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羅馬帝國興亡史    P 9

作者:吉本
頁數:9 / 319
類別:西洋古代史

 

它的天然邊界是德涅斯特河、蒂薩河或提比斯庫斯河、下多瑙河和黑海。至今從多瑙河岸到現代史上的着名地區本得一帶,直到土耳其和沙俄帝國的邊界,還穩約可見一條軍用通道的痕跡。
圖拉真極端好名;在人類對自身的殺戮者發出的歡呼聲仍高於對人類的造福者的情況下,對顯赫軍功的追求便將永遠是最偉大人物的一大罪行。

由一代代的詩人和史學家傳留下來的對亞歷山大的讚譽在圖拉真的心中燃起了危險的誓與之一比高低的火焰。這位羅馬皇帝也和他一樣發起了侵入東方國家的遠征;但他最後卻只能發出一聲長嘆,可恨年事已高,自知已絶無能與那位菲利浦的兒子齊名之望。
然而圖拉真的勝利,儘管轉瞬即逝,卻是立見成效,而且十分顯赫的。
由於內部不和而解體的日益衰敗的帕提亞人在他的部隊所到之處聞風逃竄。他於是高唱凱歌沿底格里斯河而下,從亞美尼亞山區直達波斯灣。他是第一個,也是最後一個曾到那一遙遠海域航行的羅馬將軍,這給他帶來了莫大榮譽。他的船隊對阿拉伯沿海的市鎮大肆蹂躪,而圖拉真還自我吹噓,說他的兵力已几乎到達印度的國土了。
感到驚愕的元老院的成員每天都能得到被他征服的新地名和新國家的情報。他們被告知博斯普魯斯、科爾基斯、伊比利亞、阿爾巴尼亞、奧斯若恩的國王,甚至帕提亞人的專制君主也都接受了這位羅馬皇帝的加冕;住在山區一向獨立的米底人和卡杜克亞人的部落也都請求得到他的保護;而且位於亞美尼亞、美索不達米亞和亞述的一些富有國家也都變成了羅馬的行省。但圖拉真的死卻立即使得帝國的光輝前景暗淡下來;於是,那麼多遙遠的國土,在那只置它們于控制之下的強勁的手已不再能制約它們的時候,它們是否全會要極力掙脫套在它們身上的枷鎖倒恰好成了一種讓人恐懼不安的根源。
有一個古老的傳說,說是當羅馬諸王之一修建起朱庇特廟的時候,在所有地位較低的眾神中只有護界神(他按當時的習俗,以一方巨石的形象出現,守護着各處的邊界)拒絶讓位給朱庇特。從他的這種固執態度中得出的有利推論,更被占卜官加以利用,認為這是一種無可懷疑的朕兆,表明羅馬帝國的邊界將絶無可能後退。這一預言的提出,正像通常出現的情況一樣,在相當長的時間中,都對它的實現起着極大的作用。但是,護界神儘管曾抗拒過朱庇特的神威,卻不得不屈服于哈德良皇帝的權勢。哈德良繼位後的第一件事是放棄圖拉真在東部佔領的一切土地。他讓帕提亞人重新選舉了自己的獨立自主的君王,從亞美尼亞、美索不達米亞和亞述諸省撤回了羅馬派去的駐軍;同時,按照奧古斯都的設想,再次定以幼發拉底河作為帝國的邊界。對親王們的公開行動和私下動機進行指責的評論,一直把可能是出之於哈德良的謹慎和溫和性情的行為,歸之於他的嫉妒心理。那位皇帝的時而猥瑣不堪,時而寬宏大量的多變的性格,的確可能使人難免產生那種懷疑。但是,無論如何,除了這樣承認自己無能保衛圖拉真已擴張的土地之外,他也再沒有別的辦法更能使得他的前任格外顯得功績輝煌了。
圖拉真的充滿野心的黷武精神和他的前一任皇帝的溫和政策形成奇特的對照。哈德良無休止的活動和安東尼·庇烏斯的溫和、嫻靜的態度相比起來,自然也不會顯得不那麼突出了。
前者的生活几乎是始終處在永無止境的旅途之中。
由於他具有多方面的,包括軍人、政治家和學者的才能,他通過完成自己的職責便可以完全滿足了自己的好奇心。
完全不顧季節和氣候的變化,他始終光着腳徒步在喀裡多尼亞的雪地和上埃及的酷熱的平原上行軍;在他統治期間,帝國所有的省份沒有一處不曾受到這位專制帝王的光臨。而安東尼·庇烏斯的平靜生活卻是在意大利的心腹地帶度過的;而且,在他指導政務的二十三年之中,這位善良的皇帝所曾經歷的最長的一次旅行是從他在羅馬的皇宮移到他退隱的拉魯芬別墅而已。

儘管他們在性格上十分不同,對於奧古斯都的總的設計,哈德良和兩個安東尼卻都是同樣接受和遵照執行的。
他們全都堅持儘力維護帝國榮譽,但無意再進一步擴大帝國領土。通過每一次善意的遠征,他們力求獲得野蠻人的友情;並試圖使所有的人相信,羅馬帝國的建立,並非出於領土野心,而完全是出於熱愛秩序和公正和平的結果。在長達四十三年的時間中,他們的完全出於善意的努力終於取得了成功;而如果我們把幾次曾使邊疆地區的軍團採取行動的小衝突除外,哈德良和安東尼·庇烏斯的統治的確提供了一個普遍和平的前景。
羅馬的名字在地球最邊遠地區的民族中也受到了極大的尊敬。最凶悍的野蠻人也常把他們自己之間的爭端提請羅馬皇帝裁決;據當時的歷史學家記載,他們還看到,有一些外國使臣以作為羅馬子民為榮,曾自己提出願意歸順,卻遭到了拒絶。
此處略去關於當時武裝力量和各省情況的概況介紹。
羅馬帝國的基本概念上面列舉的這一長串省份的名稱(它們中的許多部分後來都建成了強大的王國),几乎已使得我們不得不對古代人的虛榮心或者愚昧表示寬容了。
為當時範圍廣泛的統治權不可抗拒的力量和羅馬皇帝的真真假假的溫和態度所眩惑,他們竟然會對那些任其享受着野蠻的獨立的遙遠國土採取不屑一顧的態度,有時甚至是已將它們完全忘懷;他們慢慢竟然隨便把羅馬帝國和整個地球混為一談了。
但是一位現代史學家的品質和知識卻要求他必須使用一種更為清醒和準確的語言。為了更準確地說明羅馬的偉大,他可以說,羅馬帝國,從安東尼邊牆和北部邊界達西亞到阿特拉斯山和北回歸線的寬度便超過2000英里,而從西海洋到幼發拉底河的長度則更超過3000英里;它位於溫帶中北緯24°到56°之間最美好的地區;面積估計不少於160萬平方英里的土地,其中大部分都是肥沃的熟地。
第二章羅馬帝國的團結和國內的繁榮。
行省和紀念碑。農業的進步。
要評定羅馬的偉大絶不能單看它大面積地迅速擴張。
在俄羅斯沙漠地帶所建立的君主國家曾管轄過地球上大部分土地。亞歷山大在越過赫勒斯海峽後的第七個夏天就在希發西斯河的岸邊建立起了馬其頓勝利紀念碑。在不到一百年的時間內,天下無敵的成吉思汗和他的莫臥兒族的王公們把他們的殘酷的蹂躪,從中國海一直推向埃及和日耳曼地區,並在那裡建立了為時不久的帝國。
但羅馬威力的牢固結構卻是依靠幾代人的智慧建立和保存下來的。
圖拉真和兩安東尼的唯命是從的行省是靠法律聯合起來,並加以藝術裝點的。
它們有時也可能會遭受執行統治權的代理人的一時的無理摧殘;但政府治理的一般原則仍始終是明智、簡明和寬厚的。
他們仍可以信奉他們祖先的宗教,在榮譽和社會地位方面,他們也逐步有所提高,最後已差不多達到和他們的征服者同等的地位。
Ⅰ.帝王和元老院在宗教問題上的政策始終既照顧到子民中的開明人士的思想,也照顧到迷信較深的子民們的習慣。
在羅馬世界流行的形形色色的宗教活動,羅馬人民一概信以為真;哲學家一概斥為虛妄;行政官卻一概認為有用。這樣一來,忍耐不僅帶來了相互寬容,甚至還帶來宗教上的和諧。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