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世界經典短篇小說 第 331 頁


「這老妖婆,遭瘟的!有她來了牛得倒邪楣。」從斯特林郡(13)卡斯來的一個莊稼漢說。「牛倒不了邪霉,」另一個莊稼漢說:「你當小羅賓是什麼蠢貨,會不在牛尾巴上打結讓牛免得遭殃嗎?牛尾打了結,管你什麼邪氣妖法都近不了身。」說 ...
作者:文學家 / 頁數:(331 / 346)

「這老妖婆,遭瘟的!有她來了牛得倒邪楣。」從斯特林郡(13)卡斯來的一個莊稼漢說。
「牛倒不了邪霉,」另一個莊稼漢說:「你當小羅賓是什麼蠢貨,會不在牛尾巴上打結讓牛免得遭殃嗎?牛尾打了結,管你什麼邪氣妖法都近不了身。」

說到此處得向讀者交待一句,高地的牛最怕邪氣妖法,為了驅邪避妖,精明能幹的人把牛尾巴尖上的毛打了結,結的打法有特別的講究。
可是那莊稼漢懷疑不吉利的老太婆似乎心不在牛而在趕牛人。
羅賓卻不領情,看到老太婆來就心煩。
「姑媽,這麼一大早你丟下家裡的活不做,是讓什麼風颳到這兒來啦?昨天晚上我向你告了別,你也祝福了我一路平安,才昨天夜裡呢!」他說。
「我的小心肝寶貝,你一走,我這老婆子就什麼也幹不了啦,獃獃盼着你回來。飯吃了能飽肚,可我吃不下。烤烤火身子暖,我也不願烤。連老天爺的太陽都沒心曬,就怕我親爹爹的親孫子遭什麼閃失。來,來,來,讓我在你前後左右走上幾圈,到了外鄉就能消災解難,平平安安回家來。」老太婆說。
小羅賓站住了,哭也不是,笑也不是,看著四周的人直嘆氣,只好滿足老太婆的心意,讓她三分。看羅賓站住了,老太婆在他前後左右兜着圈走,步子搖搖晃晃。有人認為這一套系督伊德教(14)所傳,其作法我們都知道,這種作法的人在你前後左右走三圈,但一定要背朝日頭起步。然而,老太婆走着走着突然站住,叫起來:「咳喲喲,你手上有血!」聽聲音,她是又驚又怕。

「快別叫喚,姑媽!」小羅賓說:「你算出這種命會給自己惹上禍,好些天裡脫不了身。」
老太婆的臉變了色,沒理會羅賓,又繼續嚷着:「你手上有血,是英國人的血,蓋爾人(15)的血比這血濃、顏色深。我來看看---我來---」
小羅賓如果不使出力氣阻攔,是擋不住她的,更何況老太婆的動作來得俐落,還沒等羅賓出手,早把腰間藏在披肩褶下的匕首抽出來舉着,嚷道:「血!血!又是撒克遜人(16)的血。羅賓•奧伊格•麥科比奇,你別揀在這種日子去英格蘭。」然而,那把匕首其實明晃晃,在太陽下光閃閃。
「你快別說啦!」小羅賓答道,「不去更不行。不去跟逃命沒兩樣。得啦,姑媽,把匕首給我。看顏色誰都分不出白牛的血、黑牛的血,你怎麼分得出撒克遜人的血,蓋爾人的血?姑媽,哪個人的血都是亞當的。你把刀給我,我要上路了。本來到布里格我現在都走了一半路。你把匕首給我,讓我走。」
「把這東西給你可不行!」老太婆說:「要是你不答應不帶上這把倒霉的刀,我就要死死拽住你。」
他前後左右的女人也來幫腔,勸他說,他姑媽的話沒幾句不靈驗。小羅賓見站在旁邊一直看著這幕情景的低地莊稼人越看越不高興,心一橫,收了場。
他把匕首鞘交給一個叫休?莫里森的人,說:「好,就這樣辦吧!這種東西你們低地人一點也不稀罕。匕首你就替我帶著。我不是送給你,匕首是我爹的。你們的牛跟在我們後邊,匕首放在你身上,不放在我身上,反正也一樣。---姑媽,你看行不行?」
老太婆說道:「只要低地人願管你的閒事,那就讓他拿着,反正不能放在你手上。」
西部來的壯實漢子大笑起來,說:「老人家,我叫休?莫里森,住在格萊納。我們莫里森家世世代代是好漢,哪輩子都沒使過短傢伙跟人鬥。沒有人用得着。老一輩使的是大刀,現在我用這個小棍棒。」說著他亮出根少見的粗短棍,「要說往木板上插匕首,那是高地人的事,我可不願幹。你們高地人別擔心,更別說你羅賓。看你讓老太婆的鬼話嚇破了膽,匕首我就替你拿着,什麼時候想到要回去,什麼時候我給你。」
休?莫里森的話說得羅賓心裡很不高興,但是他趕牛來來往往見識多,改了高地人氣躁的本性,能忍耐。世代都是好漢的莫里森家的這位子孫儘管給人幫忙時出言不遜,他沒有計較,就依了他。
「這傢伙今天準是腦子中了邪,簡直不成人樣,要不然,說不出這麼些混賬話來。畜生一樣的傢伙你就別想他說人話。不過我爹傳給我的刀讓他這種人拿去吃飯時切牛腸馬肚,真是對不起我爹。」
羅賓說完(是用蓋爾話說的),趕着牛群往前走,邊走邊向送行的人揮手。他得加快腳步,因為急着要趕到福爾柯克(17)。那兒有位同行的好友在等着,羅賓約了他一路作伴。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