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荀子註譯 第 27 頁


惡的假面具。其中四眼者可為「方相」,兩眼者稱為「倛」。(4)菑(z • @自):通「椔」,立着的枯樹。 (5)皋陶(y • 2o • 姚):一作咎繇,傳說是東夷族的首領,曾被舜任為掌管刑法的官。 ...
作者:荀子 / 頁數:(27 / 254)

惡的假面具。其中四眼者可為「方相」,兩眼者稱為「倛」。(4)菑(z • @自):通「椔」,立着的枯樹。


(5)皋陶(y • 2o • 姚):一作咎繇,傳說是東夷族的首領,曾被舜任為掌管刑法的官。後助禹有功,被禹

選為繼承人,因早死,未繼位。參見2531。(6)閎(h • ¥ng • 紅)夭:周文王的臣子。文王被紂囚于羑裡 時,他曾設法解救。(7)傅說(yu • 8悅):商王武丁的相。(8)植:立。鰭:通「榰」(zh • 9之),柱(于

鬯說)。(9)伊尹:商湯的相。他輔助湯消滅了夏桀。(10)麋:通「眉」。(11)「堯」是連類而及之辭,

無實義。牟:通「眸」。(12)直:只。差(C • 9疵):區別。

【譯文】

再說徐偃王的形狀,眼睛可以向上看到前額;孔子的形狀,臉好像蒙上了一個醜惡難看的驅邪鬼面具;周公旦的形狀,身體好像一棵折斷的枯樹;皋陶的形狀,臉色就像削去了皮的瓜那樣呈青綠色;閎夭的形狀,臉上的鬢鬚多得看不見皮膚;傅說的形狀,身體好像豎著的柱子;伊尹的形狀,臉上沒有鬍鬚眉毛。禹瘸了腿,走路一跳一跳的;湯半身偏枯;舜的眼睛裡有兩個並列的瞳人。信從相面的人是考察他們的志向思想、比較他們的學問呢?還是隻區別他們的高矮、分辨他們的美醜來互相欺騙、互相傲視呢?

65講:

56古者,桀、紂長巨姣美(1),天下之傑也;筋力越勁(2),百人之敵也。然而身死國亡,為天下大僇(3),後世言惡,則必稽焉(4)。是非容貌之患也。聞見之不眾(5),論議之卑爾!

【註釋】

(1)桀、紂:見114注(3)。(2)《廣雅·釋詁》:「越,疾也。」(3)僇(l • )陸):同「戮」,


恥辱。(4)稽:考,引證。(5)此句承上文,「聞見」上省「從者」兩字。

【譯文】

古時候,夏桀、商紂魁梧英俊,是天下出眾的身材;他們的體魄敏捷強壯,足可對抗上百人。但是他們人死了、國家亡了,成為天下最可恥的人,後世說到壞人,就一定會拿他們作例證。這並不是容貌造成的禍患啊。信從相面的人見聞不多,所以談論起來才是這樣的不高明。

66講:

57今世俗之亂君(1),鄉曲之儇子(2),莫不美麗姚冶,奇衣婦飾,血氣態度擬于女子;婦人莫不願得以為夫,處女莫不願得以為士,棄其親家而欲奔之者,比肩並起。然而中君羞以為臣,中父羞以為子,中兄羞以為弟,中人羞以為友;俄則束乎有司而戮乎大市,莫不呼天啼哭,苦傷其今而後悔其始。是非容貌之患也。聞見之下眾,論議之卑爾。然則從者將孰可也(3)?

【註釋】

(1)「君」下當有「者」字,因與「君」字形似而誤脫。亂君者:犯上作亂的人。(2)儇(xu • 1 n •

宣):輕薄巧慧。(3)這句應55節末。批判相面術的文字至此為止,有人懷疑下面的文章原在《榮辱

篇》。

【譯文】

現在世上犯上作亂的人,鄉裡的輕薄少年,沒有不美麗妖艷的,他們穿著奇裝異服,像婦女那樣裝飾打扮自己,神情態度都和女人相似;婦女沒有誰不想得到這樣的人做丈夫,姑娘沒有誰不想得到這樣的人做未婚夫,拋棄了自己的親人、家庭而想私奔他們的女人,比肩接踵。但是一般的國君羞於把這種人作為臣子,一般的父親羞於把這種人當作兒子,一般的哥哥羞於把這種人當作弟弟,一般的人羞於把這種人當作朋友。不久,這種人就會被官吏綁了去而在大街閙市中殺頭,他們無不呼天喊地號啕大哭,都痛心自己今天的下場而後悔自己當初的行為。這並不是容貌造成的禍患啊。信從相面的人見聞不多,所以談論起來才是這樣的不高明。說到這兒,那麼在以相貌論人與以思想論人兩者之間將贊同哪一種意見呢?

67講:

58人有三不祥:幼而不肯事長,賤而不肯事貴,不肖而不肯事賢,是人之三不祥也。人有三必窮:為上則不能愛下,為下則好非其上,是人之一必窮也;鄉則不若(1),偝則謾之,是人之二必窮也;知行淺薄,曲直有以縣矣(2),然而仁人不能推,知士不能明(3),是人之三必窮也。人有此三數行者,以為上則必危,為下則必滅。《詩》曰(4):「雨雪瀌瀌(5),宴然聿消(6)。莫肯下隧(7),式居屢驕(8)。」此之謂也。

【註釋】

(1)鄉:通「向」,面對面。若:順。(2)有:通「又」。縣:同「懸」。(3)知:通「智」。明:

尊(王念孫說)。(4)引詩見《詩·小雅·角弓》。(5)雨:動詞,下。瀌瀌(bi • 1o • 標):雪大的樣子。(6)宴:通「晏」、「嚥」(y • 4n • 宴),天晴日出。聿(y • )豫):語助詞。(7)隧:通「墜」。(8)式:

語助詞。

【譯文】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