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國語譯註 第 99 頁


第102講:六年①,秦歲定,帥師侵晉,至于韓。公謂慶鄭曰:「秦寇深矣,奈何?」慶鄭曰:「君深其怨,能淺其寇乎?非鄭之所知也,君其訊射也②。」公曰:「舅所病也?」卜右,慶鄭吉。公曰:「鄭也不遜。」以家仆徒為右③,步揚禦戎④;梁由 ...
作者:劉知幾 / 頁數:(99 / 203)

102講:六年①,秦歲定,帥師侵晉,至于韓。公謂慶鄭曰:「秦寇深矣,奈何?」慶鄭曰:「君深其怨,能淺其寇乎?非鄭之所知也,君其訊射也②。」公曰:「舅所病也?」卜右,慶鄭吉。公曰:「鄭也不遜。」以家仆徒為右③,步揚禦戎④;梁由靡禦韓簡⑤,虢射為右,以承公。公禦秦師,令韓簡視師,曰:「師少於我,鬥士眾。」公曰:「何故?」簡曰:「以君之出也處己,入也煩己,饑食其糴,三施而無報,故來。今又擊之,秦莫不慍,晉莫不怠,鬥士是故眾。」公曰:「然。今我不擊,歸必狃。一夫不可狃,而況國乎!」公令韓簡挑戰,曰:「昔君之惠也,寡人未之敢忘。寡人有眾,能合之弗能離也。君若還,寡人之願也。君若不還,寡人將無所避。」穆公衡彫戈出見使者,曰:「昔君之未入,寡人之憂也。君入而列未成,寡人未敢忘。今君既定而列成,君其整列,寡人將親見。」客還,公孫枝進諫曰⑥:「昔君之不納公子重耳而納晉君,是君之不置德而置服也。置而不遂,擊而不勝,其若為諸侯笑何?君盍待之乎?」穆公曰:「然。昔吾之不納公子重耳而納晉君,是吾不置德而置服也。然公子重耳實不肯,吾又奚言哉?殺其內主,背其外賂,彼塞我施,若無天乎?若有天,吾必勝之。」君揖大夫就車,君鼓而進之。晉師潰,戎馬濘而止。公號慶鄭曰:「載我!」慶鄭曰:「忘善而背德,又廢吉卜,何我之載?鄭之車不足以辱君避也!」梁由靡禦韓簡,輅秦公,將止之,慶鄭曰:「釋來救君!」亦不克救,遂止於秦。穆公歸,至于王城⑦,合大夫而謀曰:「殺晉君與逐出之,與以歸之、與復之,孰利?」公子縶曰:「殺之利。逐之恐搆諸侯,以歸則國家多慝,復之則君臣合作,恐為君憂,不若殺之。」公孫枝曰:「不可。恥大國之士于中原,又殺其君以重之,子思報父之仇,臣思報君之仇。雖微秦國,天下孰弗患?」公子縶曰:「吾豈將徒殺之?吾將以公子重耳代之。晉君之無道莫不聞,公子重耳之仁莫不知。戰勝大國,武也。殺無道而立有道,仁也。勝無後害,智也。」公孫枝曰:「恥一國之士,又曰余納有道以臨女,無乃不可乎?若不可,必為諸侯笑。戰而取笑諸侯,不可謂武。殺其弟而立其兄,兄德我而忘其親,不可謂仁。若弗忘,是再施不遂也,不可謂智。」君曰:「然則若何?」公孫枝曰:「不若以歸,以要晉國之成,復其君而質其適子,使子父代處秦,國可以無害。」是故歸惠公而質子圉⑧,秦始知河東之政⑨。


【註釋】

①六年:晉惠公六年,即公元前645年。②射:虢射,晉國大夫。③家仆徒:晉國大夫。④步揚:晉國大夫,姬姓,晉公族郤氏的後代。因食邑在步,故名。⑤梁由靡:晉國大夫。韓簡:晉國大夫,韓萬的孫子。⑥公孫枝:秦國大夫,字子桑。⑦王城:秦地名,在今陝西省大荔縣東。⑧子圉:


晉惠公的兒子。惠公死後被立為懷公,旋被國人所殺。⑨河東:指黃河以東的晉國部分地區。公元前645年為秦所侵佔,公元前643年歸還晉國。

【譯文】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