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愛彌兒 第 170 頁


 讓我們把各種各樣特殊的目的、方法和關係拿來比較一下,然後再傾聽內在的情感的聲音,哪一個健全的心靈會拒絶它的證據呢?沒有先入之見的眼睛難道還看不出顯然存在的宇宙的秩序表達了至高的智慧?任你怎樣詭辯,也不能使人們看不出萬物的和諧,也不能使人們 ...
作者:盧梭 / 頁數:(170 / 354)

 讓我們把各種各樣特殊的目的、方法和關係拿來比較一下,然後再傾聽內在的情感的聲音,哪一個健全的心靈會拒絶它的證據呢?沒有先入之見的眼睛難道還看不出顯然存在的宇宙的秩序表達了至高的智慧?任你怎樣詭辯,也不能使人們看不出萬物的和諧,也不能使人們看不出每一個部分為了保存其他部分而進行的緊密配合!你愛怎樣給我講化合和偶然,就隨你怎樣講,但是,如果你不能使我信服,即使把我說得啞口無言,又有什麼用呢?我的自發的情感始終要駁斥你,這是我控制不住的,你能消除我這種情感嗎?如果有機體在取得固定的形狀以前,是以各種各樣的方式偶然結合起來的,如果它先有胃而未同時有嘴,先有腳而未同時有頭,先有手而未同時有胳臂,先有各種不能自行維持其自身的不完備的器官,那麼,為什麼這種殘缺不全的東西我們一個也沒有看見過呢?為什麼大自然竟訂出一些它不能首先服從的法則呢?說事物在可能產生的時候便產生,這我是一點也不覺得奇怪的,說困難的事情多做幾次就能做成,這我也是同意的。但是,如果有人來告訴我說,把鉛字隨隨便便一扔,就能作出一部完整的《伊尼依特》,我認為,即使只走兩三步路去對證這個謊言,也是不值得的。也許有人會向我說:「你對進行的次數略而未提。」但是,必須假設多少次這樣的進行才能使化合成為事實呢?在我看來,我認為只有一次,所以我敢說,在無限次中也不會出現一次由於偶然而產生結果的事情。此外,化合和偶合只能產生跟化合原素性質相同的產物,組織和生命決不是由一個原子的噴射而產生的,化學家在製造化合物的時候,決不能使那些化合物在坩堝裡有所感覺和思想。


我在讀紐文提特的著作的時候,很感驚異,而且幾几乎生氣了。這個人怎麼會想到寫一本書就能闡明那些顯示造物主的大智大慧的自然界的奇觀呢?他那本書即使同地球一樣厚,也未必能透透徹徹地論述其主題;要是描繪細節的話,就會漏掉最大的奇觀萬物的諧和。單拿有機物的產生這個問題來說,就是人類智慧探究不完的深淵;而大自然為了使不同的物種不至混淆而安置在它門之間的不可踰越的障礙,就最明確不過地表明了它的意圖。它不滿足於秩序的建立,它還要採取一定的方法使任何東西都不能擾亂這個秩序。


在宇宙中,每一個存在都可以在某一方面被看作是所有一切其他存在的共同中心,它們排列在它的周圍,以便彼此互為目的和手段。人的心靈對不計其數的關係感到迷茫,然而這些關係的本身卻沒有一個是混亂不清的。要做多麼多荒唐的假設,才能從偶然運動的物質的盲目結構中演繹這種諧和的現象啊!有些人否認在這巨大的整體的各部分關係中顯現的意圖是統一的,但是,儘管他們使用了抽象、對等、普遍原則和象徵的辭彙,也掩飾不住他們是在亂吹牛皮;不論他們怎樣說,我要是不設想有一種智慧在安排萬物的系統,就不可能想象它怎麼會這樣有條不紊,秩序井然。要我相信被動的和死的物質能產生活的和有感覺的生物,要我相信偶然的機會能產生有智慧的生物,要我相信沒有思想的東西能產生有思想的生物,是不可能的。

所以,我認為世界是由一個有力量和有智慧的意志統治着的,我看見它,或者說我感覺到了它,我是應該知道它的。但是,這個世界是無始無終的呢還是由誰創造的?萬物是唯一無二地只有一個本原呢還是有兩個或幾個本原?它們的性質是怎樣的?這些我都不知道,它們同我有什麼關係?所以,只有在這些知識對我有意義的時候,我才努力去尋求它們;而在此以前,我是不願意思考什麼空洞的問題的,因為它們將擾亂我的心靈,既無助於我的為人,而且還超過了我的理解的能力。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