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浮士德 第 21 頁


可以把我的情侶裝扮? 靡非斯陀 我倒也看到一件, 好像是一串珍珠項鏈。 浮士德 這就不錯,要是我空手去見她, 靡非斯陀 決不叫你受人鄙薄, 白白地去享受快樂—— 你且聽一點真正的傑作: 我給她唱一曲 ...
作者:歌德 / 頁數:(21 / 70)

可以把我的情侶裝扮?


靡非斯陀

我倒也看到一件,

好像是一串珍珠項鏈。

浮士德

這就不錯,要是我空手去見她,

靡非斯陀

決不叫你受人鄙薄,

白白地去享受快樂——

你且聽一點真正的傑作:

我給她唱一曲風雅之歌,

更有把握使她着魔。

出來時便失去了姑娘的身份。

便落花有意,流水無情,

你們這些可憐的女人!

瓦倫亭

畜牲!你想把誰勾引?

靡非斯陀

齊特拉琴破成兩半!已經完蛋。

瓦倫亭

再把你的腦袋劈成兩片!

靡非斯陀

博士先生,不要躲閃,努力向前!

緊跟着我,聽我指點。

拔出你的鷄毛帚子,

向前殺呀!招架由我來管。

瓦倫亭

你就招架一手!

靡非斯陀

有什麼不能夠?

瓦倫亭

再來一手!

靡非斯陀

也還將就!

瓦倫亭

好像魔鬼在和我對敵!

這是什麼緣故?我的手已經麻痹。

靡非斯陀

瓦倫亭

靡非斯陀

這莽漢已經馴服!

快走,我們得馬上消逝;

因為吶喊的聲音四起。

我雖然善於應付警察,

但刑事裁判卻難以料理。

瑪爾特

葛麗卿

瑪爾特

有人在罵,在打,在喊,在殺。

人眾

那兒已經有個死的倒在地下!

瑪爾特

兇手們呢?是不是已經逃去?

葛麗卿

人眾

你媽媽的兒子。

葛麗卿

老天呀!多可怕的災殃!

瓦倫亭

我快死了!說來很快,

你們這些婦女為什麼嚎泣悲傷?

快上前來,且聽我講!

我的葛麗卿,瞧,你還年青,

完全不懂得利害重輕,

葛麗卿

上帝呀!哥哥!你為什麼對我這樣講?

瓦倫亭

切莫把我們的上帝拉上!

以後只好聽其自然。

你開始偷了一個漢子,


來者便會源源不斷,

等到你結識了一打,

全城的人都把你狎玩。

一旦恥辱結成了鬼胎,

只好偷偷地生下地來,

連頭帶耳將它蒙蓋;

甚而情願把它殺害。

縱然不死而長大成人,

也會在白天露出臉來,

然而面貌不會美觀,

而且愈暴露愈惹嫌猜。

我已經預見到那種日子,

如同迴避傳染的死屍。

倘若他們正眼看你,

你心中便會不寒而慄!

你不配帶黃金的項鏈!

也不配站在教堂的聖壇旁邊!

你衣領上不配有美麗的花邊,

而在跳舞會上喜笑開顏1

你只能在陰暗的棲流所裡輾轉,

躲在乞丐和廢人中間,

縱然上帝饒恕你的罪孽,

你可是永遠受世上的非難!

瑪爾特

快為你的靈魂向上帝懺悔!

難道你臨死還想罪上加罪?

瓦倫亭

你這無恥的媒婆!

我恨不得叫你的乾癟肉體,

才可望消除我的一切罪過。

葛麗卿

哥哥!多麼苦命!

瓦倫亭

聽著,別對我哭哭啼啼!

已給了我致命的打擊。

通過死的安眠而走近上帝。

悲劇 第一部 大教堂

安靈祭。風琴和唱歌。

葛麗卿在人叢中。惡靈出現其身後。

惡靈

葛麗卿,你和從前判若兩人,

來這兒向聖壇走近,

含糊地學念祈禱文,

現在你的頭兒為什麼發昏?

你祈禱為的是母親的靈魂?

她為你受了長久的苦痛才閉上眼睛。

你門檻上是誰的血跡淋淋?——

不是已經蠕動着小小的生命?

在威脅你和它的生存。

葛麗卿

唉!唉!

我怎樣才能擺脫這些思想,

合唱

惡靈

你在膽顫心驚!

葛麗卿

我但願離開此地!

快把我的心兒溶解到底。

合唱

葛麗卿

我心緊氣急!

把我壓倒!——空氣!

惡靈

你快些逃避!

罪惡和羞恥不能隱蔽。

合唱

罪孽深重,夫復何言?

有誰庇護,向誰乞憐?

正直之人,尚且難免。

惡靈

聖潔之人

罪孽深重,夫復何言?

葛麗卿

高鄰!你的小瓶!——悲劇 第一部 瓦卜吉司之夜

哈茨山中施爾克與厄倫特附近。

浮士德與靡非斯陀匪勒司

靡非斯陀

我想騎匹極矯健的山羊,

你難道不要跨上一條掃帚柄?

咱們到達目的還有遙遠的路程。

浮士德

趁我的兩腿還能健步前進,

這條有節的手杖就夠我支撐。

咱們何必要縮短路程!

在山谷的迷宮中紆行,

石上不斷有流泉飛迸,

這條道路正足以悅目賞心!

春光早到了白樺樹林,

連樅樹也感到春的氣氛;

難道咱們的四肢百骸沒有春的感應?

靡非斯陀

我實在感覺不出絲毫春意!

在我的身上只有寒冬的氣息,

我倒希望有霜雪在路上紛霏。

天空中升起紅月半規,

散髮出淒涼暗淡的餘輝,

照得這山區十分幽晦,

令人每步路都怕碰着岩石,掛着樹枝!

我要召喚一朵磷火,請別反對!

那邊正有一朵在閃灼流輝。

喂!朋友!你好不好面向我輩?

何必白白地把火光耗費?

請費心照照我們爬上山隈!

磷火

誠惶誠恐,謹遵台命,

我希望能夠抑制我輕浮的本性;

不過我們平常走路總是像鋸齒形。

靡非斯陀

嚇!嚇!它想摹仿世人的斯文。

我以魔鬼的名義叫你往前直奔!

否則我就吹熄你閃灼的生命。

磷火

我看得分明,你是咱家的主人,

不過你得想想:今天山上混亂紛紛,

如果要磷火給你們把路指引,

有不周到的地方還請包涵幾分。

浮士德靡非斯陀磷火

我們好像墜入了夢鄉,

我們好像進入了魔境。

快快進入遼闊荒涼的境地!

分不清水聲或歌聲,

是呢呢恩怨兒女語?

是飄緲天樂弄簧鼓?

「嗚呼!噓呼!」叫聲漸近,

是梟,是鳧,是烏?

難道它們都還清醒?

可是蠑螈在草叢中爬行?

從岩土中盤繞滋生,

把奇妙的帶兒牽引,

好像要嚇唬和擒拿我們;

從那茂盛濃密的樹癭;

伸出枝枒似烏賊鬚根

還有鼠類紛紛,千百成群,

點點滴滴,密密層層,

我們是停止還是前進?

上下四方像在旋轉,

樹木山岩都在變形,

在不斷膨脹和加增。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