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宋詞三百首 第 10 頁


這首詞寫戀情,突出別後相思。全詞三闋,以主人公自責、自悔、自怨為線索,以追憶昔日歡情為主脈,委婉曲折地訴說征客纏綿淒楚的相思之情。上闋寫旅途中的征客深夜被風雨聲吵醒,透窗冷風將燈吹熄,酒醒夢迴後對「佳人」的痛苦思念。中闋主要追憶昔日與佳人「 ...
作者:朱孝臧 / 頁數:(10 / 75)

這首詞寫戀情,突出別後相思。全詞三闋,以主人公自責、自悔、自怨為線索,以追憶昔日歡情為主脈,委婉曲折地訴說征客纏綿淒楚的相思之情。上闋寫旅途中的征客深夜被風雨聲吵醒,透窗冷風將燈吹熄,酒醒夢迴後對「佳人」的痛苦思念。中闋主要追憶昔日與佳人「洞房」「歡會」的纏綿情事。當時不願片刻分離,強調「歡會」時的心情與離別後的事實的對比,將辜負「盟言」再一次申說和自譴。下闋寫今日的思念,以及重溫歡情的希望。第三次自責。


少年游①

柳永

長安古道馬遲遲②,高柳亂蟬棲。夕陽島外,秋風原上,目斷四天垂。

歸雲一去無蹤跡③,何處是前期。狎興生疏④,酒徒蕭索⑤,不似去年時。

[註釋]

①少年游:欽定詞譜。又名《玉蠟梅枝》、《小闌干》。

②馬遲遲:馬行緩慢的樣子。

③歸云:飄逝的雲彩。這裡比喻作者所思念的人。

④狎興:冶遊之興。

⑤酒徒:酒友。蕭索:零散,稀少。

[賞析]

柳永此作,仍是描寫落魄遊子孤獨淒涼的漂泊之情,但卻將環境置於「長安古道」,讓情緒帶上濃重的歷史色彩。置於亂蟬鳴柳,四天低垂,一派淒景之中。「歸雲」借指昔日之戀人。佳人一去音訊全無,又未預約再會地點,料定此生已無重見之日。孤寂到連昔日的酒友也寥寥無幾。全詞對世態炎涼,人情冷暖的悲慼感受和對功名、宦途的心灰意冷,進行了很有感染力的渲泄。

雨霖鈴①

柳永

寒蟬淒切,對長亭晚,驟雨初歇。都門帳飲無緒②,留戀處、蘭舟催發。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噎③。念去去千里煙波,暮靄沉沉楚天闊④。

多情自古傷離別。更那堪、冷落清秋節⑤。今宵酒醒何處?楊柳岸、曉風殘月。此去經年,應是良辰好景虛設。便縱有千種風情,更與何人說?


[註釋]

①雨霖鈴:唐教坊曲名。宋人借舊曲倚新聲,始見于柳永《樂章集》。

②都門帳飲:在京城門外設帳餞行。

③凝噎(yē):欲哭無聲,喉中氣塞。

④暮靄:晚間雲氣。

⑤那堪:兼之也。更那堪,即更兼之,更加上。

[賞析]

這是首詠別情的名篇。柳永的代表作。開頭三句寫離別環境。都門設帳,「留戀」依依,船老大又催促開船,幾個曲折,將別情逐漸推向極致。「念去去」頓作轉騰。替行者設想,虛處落筆,自見真情。「更那堪」作一遞進,強調惟眼下清秋時節的離別最令人感傷。「楊柳岸、曉風殘月」是歷來為人稱道的佳句。至此意還未足,「此去經年」一句,可見這一對依依難捨的情侶的痴情與真情。情景相生,別意纏綿;寫景造境,虛實相生。

紅窗迥

柳永

小園東,花共柳,紅紫又一齊開了。引將蜂蝶燕和鶯,成陣價①,忙忙走②。

花心偏向蜂兒有,鶯共燕,吃他拖逗③。蜂兒卻入,花裡藏身,胡蝶兒,你且退後。

[註釋]

①成陣價:成群成片地。

②忙忙走:飛來飛去。

③拖逗:宋元時口語,惹引、勾引。吃:被。

[賞析]

這首詞寫春景。上闋起筆點出地點,緊接兩句寫樹木花卉,展示一片濃郁春意。「引將」三句借蜂、蝶、燕、鶯,渲染春景之絢麗。下闋開頭具體寫蝶戲花。「花心」兩句賦生物以人的情態,生動有趣,「拖逗」兩句,活畫出鶯、燕為花吸引卻又無可奈何的神態。「蜂兒」兩句寫蜜蜂採蜜,「藏身」二字,活靈活現。最後兩句以蜜蜂口吻寫,更有妙趣。上闋從蜂蝶鶯燕繞花飛舞落筆,熱閙生動、充滿情趣;用口語、俗語入詞,在以雅為主的詞壇上別具一格,表現出另一種美學趣味。

定風波①

柳永

自春來、慘綠愁紅,芳心是事可可②。日上花梢,鶯穿柳帶,猶壓香衾臥。暖酥消、膩雲嚲③,終日厭厭倦梳裹。無那④。恨薄情一去,音書無個。

早知恁麼⑤,悔當初、不把雕鞍鎖。向鷄窗⑥,只與蠻箋象管⑦,拘束教吟課。鎮相隨⑧、莫拋躲,針線閒拈伴伊坐。和我,免使年少,光陰虛過。

[註釋]

①定風波:唐玄宗時教坊曲名。又名《定風流》、《卷春空》、《定風波令》、《醉瓊枝》。

②可可:平常。

③暖酥:喻皮膚光澤細白。膩雲嚲:油亮烏黑像雲瀑的頭髮低垂。嚲(duǒ):下垂。

④無那(nuǒ):無聊。

⑤恁:這樣,如此。

⑥鷄窗:書室。

⑦蠻箋象管:紙筆。

⑧鎮:常常,久長。

[賞析]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