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處刑軍團    P 3


作者:大藪春彥
頁數:3 / 63
類別:推理懸疑

 

處刑軍團

作者:大藪春彥
第3,共63。
  超過五百人的全副武裝的統一聯盟青年部的保鏢包圍住停車場。這時,一輛輛高級轎車從停車場駛出。其中有「統一聯盟」經濟研究所山內武市所長的林肯大陸牌轎車及其胞弟鈴木隆次乘坐的奔馳450s E L。
鈴木在其兄位於新宿的「統一聯盟」大樓里擁有一家叫馬拉松聯號的商法公司。兄弟倆人都發了不義之財。四十五、六歲的三內與三十二、三歲的鈴木雖說是兄弟。但臉形及體形都卻完全不同面板發黑的山內個頭雖低,卻生得一副棱角分明的臉龐和一副健壯的身體。鈴木同其兄相反長得面板細嫩、身材碩長不過,兩人有一個共同之處,那就是貪財好色。因此,山內車上除助手座位上的保鏢外,後排座位上還坐著一位電視臺的演員她叫池田純子,經常扮演鬧劇中的女主角。鈴木這邊則抱著整形歌手細川美也子。這哥倆兒準備開車直奔山內在真鶴半島的別墅。山內的林肯車和鈴木的奔馳被一輛皇冠26……型和一輛雪鐵龍2800型轎車一前一後夾在中間行駛。乘坐在皇冠車中的五個人都是在親朝派福本當政后,重新恢復的關東最大的暴力集團一「關東聯盟」的保鏢。
山內的「統一聯盟」組織每月要向關東聯盟交納五百萬元的保鏢金額。關東聯盟的總務長是位日籍韓國人乘坐在雪鐵龍中的四個人是國際統一聯盟鏢局的保鏢,不光精通空手道,還善子匕首,而且還配備世界最為先進手槍。
以馬拉松聯號名義賺取大量錢財的鈴木與其說是推銷商品,勿寧說是在全國隨意建立合同連鎖商店,隨心所欲地從夥伴那裡的搶奪,稱為推銷權的加盟費。爲了支付加盟費,許多人連投保的退休金都花個精光,鈴木同其被矇騙的夥伴們的糾紛是連綿不斷。他每月要向國際統一聯盟交納三百萬元政治活動經費。

這四輛轎車一過津場的斯卡拉因,本城和巖下的卡利娜就悄悄地盯了上去。
山內他們的車,從霞關入口處進入了中央高速公路津場和本城的車尾隨在後,與山內一夥的車保持三百米左右的距離。不過,他們還是時遠時近地盯著,如果總是保持一定間隔會引起對方的懷疑。
山內一夥經過澀谷進入東名高速公路已是深夜了。打算從厚木進入厚木至小田原的收費公路。

在距橫濱高速公路出口二公里左右處,津場的車尾燈亮了32秒以後,將車速減下來,因為排氣量增大,計速器顯示出二千轉。津場又踩上了加速器。特製的斯卡拉因發動機,每鈔達三千轉,時速直線上升達一百三十公里。卡利娜也加大了油門。瞬間二輛車以200公里的時速超過了前面那四輛轎車。在超車的瞬間往山內的車裡一瞥,只見山內扒開純子和服的底襟,正沉迷於狂熱的擁抱之中。鈴木也解開了美也子晚會服的腰帶,在津津有味地吸吮著經過整形的乳頭。
在攤山內前面四公里左右的地方,津場的車速達二百五十公里。因排氣量不同,本城他們的車被遠遠地甩在後面。津場用鞋跟一破變速器,順勢踩了一下剎車,車速急劇降下來。本城的車減慢速度超過津場。津場將車停在路旁,從後排車座底下取出人 R18型自動來福槍,拿起了彈袋,迅速跳下車。用一條女長襪矇住臉。往腰裡纏好子彈袋,並取出一盒連發三十響的子彈裝入槍里。
不一會兒,山內一行四輛車臨近。津場兩腳叉開,將 A R18型來福槍別在腰間,用手槍瞄準駛在前面的皇冠、一個點射,曳光彈的紅綠光劃破夜空。憑藉彈光,津場從腰間取出 A R18來福槍,瞄準皇冠車的右前輪連打數十發。口徑 Q氣223毫米的高速子彈,將輪胎炸得粉碎。皇冠車突然地轉了布圈,撞倒在路旁的護欄上。關東聯盟的五個保鏢摔倒在地,頭顱宛如幾個爛西瓜。
其餘三輛車拚命地加速逃跑。有生以來首次實戰的統一聯盟的夥伴們從駛在最後面的雪鐵龍轎車裡向外亂射。但是他們失去了鎮靜。沒有考慮到自己乘坐的車是以時速一百公里以上的速度奔跑。他們的子彈別說沒有打中津場就連津場的車都未中彈。
津場立即換好子彈,端起人 R18型自動來福槍,朝飛奔的雪鐵龍轎車掃射。這一梭子彈是曳光彈,因距離較近,車窗的玻璃被擊得粉碎,車體衝擊板被擊穿,左側前輪及後輪爆裂,車向右側翻倒了。翻倒的雪鐵龍甩出兩個男人後,車體沿路面繼續向前滑動,現出一道火花。
津場將 A R18自動來福槍上好保險裝入槍套,放到助手席上,放下駕駛座旁側的車窗,準備出發。
被甩到東名高速公路上的兩個國際統一聯盟的男人,拚命地掙扎著,口裡吐著鮮血,在路上爬著。津場淡然一笑,解下蒙面的尼龍襪,從短大衣下的腰裡抽出手槍,打開保險板機,將車靠近前面的男子。那個男子大聲叫著「國賊」將三八口徑手槍對準津場。
津場扳動板機,那男子頓時鮮血滿面。津場又將車接近另一男子,朝著耳朵眼就是一槍。
橫著翻倒的雪鐵龍轎車猛撞到公路的防護墻上,裂開兩半,始燒起來。渾身是火的兩個男子從車裡滾了出來,像條垂死的青蟲在掙扎著。
津場將車斜著停放著,離被火包圍著的兩個人約有一百米左右。他將左手放在車窗的安全帶上,將持槍的右手放在其上休息。他穩穩地瞄準了一個男子扣動了板機。那男子的心肺頓時被炸得七零八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