房知之。乃再拜之曰:「此乃東王公之玉童也。蓋言世人登仙,皆揖金母而拜木公焉。」或雲,居東極大荒(「荒」原作「蘆」,據明抄本改。)中,有山焉,以青玉為室,深廣數里。僚薦真仙時往謁,九靈金母(「母」原作「丹」,據本書卷六十三驪山姥條改)一歲再游其宮,共校定男女真仙階品功行,以升降之,總其行籍,而上奏元始,中開玉晨,以稟命于老君也。天地劫歷,陰陽代謝,由運興廢,陽九百六,舉善黜惡,靡不由之。或與一玉女,更投壺焉。每投,一投十(說郛七引「十」作「千」)二百梟。設有入不出者,天為口醫(呼監切)噓(醫呼者,言開口笑也)。梟而脫悟不接者,天為為嗤。儒者記而詳焉。所謂王者,乃尊為貴上之稱,非其氏族也。世人以王父王母為姓,斯亦誤矣。(出《仙傳拾遺》。明抄本作《神仙傳拾遺》)

【譯文】

木公,有些地方稱他為「東王父」,或者稱他為「東王公」,說他產生於春天陽光的元氣中,是萬物的始祖。木公頭上戴着象徵著天、地、人三界的帽子,穿著九色雲霞製成的袍服,人們也稱他為「玉皇君」。木公住在九霄雲中,以紫雲作他的車傘蓋,以青雲築成他的城池。他的身邊侍立着仙童和身上散髮着異香的玉女。他所管轄的仙官有億萬名,都各司各的職務,恭謹地遵奉着他的聖命,朝拜護衛着他。這些仙官,都是人間男女中得道的人,人們得道之後就隷屬於仙籍了。過去漢朝初年時,有一個小孩在道旁唱道:「着青裙,入天門。揖金母,拜木公。」當時人們都不懂這首兒歌說的是什麼意思,只有張良(字子房)知道,就向小孩恭敬地下拜,並說:「這孩子就是東王公身邊的玉童。他說的就是人間能夠成仙的人都要向金母、木公叩拜啊。」還有一種傳說,說極東的大荒之中有一座高山,木公就住在這山中用青玉蓋的房子裡,這房子的長和寬都有好幾里地。神界的仙人們時常到這裡來朝拜木公。九靈金母也每年到這個宮中來考查男女神仙們的品行功德,以決定他們的升降,並把他們的功績上奏給元始天尊,同時報到玉晨宮中的太上老君那裡聽候裁定。天地的劫數,陰陽的替代、運行和興衰,每九千九百年輪迴一次的「陽九」和「百六」,以及懲惡揚善等具體事情,都是這樣決定的。有時也由一名玉女用投壺的方式來決定,用箭向特製的貓頭鷹口中投擲,每一局投一千二百次。如果箭落入貓頭鷹口中不出來,天神就會開口大笑。如果箭落在貓頭鷹嘴外邊,天神就會撇着嘴冷笑。有些學士的著作中對這些情況記述得很詳細。人們常說的「王」,是對貴人的一種尊稱,並不代表神人的姓氏和宗族。比如,人世間以王父、王母為姓,是完全錯誤的。

廣成子

廣成子者,古之仙人也。居崆峒之山,石室之中,黃帝聞而造焉。曰:「敢問至道之要。」廣成子曰:「爾治天下,禽不待候而飛,草木不待黃而落,何足以語至道?」黃帝退而閒居三月,後往見之,膝行而前。再拜請問治身之道。廣成子答曰:「至道之精,杳杳冥冥,無視無聽。抱神以靜,形將自正。必淨必清,無勞爾形,無搖爾精,乃可長生。慎內閉外,多知為敗。我守其一,以處其和,故千二百歲,而形未嘗衰。得我道者上為皇,失吾道者下為土。將去汝入無窮之門,游無極之野,與日月參光,與天地為常。人其盡死。而我獨存矣。」(出《神仙傳》)

【譯文】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