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世界經典短篇小說 第 332 頁


選擇的這位朋友是英格蘭人,也年輕,名叫哈里•韋克菲爾德,在北方的各個牛市無人不曉。他另有套本領,與我們已談到的高地趕牛人一樣,名聲不小,很讓人看得起。身高近六英呎,體格健壯,足可以在拳擊場的回合中拚搏,進了摔角場也是一名強手。雖然在行家中難 ...
作者:文學家 / 頁數:(332 / 346)

選擇的這位朋友是英格蘭人,也年輕,名叫哈里•韋克菲爾德,在北方的各個牛市無人不曉。他另有套本領,與我們已談到的高地趕牛人一樣,名聲不小,很讓人看得起。身高近六英呎,體格健壯,足可以在拳擊場的回合中拚搏,進了摔角場也是一名強手。雖然在行家中難免遇上勁敵,但他這個村夫、鄉巴佬、不常參賽的人卻能使任何業餘拳手都吃夠苦頭。他在頓卡斯特(18)賽馬場屢成贏家,下注往往得手。約克郡(19)鬥雞,養鷄的人都屬名流,而他只要沒有正事在忙,每次必定到場。話說回來,儘管哈里•韋克菲爾德是個好尋快活、常去玩樂場所的人,做起正經事來,可以與盡心儘力的羅賓•奧伊格•麥科比奇相媲美。他閒時的確悠閒,但幹活的時候卻一心一意,從不懶散。古英格蘭靠着農家百姓的四尺長竿,歷經數百戰,每克外敵;到了我們這個時代,又靠了他們的鋒利軍刀,以最低廉的代價穩操勝券。看外表,論性格,韋克菲爾德都是典型的農家百姓,他几乎時時能享快樂。他身強體壯,事事運道好,對周圍的一切自然會感到稱心。偶爾遇上為難事,像他這樣精力旺盛的人,往往不是煩惱,反而樂在其中。這位趕牛的英格蘭年輕人血氣正旺,有種種長處,但這不等於沒有缺陷。他有股火氣,有時候几乎發生口角,甚至除了口角還要拳腳相加,因為他發現在拳擊場中,與他比試的人沒有幾個能夠招架得住。
哈里•韋克菲爾德與小羅賓怎樣成為心腹之交難以說清,但可以肯定,兩人關係親密,儘管他們只要一不談到牛,就沒有了投機的話題,也找不到共同的愛好。實際上,小羅賓的英語講得並不好,只會念他那本牛經,而哈里•韋克菲爾德說的話是一口約克郡腔,蓋爾話他一個字也說不來。蓋爾話中「小牛」叫作Libu,有次過明丘的一片荒地時,羅賓想教朋友咬準這個字,結果教了一個上午還是白費力氣。這兩人一個費盡九牛二虎之力對付一個單音節詞,想咬準卻咬不准,另一個每聽到一聲怪腔調都要開懷大笑,對這事從特勒奎厄到默德凱林的所有山巒都可以作證。然而,山巒可以作證的還是好事居多。韋克菲爾德會唱許多小曲,哪個姑娘聽了都叫好。小羅賓吹風笛的本領得天獨厚,長長的風笛曲無論怎樣變化多端都不在話下。韋克菲爾德這南方人愛聽北方曲,小羅賓知道的北方曲多,有輕快的,也有淒涼的,他的朋友也學會了用低音笛吹。羅賓難以理解朋友講的賽馬、鬥雞、獵狐等事,他的朋友也不欣賞他講的宗族爭鬥、高地的鬼怪,以及神話,儘管如此,他們相處在一起都覺得快樂,所以,三年來,只要趕牛走的方向相同,他倆總是結伴同行。其實,他們結伴同行可以兩利。英格蘭人過西部高地,上哪兒能找到羅賓•奧伊格•麥科比奇這樣的嚮導呢?等到過了邊界(20)也就是進了哈里所說的「他的地盤」,他又時時可助他的高地朋友一臂之力。他不僅神通廣大,而且錢囊充實。他慷慨大方,幫助起朋友來多次顯出農家百姓的本色。

  第二
這樣親密的朋友何曾見!

誰會想到兩人反目成仇?
原來他有真情卻想報復,儘管除了自己無人相助,他卻橫下心要與他拚鬥(21)。兩位朋友像往日一樣親密無間,走過遍地滿是草的利德斯山谷,又橫穿毗連坎伯蘭郡(22)一大片俗稱為「大荒原」的地區。在這些人跡罕至的地帶,兩個趕牛人的牛群主要吃一路上的野草,遇上機會也吃近邊牧場的草,卻是機會難得。但現在他們眼前出現了新天地,正往一片有屬主的肥沃的土地走。在這種地方亂闖要吃苦頭,想進界得事先談妥,得與主人討價還價。這次來正趕上一次北方的大牛市前夕,更少不了這樣做。所以,地盤難得,非出高價不可。牛群得到休息後比較中看,正好上市,我們的蘇格蘭趕牛人和英格蘭趕牛人都想在市場上脫手一批。這樣,兩位朋友只好暫時分開,各顯本領,討價還價,為自己的牛群各爭一片休憩地。不湊巧的是,他們想得到的地盤同屬一個人的名下,那人很有些產業,土地就在近邊,但是他們卻不知道彼此的想法。英格蘭趕牛人找了業主的管家,因為他認識管家。然而,那位坎伯蘭的財東對管家是否可靠很有幾分懷疑,想了辦法要看個究竟,吩咐凡有人上門打聽,想要租用他的領地,都得稟報他本人。事有湊巧,財東厄比先生先一天出了門,往北方去了,離家已好些里路。管家認為這一來他可以像往常一樣拍板,而且與哈里•韋克菲爾德成交對東家有好處,甚至還對自己有好處。現在再說小羅賓,他完全不知道這事。無巧不成書,小羅賓走着走着遇上了一個人,小個子,騎匹小馬,長相好看,又顯得精幹,短鬚短髮經過精心修剪(這是當時的時尚),下穿緊身皮馬褲,腳蹬閃亮的踢馬刺。騎馬人打聽了市場與牛價,,雖沒問兩句話,卻顯出是個內行人。羅賓見這一位又懂行又有禮,不由問他,附近有沒有草地租借幾天喂牛。這一問聽者可謂求之不得,穿鹿皮馬褲的人正是那位財東,哈里•韋克菲爾德就是與他的管家打過了交道,但也許正在打交道。
厄比先生說:"算你走運,你這蘇格蘭機靈鬼,剛好問到我。
我看你的牛差不多已經走得精疲力竭,這地方方圓三哩能租得出地的又只有我一個。"
高地人遇事素來謹慎,說:「我的牛走上兩三哩、三四哩不在話下。請問老爺,如果牛在這兒吃上兩三天草,老爺你要收多少錢?」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