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處刑軍團    P 4


作者:大藪春彥
頁數:4 / 63
類別:推理懸疑

 

處刑軍團

作者:大藪春彥
第4,共63。
  津場將四個空彈盒拔下來裝在口袋裡,從皮製的彈藥包里取出四發子彈,分別裝入四個子彈盒裡一次能裝六發的橡膠製的子彈袋現在已不需要。津場將手槍上的保險收好,加足馬力前進。從汽車後望鏡中看到後輪胎因摩擦面產生出的一股濃煙。
失去了兩輛護衛車的山內兄弟,在他們乘坐的車裡驚恐萬狀。山內緊緊抱著女演員池田純子滾到了車地板上,邊驚叫著,邊將純子和服的底襟撩開,一頭栽進純子的腿檔里。純子尖叫著,企圖推開山內的頭。
在奔馳車裡,鈴木趴在後座上,將剛才一直吮著其乳頭的整容歌手細川美也子樓到自己身上作為擋箭牌。美也子拚命尖叫,吸打著鈴木。
山內的司機和鈴木的司機都加到最大油門全速前進著。但是林肯牌轎車時速超過一百六十公里后就達到了極限,而奔馳45 Os E L可達二百公里以上。他們的距離在逐漸拉大。

本城駕駛著卡利娜駛入兩車之間,他緊緊貼進奔馳。巖下左肩挎著 M P4。機槍從助手座位上探出身去。這種 M P4。式機槍是雙膛式的。可裝兩盒連發三十二響的子彈盒。一支打完了,另一支即可自動裝上。
本城和巖下用尼龍襪矇住面部。本城輕輕踏了一下剎車,卡利娜同奔馳的距離拉開二十米左右,這時巖下立即瞄準輪胎進行掃射。機槍噴吐著火蛇,將奔馳的左邊輪全部擊潰。車尾即刻著地,一道火花從排氣管瓜出。奔馳頓時慢了下來。不久,奔馳車輪的金屬圈粉碎,癱在路而上。
津場的斯卡拉因緊盯著林肯,從林肯轎車左後方二十米遠的地連打兩槍,一槍打中林肯轎車的右後輪,另一槍擊中左後輪。林肯車尾觸了地,濺起一道火花。
本城將車開近停下來的奔馳車前。巖下從腰間摘下 M P4。機槍,從車上跳下來。他走近奔馳,司機由於驚嚇好像昏了過去。抱著美也子做擋箭牌的鈴木滾落到車地板上。
巖下瞄準奔馳轎車的車窗,一陣點射,將玻璃擊碎,左手伸進車裡,打開了門鎖然後用左手抓住美也子的頭髮拉出車外還緊緊樓住美也子的鈴木,也隨著美也子的尖叫聲被拖到車外。

本城跳下車抱起美也子,發現美也子不光臉上進了行了整形,而且連整個身體也都整了容,由於與鈴木擁抱在一起,連三角褲視都脫落了。
本城那蒙著面的臉上,浮出一絲微笑。然後將美也子鈴木上他的車,堵住了嘴再將他們的手腳都捆綁起來。鈴木在車裡不老實,巖下就用板子猛擊一下他的頭部。鈴木頓時昏厥過去,之後一直沒醒過來。
津場將車靠近林肯轎車,往裡瞧了瞧。司機和保鏢好像都昏了過去。純子拚命地想推開藏在自己腿檔里的山內的頭。可是,山內緊緊地樓住純于的腰,怎麼也推不開。津場憋足力氣,用勁將車門撞開拿手槍頂著純子的頸動脈和山內的后脖子,兩個人都嚇得昏了過去。
津場先抱起純子走向自己的車。
純子身條勻稱。和服底襟被剝開了,露出白嫩豐盈的大腿。
津場將純子放到車後排座上捆好,堵住嘴,蓋上身體又把山內放入後車箱裡,用槍把朝其耳上部狠狠一擊。不一會兒,斯卡拉因轎車和皇冠轎車從厚木路口開出。收費處似乎還沒接到警報,那裡的收費員迷迷糊糊地收取路費後,就放了行。
兩輛車打開車燈,衝破黑暗,迅速越過高速公路盯口,朝丹擇的清川村開去。在路面不好的地方,兩輛車常打滑。在丹澤有處狩獵場,鈴木在清川村與津久井叮之間的高煙山山腳下有一間狩獵小房子。鈴木曾揚言。對酒、對女人,對享樂都不值得追求,而只有賺錢才是人生追求的目標。不過,那間狩獵小屋卻是他以一個情婦的名義買下的。所以世上連鈴木常來此狩獵的事都不知道。
這間小屋遠離村子,飛奔在林中路上的斯卡拉因和皇冠轎車因速度奇快而不時打滑。有時車燈還能晃見灌木叢中的小鹿。
鈴木的狩獵小屋,一層是車庫,二層是居住室。車庫安裝著橡木做的門。
在小房子前津場跳下車他個子一米七五,雖在現代的年輕人中並不少見。不過他的體重超過一百公斤,肌肉健壯,肩寬背厚,看不出體胖他從風衣口袋裡取出小刀,向小房子輕輕走過去這把小刀可以代替十幾種不同的工具。其尖端分成兩半,呈鉤狀,變成了一把撬鎖用具。津場用它撬開了狩獵小房子車庫的門鎖。打開門,把車開到裡面,打開了車燈。
這個車庫同居住區而積大小差不多,可容納十輛中型轎車。還兼作倉庫,裡面堆積著柴、煤、油桶等物。頂棚懸掛著汽燈。津場將燈摘下來,搖晃著看了看,確認油瀚里還有油。
津場熄滅打火機,擰鬆汽燈的油泵螺絲。用拇指堵住通氣孔,往油箱裡打氣。待油箱內充滿壓力后,津場擰緊了油泵螺絲他劃了根火柴,將燈點燃。津場將燈開到最大亮度,然後又把它吊到頂棚上。
巖下、本城也將車開進車庫。津場從車庫登上二層的樓梯,來到樓上,藉著打火機的光線一看,才知道是一套房子,裡面有廁所、洗澡間和廚房。
二層安裝的是雙暈汽燈,不用火柴就能自動打火點燃。廚房裡有罐頭等食品,還備有飲用水雙人床有兩套津場回到車庫。好色的本城則將昏迷中的純子背上二層。他將嘴唇伸向純子豐滿白嫩的大腿上吻了一下後,就把她放到床上了。
巖下把昏迷中的美也子放到另一張床上,津場將山內和鈴木背到二層,放到地板上他們兩人已開始逐漸恢復意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