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宋詞三百首 第 11 頁


這是首傷春怨別的戀情詞。上闋敘述這一痴情女子別後百無聊賴的情形。「慘綠愁紅」,以怨婦的眼光,春色均着「慘愁」之色調。人憔悴,不梳妝,都只緣「薄情一去,音書無個」,直接寫怨別傷春思婦的愁苦情狀及原因。下闋寫怨婦的心理活動。系內心獨白,坦露她的 ...
作者:朱孝臧 / 頁數:(11 / 75)

這是首傷春怨別的戀情詞。上闋敘述這一痴情女子別後百無聊賴的情形。「慘綠愁紅」,以怨婦的眼光,春色均着「慘愁」之色調。人憔悴,不梳妝,都只緣「薄情一去,音書無個」,直接寫怨別傷春思婦的愁苦情狀及原因。下闋寫怨婦的心理活動。系內心獨白,坦露她的一片痴心,以及對愛情的渴望,實在而又單純。全詞通俗真實,富人情味和樸素美。


玉蝴蝶①

柳永

望處雨收雲斷,憑欄悄悄,目送秋光。晚景蕭疏,堪動宋玉悲涼。水風輕、蘋花漸老;月露冷、梧葉飄黃。遣情傷,故人何在?煙水茫茫。

難忘。文期酒會②,幾孤風月,屢變星霜③,海闊山遙,未知何處是瀟湘?念雙燕、難憑音信;指暮天、空識歸航。黯相望,斷鴻聲裡,立盡斜陽。

[註釋]

①玉蝴蝶:有小令。長調兩體,又名《玉蝴蝶慢》。

②文期酒會:文人以詩酒歌樂飲酒聚會。

③星霜:星一年一周期,霜每年而降,因稱一年為一星霜。

[賞析]

這是首懷人詞。開頭「望處」二字統攝全篇。憑闌遠望,但見秋景蕭疏,花老,梧葉黃,煙水茫茫,故人不見,悲秋傷離之感充盈心頭。下闋回憶昔日文期酒會、相聚之樂,慨嘆今日相隔遙遠,消息難通。最後「黯相望,斷鴻聲裡,立盡斜陽」,回應開頭「望處」。立盡斜陽,足見詞人佇立之久;斷鴻哀鳴,愈見其悵惘孤獨。

迷神引①

柳永

一葉扁舟輕帆卷,暫泊楚江南岸。孤城暮角,引胡笳怨。水茫茫,平沙雁,旋驚散。煙斂寒林簇,畫屏展;天際遙山小,黛眉淺②。

舊賞輕拋,到此成遊宦。覺客程勞,年光晚。異鄉風物,忍蕭索,當愁眼。帝城賒③,秦樓阻④,旅魂亂。芳草連空闊,殘照滿。佳人無消息,斷雲遠。

[註釋]

①迷神引:此調首見柳永《樂章集》。


②黛眉淺:形容遠山似美人眉黛輕淺。

③賒(shē):遙遠。④秦樓:佳人所居。

[賞析]

這首詞是柳永晚年遊宦之作。上闋寫景。由孤舟停泊「楚江」、「孤城」的所見所聞,突出地處偏僻的邊遠山區。寫寒江山林暮色,映襯抒情主體「怨」、「驚」、「寒」的情緒體驗。下闋抒情。「舊賞輕拋,到此成遊宦」為點睛之筆。以下圍繞「遊宦」抒發愁苦以至「魂亂」的淒迷哀怨。「芳草」、「殘陽」,是青春與衰亡的對比。

八聲甘州①

柳永

對瀟瀟暮雨灑江天②,一番洗清秋。漸霜風淒緊,關河冷落,殘照當樓。是處紅衰綠減③,苒苒物華休④。惟有長江水,無語東流。

不忍登高臨遠,望故鄉渺邈⑤,歸思難收⑥。嘆年來蹤跡,何事苦淹留?想佳人、妝樓顒望⑦,誤幾回、天際識歸舟。爭知我、倚闌干處,正恁凝愁!

[註釋]

①八聲甘州:一名《甘州》。

②瀟瀟:雨勢急驟。

③「是處」句:到處花葉凋零。

④苒苒(rǎn):同「荏苒」,形容時光消逝。物華休:美好的景物消殘。

⑤渺邈(miǎo):同「渺渺」,遠貌。

⑥歸思:歸家心情。

⑦顒望:凝望,獃望。顒(yóng):仰慕。

[賞析]

這是柳永寫覊旅失意客中思家的代表作之一。上闋鋪寫深秋景象,「霜風」三句,以領字「漸」導引,表達出時間之推移並展開空間的層次和深度。「長江水無語東流」更增無窮傷感,耐人尋味。下闋直抒鄉愁。「想佳人」這幾句,嘆已之飄泊,以懸想對方之思我比較,相思沒有落空,感情纏綿悱惻。思婦幾次把別人的船隻誤認為是丈夫的,幾至神魂錯亂。此種盼望丈夫歸來入痴入迷的執著,具有特殊的感染力和表現力。

竹馬子①

柳永

登孤壘荒涼,危亭曠望,靜臨煙渚。對雌霓掛雨②,雄風拂檻③,微收煩暑④。漸覺一葉驚秋,殘蟬噪晚,素商時序⑤。覽景想前歡,指神京、非霧非煙深處。

向此成追感,新愁易積,故人難聚。憑高盡日凝佇,贏得消魂無語。極目霽靄霏微⑥,暝鴉零亂,蕭索江城暮。南樓畫角,又送殘陽去。

[註釋]

①竹馬子:柳永創調,見《樂章集》。又名《竹馬兒》。竹馬:兒童遊戲,折竹子騎來當馬。

②雌霓:虹雙出,色鮮艷者為雄,色暗淡者為雌,雄曰虹,雌曰霓。

③雄風:雄駿之風,此雌風相對而言。

④煩暑:別本作「殘暑」。

⑤素商:秋天。

⑥霽靄:晴煙。

[賞析]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