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拿破崙傳    P 29


作者:布老虎
頁數:29 / 51
類別:傳記

 

拿破崙傳

作者:布老虎
第29,共51。
拿破崙指揮大兵團向前推進,他于1215日離開波森,19日在華沙建立了大本營。26日,法軍與俄軍遭遇,打了第一仗,其地點在普爾塔斯克。1229日,拿破崙在寫給約瑟芬的信中說:「親愛的,我此刻正住在一間破穀倉裡,只能給你寫一二句話。我已擊敗了俄軍並繳獲了 30門火炮及其輜重,還俘虜了 6000人,但天氣壞透了,大雨下個不停,而且泥深過膝……」這封信對於普爾塔斯克之戰來說,倒是一個十分簡明扼要的描敘。
拿破崙在那裡一直待到月底才返回華沙過冬。
1807年元月,拿破崙率軍從華沙北進。27日,由繆拉指揮的騎兵軍和蘇爾特的第四軍在一個名叫普魯希——艾勞的小鎮追上了俄軍。
雙方在此又爆發了一場激烈的戰鬥。結果雙方都損失慘重:法軍以 8萬人參戰,損失1.5萬人;俄軍以 7.3萬人參戰,損失 1.8萬人。此戰之後,拿破崙利用休戰時機重新整編了其疲憊不堪的軍隊,並鞏固了他在所佔領的德意志北部的地位。

到了64日,兵力已增至10萬人的本尼格森開始向法軍發動攻勢。
614日,雙方在弗裡德蘭又進行了一場大戰,結果交戰雙方都傷亡很大。俄軍參戰4.6萬人,損失了1萬人,法軍8.6萬人中損失了1.2萬人。但拿破崙的近衛軍和維克托軍的主力,除其炮兵外,都未參戰。俄軍還有80門大炮落入法軍手中。
同時,繆拉與蘇爾特和達武也將萊斯托克的普魯士軍從艾勞往北一氣攆到了柯尼斯堡,並在普魯格河左岸紮住了陣腳。普軍繼續撤退,繆拉又繼續追擊,一直追到提爾希特。
弗裡德蘭會戰又以法軍獲勝告終,這次會戰意義是深遠的。619日,本尼格森請求休戰,拿破崙立即接受。因為他無意也無力深入俄國腹地,那時他的交通綫伸得已很遠,給養已難跟上。現在除涅曼河以北的梅梅爾地區外,他已佔領了整個普魯士領土。
同時,他也急於同沙皇亞歷山大達成協議以先發制人,對付奧地利可能的敵對行動。625日,拿破崙和亞歷山大在涅曼河中游一隻設有帳篷的木筏上舉行會晤。塔列朗抵達但澤,也奉召參與擬訂和平條款。經過14天的談判,拿破崙終於在 77日與沙皇簽訂了提爾西特和約,兩天之後,又與普魯士簽訂了和約,月底時,拿破崙返回巴黎。

根據提爾西特條約,拿破崙重建了中歐和東歐。在普俄之間,他建立了一個華沙大公國作為緩衝國,由薩克森的傀儡國王弗裡德里希·奧古斯塔統治。
第八章
走向全盛時期1瓦格拉姆之戰提爾西特條約簽訂之後,拿破崙的帝國走向了全盛時期。此時,法蘭西帝國的控制區域從比利牛斯山延伸到易北河,疆土直線距離達九百餘英里;往南,它已擴張到了意大利版圖的靴尖處,往東則伸抵達爾馬提亞海岸。控制如此廣闊的地區,其軍事方面的難題是夠大的。過去三年內,拿破崙雖然一連擊敗了歐洲大陸上的奧地利、普魯士和俄國三個主要敵人,但為了使他們屈服,仍有必要維持強大的軍事力量。
至于其宿敵英國,由於其地處海島,所以自從法國艦隊在特拉法加被摧毀以來,拿破崙鞭長莫及。對此他的策略是通過「大陸封鎖政策」來徹底絞殺英國的海外貿易進而迫使英國屈服。然而,如果不能有效地控制西班牙和葡萄牙兩國漫長的海岸綫,這種貿易封鎖就難實施,西班牙雖是盟國,但自特拉法加海戰以來,對法國已貌合神離;另一個國家葡萄牙,則明確地站在英國一邊。因此,拿破崙就決心要把這兩國征服。
但全盤征服這兩個國家是很荒謬的,這一決定正是拿破崙垮台的開始。以前,他在中歐的得手,主要是由於敵人的無能,而現在,他已被勝利沖昏了頭腦,所以作出了如此荒謬的決定。由於將戰場擴展到西班牙和葡萄牙,拿破崙這次犯了兩綫作戰的兵家大忌。雖然,他與俄國簽訂和約後成了盟友,普魯士剛被擊敗還振作不起來,但奧地利的種種跡象已表明,他們正在暗中作着再戰的準備。
拿破崙注意到了這種危險,便命令貝爾蒂埃將德意志軍團重新作了部署,整編了18萬兵力以對付奧軍的進攻。
180849日,奧地利的查理大公未經宣戰,率四個軍共14萬人從帕紹和布勞瑙之間越過了萊因河邊境綫。奧軍的入侵使法軍有些措手不及。拿破崙于417日從巴黎匆匆趕到了多瑙沃爾特,調兵遣將抵擋奧軍的進攻。421日下午,他又率兵抵達蘭茨胡特。
次日凌晨2時,拿破崙收到達武的報告,得知查理大公的左翼在埃克繆爾村,而且在他騎馬與馬塞納和拉納一同帶領部隊北進時,他可以聽到達武抵抗 6.6萬名奧軍進攻的槍炮聲。下午 2時,拿破崙的先頭部隊進入格羅斯——拉貝河谷,抵達埃克繆爾並向查理大公的左翼進攻。與此同時,達武和勒費弗爾也向東發起反擊。奧軍全綫均遭攻擊,夜幕降臨時,奧軍朝雷根斯堡的多瑙河大橋潰逃。
拉納率兩個騎兵師趁月夜乘勝追擊,一直追到橋頭堡。
到次日時,查理大公已將主力撤到了多瑙河左岸。查理大公留下一支強大的後衛部隊據守雷根斯堡的橋頭陣地,自己轉而朝波希米亞山區退去。
423日,拉納率突擊隊用雲梯攻上雷根斯堡城牆,佔領了該城。
拿破崙在觀看拉納的壯舉時,在觀察哨被一顆流彈擊穿靴子傷了腳,這是他在土倫戰役中被英國海軍陸戰隊的一名士兵刺中大腿後的又一次負傷。伊萬為他包紮傷口時,他冷靜地說:「肯定是個羅蒂爾槍手,那些人槍法特准。」
雖然腳受傷他全然不顧,包紮後他躍身上馬,飛馳着去檢閲部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