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世界經典短篇小說 第 333 頁


「蘇格蘭佬,我們好說,只要你賣給我六條公牛價錢公道。」「老爺要哪幾頭呢?」「行,讓我看看。這兩頭裡的---那頭黃褐色的---那兒一頭沒有角的---那頭彎了一邊角的---還有那頭像雄紅鹿的。說說看,一頭要多少錢?」羅賓說:「哎喲, ...
作者:文學家 / 頁數:(333 / 346)

「蘇格蘭佬,我們好說,只要你賣給我六條公牛價錢公道。」
「老爺要哪幾頭呢?」

「行,讓我看看。這兩頭裡的---那頭黃褐色的---那兒一頭沒有角的---那頭彎了一邊角的---還有那頭像雄紅鹿的。說說看,一頭要多少錢?」
羅賓說:「哎喲,老爺有眼力,真正有眼力,就是讓我自己挑,也挑不出這六頭最好的牛來,我還天天守着它們,就像守着我的什麼寶貝似的,乖乖!」
「乾脆點,蘇格蘭佬,多少錢一頭?」厄比先生催問道。
「在杜恩和福爾柯克行情都高。」羅賓答道。
兩人就這樣說著,最後談成了一個「公道價」,牛的買賣成交,另外財東讓羅賓趕的牛白吃幾天草。羅賓覺得,只要草地的草不算少,這筆買賣占了大便宜。財東騎着馬,跟着牛群慢慢走,一來是為給羅賓指路,把他帶到自己的草場,二來是為瞭解北方牛市的行情變化。

兩人走近了厄比的草地,草長得很好。可是沒有料到,他們看見管家把哈里•韋克菲爾德的牛也領到了戈申(23)的草地上,這片地方正是財東親口答應讓羅賓•奧伊格•麥科比奇放牛的。厄比先生把馬肚一夾,衝到管家跟前,一問才知是怎麼回事。他對英格蘭趕牛人說,管家租出這片草地並沒有經過他許可,英格蘭趕牛人想上哪兒找草地喂牛就上哪兒去,只是不能到他的草地上喂。他一邊還痛罵管家不該擅作主張,叫管家幫着把哈里•韋克菲爾德的牛趕走,又把羅賓的牛趕過來。英格蘭趕牛人的牛又餓又累,一頓難得的美餐剛張口吃便被趕開了。羅賓本是哈里的朋友,這一來在他眼中變成了對手。
韋克菲爾德的內心激起一股氣,憑着這股氣他本來會違抗厄比先生的旨意,但是英格蘭人個個知道王法是怎麼回事,而且管家約翰?弗利斯邦普金已經認錯,說不該擅作主張,知道無路可走,只能把又餓又看著青草眼紅的牛趕到一堆,另找地方。小羅賓見着眼前發生的事感到過意不去,對英格蘭朋友說,他們可以共用這片草地。但韋克菲爾德傷了自尊心,冷冰冰答道:「夥計,你一個人獨占吧。一個人獨占。一顆櫻桃不能給兩人咬,你哄不了爺們。你這人讓誰瞧著都不順眼。夥計,去你的吧!叫我為了得個芝麻大的方便低三下四拍人的馬屁我可不幹!」
小羅賓見朋友這樣氣沖沖,雖難過卻並不感到意外,忙請朋友先等着,說他已賣了牛給財東,他去財東家拿錢,只過一個鐘頭就回來,回來了再幫他把牛趕到近邊一個地方歇一歇,向他說明白兩人怎樣閙出了這場誤會。可是英格蘭人又氣沖沖說:「你還做了買賣,當真嗎?哎呀呀,你這滑頭鬼,見到空子就會鑽,做筆好買賣。滾你媽的蛋!你這假心假意的傢伙,我這就跟你一刀兩斷。你還有臉來見我!」
「什麼人我都有臉面見。」小羅賓也動了氣,「只要你在下面那村子等着,我要是等到明天見你不算好漢。」
「你還是乖乖滾遠些!」他的朋友說著轉過身,背對著他,把自己那群戀戀不捨的牛趕到一起。管家也幫着他趕。看到韋克菲爾德並不爭執,管家心裡有說不出的酸甜苦辣。
哈里·韋克菲爾德跑了好一陣,在附近登了不止一戶人家的門,有人無草地可租,有人有草地不願租,最後出於無奈,只得租用酒店店主一塊地。這家酒店正是他與小羅賓分手時約定一同去過夜的酒店。土地的主人倒是心滿意足,因為租給韋克菲爾德放牛的僅是一塊光禿禿的荒地,價錢卻與管家答應出租的草地相差無幾。韋克菲爾德見地上的草少得可憐,而價錢很高,與蘇格蘭朋友間又多了一層不滿與隔閡。另外還有人給韋克菲爾德火上澆油,一個是管家,他沒提防羅賓會使他遭到主人的臭罵,對羅賓懷恨在心自有其原因。一個是酒店店主,再加兩三位來客。這些人挑唆英格蘭趕牛人怨恨往日的朋友,或者是出於對蘇格蘭人的成見,這種成見無處不在,在蘇格蘭與英格蘭交界的郡更不足為奇;或者是出於惟恐別人不倒霉的心理,這種心理人人皆有,無論貴賤,凡亞當的子孫皆莫能外。連酒先生這次逢到機會也乘機作亂。這位老兄只要有人興起,無論是火氣或善心,總要推波助瀾。所以,凡靠不住的朋友,心腸硬的東家,喝下幾大盅,沒有不閙亂子的。
這時間厄比先生在他世居的屋子裡招待北方來的趕牛人,正興緻勃勃。他叫廚房的傭人端來冷牛肉和一大盅自家釀酒擺到蘇格蘭人面前,看著他吃。羅賓?奧依格?麥科比奇難得見到好酒好菜,大口吃喝。財東點着煙管,與客人邊談邊踱來踱去。他既愛聊農家的事,又得保持主人的體面。財東說:
「我在路上還見到一群牛,趕牛的也是你們蘇格蘭人。他的牛沒有你多,大部分是沒有長角的。那人是個大個子,但沒有系你們蘇格蘭的短裙,穿著條褲。你猜得出那人是誰嗎?」
「喲,喲,那興許十有八九會是休?莫里森。你遇見他不會有多少時間。他比我們相差了一天功夫,不過他們英格蘭人趕路腿不行。他隔着多遠?」
「我估計有六七哩路。」財東答道,「我見到他的牛是在克里森伯裡崖,遇上你是在霍倫布希。如果他的牛走得太累拖不動腿,也許會賣。」
「那絶不會。休?莫里森是不肯輕易賣牛的人。你別瞧不起他,他像我小羅賓這高地人一樣,也身體結實。現在我得走了,想到下面村裡看看,哈里•韋克菲爾德的氣有沒有消。」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