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國語譯註 第 98 頁


第101講:晉饑,乞糴于秦。丕豹曰:「晉君無禮于君,眾莫不知。往年有難,今又薦饑。已失人,又失天,其有殃也多矣。君其伐之,勿予糴!」公曰:「寡人其君是惡,其民何罪?天殃流行,國家代有。補乏薦饑,道也,不可以廢道于天下。」謂公孫 ...
作者:劉知幾 / 頁數:(98 / 203)

101講:晉饑,乞糴于秦。丕豹曰:「晉君無禮于君,眾莫不知。往年有難,今又薦饑。已失人,又失天,其有殃也多矣。君其伐之,勿予糴!」公曰:「寡人其君是惡,其民何罪?天殃流行,國家代有。補乏薦饑,道也,不可以廢道于天下。」謂公孫枝曰:「予之乎?」公孫枝曰:「君有施于晉君,晉君無施于其眾。今旱而聽于君,其天道也。君若弗予,而天予之。苟眾不說其君之不報也,則有辭矣。不若予之,以說其眾。眾說,必咎于其君。其君不聽,然後誅焉。雖欲禦我,誰與?」是故氾舟于河,歸糴于晉。秦饑,公令河上輸之粟①。虢射曰②:「弗予賂地而予之糴,無損于怨而厚于寇,不若勿予。」公曰:「然。」慶鄭曰③:「不可。已賴其地,而又愛其實,忘善而背德,雖我必擊之。弗予,必擊我。」公曰:「非鄭之所知也。」遂不予。


【註釋】

①河上:指黃河以西,即晉惠公回國前為尋求秦國支持而答應送給秦國的河西五城之地。②虢射:晉國大夫。③慶鄭:晉國大夫。


【譯文】

晉國發生饑荒,向秦國請求購買糧食。丕豹對穆公說:「晉君無禮于您,大家沒有不知道的。往年晉君有禍難,如今又連續閙饑荒。已經失去人心,又失去天意,他的災殃可真多啊。國君應該討伐他,不要賣給他糧食!」秦穆公說:「我是憎惡晉君,但他的百姓有何罪?天災流行,各國都會輪流出現。救濟饑荒,這是正道,不可在天下廢棄正道。」說完問公孫枝:「給晉國糧食嗎?」公孫枝說:「您對晉君有過幫助,晉君卻對他的百姓不施恩德。現在因旱災而求援于您,大概是天意吧。您若不給他糧食,而上天也許會援助他。這樣,如果晉國民眾對他們國君忘恩負義不滿的話,晉君就會有託辭了。不如賣給他們糧食,讓晉國民眾歡喜。民眾歡喜我們,就必定會責怪他們的國君。晉君如不聽命的話,我們就可討伐他了。那時他雖想抵抗我們,民眾誰會幫助他?」所以就在黃河上排列船隻,把糧食運往晉國。秦國後來也發生饑荒。晉惠公命令黃河以西五個城市給秦國運去糧食。虢射說:「不給秦國這河西五城之地,卻賣給它這五城之地所產的糧食,並不會減輕他們的怨恨,反而會加強他們的力量,不如不給。」惠公說:「對。」慶鄭勸諫說:「不能這樣。已經賴下秦國的土地,又吝惜那些糧食,忘記了秦國的善意,又背棄了對我們的恩德,如果我處在秦國的地位必定會來進攻的。不給糧食,秦國一定要打我們。」惠公說:「這不是你所能知道的。」於是沒有賣給秦國糧食。

秦侵晉止惠公于秦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