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羅馬帝國興亡史    P 8

作者:吉本
頁數:8 / 319
類別:西洋古代史

 

第一章羅馬帝國的疆域和概況羅馬疆域的擴張在共和國政府的統治時期,便已基本完成;那時主要依賴元老院的政策、執政官員的積極的好勝心和人民的勇武精神,羅馬取得了大片土地,後來的羅馬皇帝絶大部分都只不過是坐享其成而已。最初的七個世紀充滿了一次接一次的勝利;但直到奧古斯都時代才放棄了野心勃勃的征服全球的計劃,並開始在公共議會中實行一種較為溫和的政策。由於奧古斯都的天性和實際處境使他傾向和平,他也便很容易發現,羅馬以其目前所處優越的地位,實在已無所需求于戰爭,而倒應唯恐輕開戰端;他更看到,在邊遠地區進行戰爭已日益艱難,勝敗更為難卜,土地的佔領更難以穩定,而且也已更無實利可圖。此外,他自己的經歷也更進一步堅定了他的這些明智的想法,最後終於使他相信,依靠他的顧問們的謹慎的努力,他們可能不難從那些最為凶惡的野蠻人手中,取得為羅馬人的安全和威嚴所必需的一切必要的讓步。最後,完全躲開使自己和他的軍團暴露于帕提亞人箭雨之下的危險,通過一次體面的協議,他終於收回了在克拉蘇的一次敗仗中被奪去的旗幟和被抓去的俘虜。
在他統治的初期,他的將軍們曾試圖征服埃塞俄比亞和阿拉伯費利克斯。

他們在那片熱帶地區向南行進了約一千英里,但炎熱的氣候很快擊退了這批侵略者,保護住了那些居住在荒野地區中從不好戰的土着人。
歐洲北部諸國價值甚微,几乎不值得花費人力、財力去佔領。日耳曼的大片森林和沼澤地帶住滿了一個寧死也不願喪失自由的強悍的野蠻民族;他們在第一次受到攻擊的時候,似乎已不得不屈服于羅馬強大的威力,但是,很快在一次兇猛的不惜決一死戰的行動中,立即又恢復了獨立,讓奧古斯都看到最後尚未知鹿死誰手。在這位皇帝去世時,元老院公開宣讀了他的遺囑。他作為一項寶貴遺產留給他後來的繼承人的是,建議他們永遠只求保守住似乎是大自然為羅馬劃定的戰線和疆界之內的那一片土地:西至大西洋邊;北至萊茵河和多瑙河;東至幼發拉底河;南邊則直到阿拉伯和非洲的沙漠地帶。
為了人類的寧靜生活,讓人欣慰的是,明智的奧古斯都所推薦的溫和制度,竟被他的充滿恐懼和邪惡思想的幾位繼位者所接受了。
終日沉湎酒色,或一味施行暴政的早期那幾位羅馬皇帝,几乎從不在部隊或在各地方省區露面;他們也絶不容許他們手下的將領自行其是,表現出極大的英勇去取得他們自己由於疏懶,無心取得的戰功。
一個臣民享有善於用兵的名聲被視為是一種侵犯皇家政權的無禮行為;緊守自己奉命把守的疆界,決不希圖向外擴張,已成為每一個羅馬將軍的唯一職責和利害攸關的大事,否則那被征服的野蠻人所將遭受到的禍患很有可能會同時立即降臨到他自己頭上。

在基督紀元的最初一百年中,羅馬帝國唯一的一次兼併活動是佔有不列顛省。在愷撒和奧古斯都的一連串繼承人中,這是唯一的一個以前者為榜樣,而拋棄後者的教導的例證。不列顛在地域上接近高盧使得它似乎正在向羅馬軍隊招手;一支珍珠捕撈隊帶來的雖然可疑卻十分誘人的情報勾起了他們的貪婪之心;儘管不列顛被看作是一個獨特的、孤立的世界,對它的征服在總的大陸政策中卻也算不得什麼例外行動。在經過一次由最愚蠢的皇帝發動、最無主見的皇帝維持,最後並由最膽怯的皇帝結束的長達約四十年之久的戰爭之後,該島的大部分地區終於屈服于羅馬的統治之下。
屬於布立吞人的各個部族,全都有勇而無謀,熱愛自由而缺乏團結精神。
他們一時瘋狂地拿起武器,一時又全部繳械,或彼此屠殺,一日幾變,毫無定准;由於他們全都各自為政,結果自然很快一個接一個被消滅了。
卡拉克塔庫斯的堅韌、波阿猶凱的絶望、德魯伊特的狂亂信仰都既未能使他們的國土免于遭受奴役,也未能阻止帝國將軍們的穩步前進,這些將軍,在他們的王座正被人類中最無能、最下流的統治者百般玷污的時候,始終維護着國家的榮譽。就在圖密善為自己假想的危險恐懼萬分,不敢出宮門一步的時候,他的軍團卻在善良的阿古利科拉的指揮之下在格蘭扁山區,徹底擊敗了重新集結起來的喀裡多尼亞人;而他的艦隊,在準備向一片從未進入的水域冒險試航的過程中,藉機在該島沿岸的各個地區展示了羅馬軍隊的威力。
這時他便認為不列顛是已經被征服了;阿古利科拉當時計划著,只要能再拿下愛爾蘭,那這次行動便算取得了完全的、一勞永逸的成功,而且他認為,要攻佔愛爾蘭實在是輕而易舉的事,只需一個軍團和少量輔助兵力就完全可以了。
同時佔領西邊的那一小島也許大有好處,因為如果讓布立吞人親眼看到在他們四周所有的人都已無獲得自由之望,也不存在一個自由人,那他們定會不再那麼執拗不肯戴上奴隷的枷鎖了。
但是阿古利科拉的顯赫戰功馬上使他失去了統治不列顛的權力;他的合理的但過于龐大的侵略計劃也便就此告終。這位小心謹慎的將軍,在離職之前,為便于確實佔有該島並保證長期統治下去做了安排。他曾注意到,該島被彼此相向的海灣,或者按現在說法,被那些蘇格蘭河口,給分割成了大小極不相等的兩部分。在一條約四十英里長的狹窄地帶,他划出了一條佈置兵力的防線,在這條線上後來在安東尼·皮烏斯的統治時期,建築了一條以石塊為基礎用泥炭砌成的圍牆。這面離現在的愛丁堡和格提斯哥兩城不遠的安托尼努斯牆,當時被定為該羅馬省的邊界。在該島以北,土着的喀裡多尼亞人仍不顧一切維持着自己的獨立,其所以能如此,雖得力於他們的勇敢,同時也頗得力於他們的貧窮。他們的騷擾一般都被擊退,並受到一定的懲罰,但他們的國家卻始終未曾屈服。這片具有全球最溫和、最富足的氣候條件的土地上的主人,輕蔑地拋開了冬天受到暴風雪侵襲的陰沉的山區、藍霧瀰漫的湖泊和寒冷淒涼的草原,留下它讓一群群光着身子的野蠻人在無邊的森林中去和一群群野鹿互相追逐。
這便是從奧古斯都去世到圖拉真繼位這一時期中羅馬的邊界情況和帝國政策的大要。圖拉真這位善良的王子曾受過軍事教育,完全具有一位將軍的才幹。他的前輩帝王們所維持的和平局面現在已一次次被戰爭和向外侵略活動所打破;羅馬的軍團,在經過相當長一段時間之後,終於又看到自己處在一位尚武的帝王的統治之下了。
圖拉真的第一次行動是向居住在多瑙河彼岸的一個極為好戰的部族達西亞人進軍,他們在圖密善統治期間曾公然冒犯羅馬的威儀而並未受到任何懲罰。除了一般野蠻人所有的強悍和凶惡之外,他們更有一種厭惡生命的情緒,這是因為他們真誠地相信靈魂不滅和迴轉世之說。達西亞王德克巴盧斯的表現完全不愧為圖拉真的一個對手,直到他的一些仇敵宣稱他已用盡一切可以利用的資源,已是智窮力竭的時候,他始終未曾對自己和全族公眾的命運感到過絶望。
這一令人難忘的戰爭,除曾有短期停頓外,前後延續了五年之久;由於這位羅馬皇帝可以毫無限制地動用全國的力量,他最後終於迫使那些野蠻人徹底投降了。
這一新增的成為奧古斯都設想的第二個例外的達西亞省,周長約300英里。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