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宋詞三百首 第 12 頁


這也是詞人晚年覊旅行役之作。通過登臨感懷,抒發孤獨憂傷的愁緒,寄託一種美人遲暮、前途無望的感慨。上闋寫初秋雨後淒涼,殘蟬噪晚,詞人登高望遠,觸景生情,不由地追憶以前在京城的歡樂。下闋感嘆自己愁懷難遣,朋友難聚,又正值秋晚,暮鴉飛鳴,殘陽西落 ...
作者:朱孝臧 / 頁數:(12 / 75)

這也是詞人晚年覊旅行役之作。通過登臨感懷,抒發孤獨憂傷的愁緒,寄託一種美人遲暮、前途無望的感慨。上闋寫初秋雨後淒涼,殘蟬噪晚,詞人登高望遠,觸景生情,不由地追憶以前在京城的歡樂。下闋感嘆自己愁懷難遣,朋友難聚,又正值秋晚,暮鴉飛鳴,殘陽西落,江城蕭索更令人感傷。此作寫景抒情,措辭雅麗,善用典故,表現出詞人高雅的文化修養和善於借景言情的深厚功力。


鳳簫吟①

韓縝

鎖離愁,連綿無際,來時陌上初熏②。綉幃人念遠③,暗垂珠淚,泣送征輪。長行長在眼,更重重、遠水孤雲。但望極樓高,盡日目斷王孫④。

消魂,池塘別後,曾行處、綠妒輕裙。恁時攜素手⑤,亂花飛絮裡,緩步香茵⑥。朱顏空自改,向年年、芳意長新。遍綠野、嬉遊醉眼,莫負青春。

[註釋]

①鳳簫吟:詞牌名。又名《芳草》、《鳳樓吟》。

②熏:暖和。

③綉幃:繡房、閨閣。

④王孫:泛指飄泊者。

⑤恁(nèn):那。恁時:即那時。

⑥香茵:芳草地。

[賞析]

該詞為留別詞。前五句從詠芳草鎖住離愁破題,直到臨歧佳人送別的難堪與淒苦。接下三句寫行人遠去,芳草卻時常在眼前,加上遠水、孤雲,更增酸楚。接着寫送者獨倚高樓,愁眼望盡天涯,尋找漂泊的親人,看到的也只是萋萋芳草。下闋由芳草池塘邊的離別寫起,再寫行人因憶伊人心跡。「恁時」以下三句,回憶舊日兩人在一起的賞心樂事。接下三句以芳草年年常綠常新比襯人之朱顏改換、青春逝去之無可奈何。最後以遍野的綠草與嬉笑酣醉的遊人作對比,突出須趁青春年少及時行樂的主旨。

千秋歲引①

王安石

別館寒砧②,孤城畫角,一派秋聲入寥廓。東歸燕從海上去,南來雁向沙頭落③。楚颱風,庾樓月,宛如昨。

無奈被些名利縛,無奈被他情擔閣,可惜風流總閒卻。當初漫留華表語,而今誤我秦樓約。夢闌時,酒醒後,思量着。

[註釋]


①千秋歲引:列入《欽定詞譜》,王安石創調。

②砧(zhēn):搗衣石。

③「東歸」二句:是說秋季燕子歸去,大雁南飛。

[賞析]

這是王安石的一首傷懷之作,上闋寫一派悲秋景象。以候鳥之一往一來,象徵人生的無奈。以楚王和庾亮兩位古人的得意和嬉遊,襯托自己的覊旅悲涼。下闋直抒胸臆,表現失落與惆悵。結尾「夢闌時」三句,是詞人對此種人生的思考。

桂枝香①

王安石

登臨送目,正故國晚秋②,天氣初肅。千里澄江似練③,翠峰如簇。征帆去棹斜陽裡,背西風、酒旗斜矗。彩舟雲淡,星河鷺起④。畫圖難足。

念往昔、繁華競逐,嘆門外樓頭,悲恨相續。千古憑高,對此謾嗟榮辱。六朝舊事隨流水⑤,但寒煙、衰草凝綠。至今商女,時時猶唱,《後庭》遺曲。

[註釋]

①桂枝香:詞牌名。

②故國:金陵為六朝舊都,遂稱故國。

③千里澄江似練:喻長江澄碧如緞帶。

④星河鷺起:指長江白鷺洲風物。星河:銀河。此喻長江,強調水天一色。

⑤六朝:吳、東晉、宋、齊、梁、陳六朝建都金陵。

[賞析]

這是王安石罷相後所作。「登臨送目」,總啟全章。上闋寫登臨金陵故都之所見。「澄江」、「翠峰」、「征帆」、「斜陽」、「酒旗」、「西風」、「雲淡」、「鷺起」,依次勾勒水、陸、空的雄渾場面,境界蒼涼。下闋寫在金陵之所想。「蓬」字作轉折,今昔對比,時空交錯,虛實相生,對歷史和現實,表達出深沉的抑鬱和沉重的嘆息。「六朝舊事如流水,但寒煙、衰草凝綠」為一篇之眼。全詞情景交融,沉鬱悲壯。

清平樂

王安國

留春不住,費盡鶯兒語。滿地殘紅宮錦污①,昨夜南園風雨。

小憐初上琵琶②,曉來思繞天涯。不肯畫堂朱戶,春風自在梨花。

[註釋]

①宮錦:宮中錦繡紅地毯,此喻落花。

②小憐:原為北朝馮淑妃之名,此泛指歌女。

[賞析]

這是一首傷春詞。上闋寫晚春景緻,有聲有色。「費盡鶯兒語」,寫暮春風物,貼切入微。下闋抒發傷春之情。賦予春風以高潔品格,自有妙諦。

蝶戀花

晏幾道

夢入江南煙水路,行盡江南,不與離人遇。睡裡消魂無說處,覺來惆悵消魂誤。

欲盡此情書尺素①,浮雁沉魚,終了無憑據②。卻倚緩絃歌別緒,斷腸移破秦箏柱。

[註釋]

①尺素:書簡。素:娟,古人寫信,多書於絹,故稱書信為尺素。

②終了:縱了,即使寫成。

[賞析]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