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愛彌兒 第 118 頁


 這種習慣的真正壞處是,它使人認為那個可憐的人有那樣大的價值。正如米達斯王一樣,他只看見他摸過的東西都變成了黃金,但是他不明了這會帶來怎樣的結局。為了使我們的愛彌兒不遭到同樣的結局,就不要使他的手具有這樣一種發財的本領;他所做的東西,不能按 ...
作者:盧梭 / 頁數:(118 / 354)

 這種習慣的真正壞處是,它使人認為那個可憐的人有那樣大的價值。正如米達斯王一樣,他只看見他摸過的東西都變成了黃金,但是他不明了這會帶來怎樣的結局。為了使我們的愛彌兒不遭到同樣的結局,就不要使他的手具有這樣一種發財的本領;他所做的東西,不能按製造東西的人,而必須按那個東西的好壞決定它的價值。在人們評判他所做的東西時,我們只允許他們把它拿來同手藝高明的師傅所做的東西相比較。他的作品之能得到大家的尊重,是由於作品的本身而不是因為它是他做的。當你看見一件做得很好的東西時,你會說這件東西做得真好;但你不會問是誰做的?如果他自己帶著驕傲和自滿的神氣說是我做的,你就冷淡地回答他說,是你或是另外一個人做的,這沒有什麼關係,反正是一件做得很好的東西。


賢良的母親,你要特別小心別人向你說一番騙人的話。即使你的兒子知道的東西很多,你也不要相信他所知道的那些東西。如果他不幸是在巴黎長大的,而且又不幸是一個有錢的人,那他就沒有前途可言了。有熟練的藝術家在身邊的時候,他也許可以學到他們的本領,但一旦離開了藝術家,那他就什麼本領也學不到了。在巴黎,有錢的人什麼都知道,而愚昧無知的只是窮人。在這個首都裡,充塞着愛好藝術的男人,而愛好藝術的女人,則尤其眾多,他們做起作品來,和吉約姆先生調配顏色一樣地容易。在男人中,我知道有三個人是例外,是值得尊敬的,也許還有更多的值得尊敬的人;但在女人中,值得尊敬的人我還一個也沒有聽說過,我懷疑她們當中是不是有這樣的人。一般地說,在藝術界成名,和在法學界成名是一樣的;正如成了法學博士就可以做官,一個人成了藝術家就可以做藝術批評家。

所以,一旦認識到懂得一門職業是一件好事,那你的孩子們即使是沒有學過它也是會懂得的,因為他們象蘇黎世市的議員一樣會成為師傅。不要對愛彌兒說那種恭維話,不要他在表面上,而要他在實際上真正有那種資格。我們不要說他已經懂得了,而要讓他不聲不響地去學習。讓他去做他最拿手的東西,但絶不稱讚他是做那種東西的大師;不要讓他在名義上,而必須要他在作品上表現他是一個工人。


如果到現在為止,我已經使人們懂得了我的意思,那大家就可以想象得出我是怎樣在使我的學生養成鍛鍊身體和手工勞動的習慣的同時,在不知不覺中還培養了他愛反覆思考的性情,從而能夠消除他由於漠視別人所說的話和因自己的情緒的寧靜而產生的無所用心的樣子。他必須象農民那樣勞動,象哲學家那樣思想,才不至于象矇昧人那樣無所事事地過日子。教育的最大的秘訣是:使身體鍛鍊和思想鍛鍊互相調濟。

但是,我們要防止提早拿那些需要有更成熟的心靈才能理解的東西去教育學生。愛彌兒做了工人之後,不久就會體驗到他起初還只是約略見到的社會上的不平等。我教他的那些準則,他是能夠理解的,所以他以後是要按照那些準則來檢驗我的。由於他完全是由我一個人單獨教育的,由於他是那樣清楚地看到過窮人的境遇,所以他想知道為什麼我是那麼樣不象窮人。也許他會突如其來地問我一些尖鋭的問題:「你是一個有錢的人,這一點,你告訴過我,而我也是看出來了的。既然有錢的人也是人,那就應該為社會工作。你說說,你為社會做了什麼工作?」一個好教師應該怎樣回答這個問題,這我不知道。也許他會愚蠢地向孩子敘述他給予他的教育。至於我,我就要利用我們的工場來幫我解答這個難題。「親愛的愛彌兒,你問得很好;如果你能夠自己找到一個你感到滿意的答案,我也答應為我自己解答這個問題。我可以儘量把我多餘的力量貢獻於你和窮人,我每一個星期做一張桌子或凳子,以免成為一個對誰都沒有用處的人。」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