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國語譯註 第 97 頁


晉惠公殺了裡克後感到後悔,說:「冀芮呀,是你讓我錯殺了國家的重臣。」郭偃聽到後,說:「不為國家打算而勸說除掉裡克的,是冀芮。不經過思考就輕易殺人的,是國君自己。不為國家打算而進言,是不忠。不經過自己思考就殺人,是不祥。不忠,要受到國君的懲罰 ...
作者:劉知幾 / 頁數:(97 / 203)

晉惠公殺了裡克後感到後悔,說:「冀芮呀,是你讓我錯殺了國家的重臣。」郭偃聽到後,說:「不為國家打算而勸說除掉裡克的,是冀芮。不經過思考就輕易殺人的,是國君自己。不為國家打算而進言,是不忠。不經過自己思考就殺人,是不祥。不忠,要受到國君的懲罰。不祥,將遭到天降的禍難。受到國君懲罰,死了也蒙辱。遭到天降的禍難,會絶後代。通曉事理的人不要忘記,災禍將要到了!」等到晉文公回國後,秦國人殺了冀芮,並陳屍示眾。


惠公殺丕鄭

100講:惠公既即位,乃背秦賂。使丕鄭聘于秦,且謝之。而殺裡克,曰:「子殺二君與一大夫①,為子君者,不亦難乎?」丕鄭如秦謝緩賂,乃謂穆公曰:「君厚問以召呂甥、郤稱、冀芮而止之,以師奉公子重耳,臣之屬內作,晉君必出。」穆公使泠至報問②,且召三大夫。鄭也與客將行事,冀芮曰:「鄭之使薄而報厚,其言我與秦也,必使誘我。弗殺,必作難。」是故殺丕鄭及七輿大夫:共華、賈華、叔堅、騅歂、纍虎、特宮、山祁,皆裡、丕之黨也。丕豹出奔秦③。丕鄭之自秦反也,聞裡剋死,見共華曰:「可以入乎?」共華曰:「二三子皆在而不及,子使于秦,可哉!」丕鄭入,君殺之。共賜謂共華曰④:「子行乎?其及也!」共華曰:「夫子之入,吾謀也,將待也。」賜曰:「孰知之?」共華曰:「不可。知而背之不信,謀而困人不智,困而不死無勇。任大惡三,行將安入?子其行矣,我姑待死。」丕鄭之子曰豹,出奔秦,謂穆公曰:「晉君大失其眾,背君賂,殺裡克,而忌處者,眾固不說。今又殺臣之父及七輿大夫,此其黨半國矣。君若伐之,其君必出。」穆公曰:「失眾安能殺人?且夫禍唯無斃,足者不處,處者不足,勝敗若化。以禍為違,孰能出君?爾俟我!」

【註釋】


①二君與一大夫:指奚齊、卓子與荀息。②泠至:秦國大夫。③丕豹:晉國大夫丕鄭的兒子。④共賜:晉國大夫,共華的同族。

【譯文】

晉惠公繼承君位後,就違背了給秦國賂地的諾言。他派丕鄭到秦國訪問,向秦君致歉。同時他又殺了裡克,說:「你殺了兩個國君和一個大夫,做你的國君,不是太難嗎?」丕鄭到秦國對不能如期奉上城邑表示歉意,然後對穆公說:「您派人用厚禮把呂甥、郤稱、冀芮騙到秦國拘留起來。然後派軍隊護送公子重耳回晉國,我們的人在國內舉事策應,這樣晉君必定會逃出晉國。」穆公於是派泠至回訪晉國,同時召請呂甥、郤稱和冀芮三位大夫。丕鄭和泠至將要按計劃行動,冀芮對惠公說:「丕鄭出使秦國時帶去的禮品菲薄,可是秦國回贈的禮品卻很豐厚,大概他在秦國說了我們什麼,一定是讓秦國來引誘我們。不殺丕鄭,肯定會發難。」所以就殺了丕鄭和七輿大夫,他們是共華、賈華、叔堅、騅歂、纍虎、特宮、山祁。這些人都是和裡克、丕鄭一黨的。丕鄭的兒子丕豹出逃到秦國。丕鄭從秦國回來的途中,聽說裡克被殺,見到共華問他說:“我可以回

國嗎?”共華說:「我們幾個在國內都沒有被株連,你是出使秦國的,可以回來。」丕鄭回國後,惠公殺了他。共賜對共華說:「你逃走嗎?快要輪到你了!」共華說:「丕鄭回來,是我的主意,我將等待遭難。」共賜說:「有誰知道這是你的主意?」共華說:「那也不行。自己知道內疚卻昧着良心是不信,為人謀劃卻使人遭了厄難是不智,害了別人自己卻怕死是不勇。我背着這三項惡名,又有什麼地方可去?你走吧,我姑且在這裡等待死亡。」丕鄭的兒子叫豹,出逃到了秦國,對秦穆公說:「晉國的國君大失民心了。他背信不給你城邑,殺死裡克,忌恨周圍的人,大家本來就不滿意。如今他又殺死我的父親和七輿大夫,他的支持者在國內只剩一半了。您如果討伐他,他必定會被驅逐出晉國。」穆公說:「失掉民眾怎麼還能殺這麼多人?況且他的罪還不到死的地步,民眾就不會造反。罪足以死的人,不會留在晉國。留在晉國的人,罪還不足死。勝敗變化無常,有殺身之禍的人都離開了晉國,誰還能把晉君趕出國呢?你還是等我從長計議吧!」

秦薦晉饑晉不予秦糴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