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亞裡斯多德    P 27


作者:布老虎
頁數:27 / 71
類別:哲學家

 

作者:布老虎 / 第1頁 / 共326頁

 大小:


亞裡斯多德

亞里士多德總結了前人的思想成果,通過論述個別與一般的關係,批判了理念論。亞里士多德認為,個別事物是客觀存在的,一般的東西只能存在於個別之中。他說:「事物只是個別的存在,如果沒有這樣的個別性,它就全不存在。真實就在於認識這些事物;在這裡,虛假是沒有的,錯誤也不會有,所有的只是無知。」「每個事物的實體的第一個涵義就在於它的個別性,——屬於個別事物的就不屬於其他事物;而普遍則是共有的,所謂普遍就不止一事物所獨有。」《形而上學》例如,個別的人,個別的馬,都是一個一個地客觀存在着的,可見個別的東西先於一般的東西而存在。既然一般存在於個別之中,因此在個別之外不存在所謂一般的東西,那種認為離開具體事物的普遍、一般可以獨自存在的說法,是錯誤的。正因為這個道理,亞里士多德的「不能設想,在個別的房屋之外還存在着一般的房屋」,成了名言,成了論述個別與一般關係的經典之語。
從個別先於一般的原理出發,亞里士多德對柏拉圖的理念論作了系統批判。
② 轉引自易傑雄主編:《世界十大思想家》,安徽人民出版社,1990年版,第138頁。
③ 列寧:《哲學筆記》,《列寧全集》第38卷,人民出版社,1959年版,第138頁。
④ 列寧:《哲學筆記》,《列寧全集》第38卷,人民出版社,1959年版,第138頁。
① 汪子嵩:《亞里士多德對柏拉圖:「理念論」的批判是對一般唯心主義的批判》,《北京大學學報》,1963年第5期。


  
② 張尚仁:《古希臘哲學家的故事》,中國青年出版社,1984年版,第129130頁。
③ 易傑雄主編:《世界十大思想家》,余紀元撰《亞里士多德》,安徽人民出版社,1990年版,第 138頁。
亞里士多德指出:理念論的癥結就在於作為普遍性的理念與個別事物相分離,「那些相信理念的人,大家看到他們的思想道路和他們進入困境,這就是把理念看成是『普遍』,同時又把理念當作和個別的事物相分離的東西,這是不可能的」《形而上學》。他說,按照理念論的觀點,每類事物具有與它相應的「理念」,那麼各種否定的事物,如「不正」、「無」等,是否也有理念?既然具體事物是有生有滅的,而理念是不生不滅的,永恆存在的,它們又怎麼能統一起來呢?柏拉圖把理念看成模型,認為具體事物只是「分有」理念,這不過是使用空虛的語言和詩意的比喻而已,根本不能說明問題。沒有理唸作模型給具體事物來模仿,客觀事物照樣會產生、存在,他譏諷說,不管蘇格拉底的理念是否存在,蘇格拉底這個人總會出現。接着他又指出,用理念來解釋具體事物的產生是不可能的,因為「形式」理念存在時,那麼「分有」它們的具體事物還未產生出來;而當具體事物已經產生出來的時候,卻還沒有自己的「形式」。
退一步說,即使存在着與「形式」相應的事物,而這些事物也可以不是因為「形式」,而是由於別的原因可以獲得產生和存在。例如父母產生兒子,醫術恢復健康。所以,理念既不能說明具體事物的存在,也不能解釋具體事物的運動。


  
柏拉圖用理念來說明具體事物存在的原因,就等於引進了另外一些與這些數目相等的東西,有如一個人要想計算事物,卻認為事物太少就不能計算,於是把事物的數目擴大,然後再來計算一樣。顯然這種想法、做法是幼稚可笑的。
亞里士多德對柏拉圖的批判,抓住了柏拉圖唯心主義哲學核心即理念論,並從個別與一般的關係這個哲學重要問題加以剖析,尖鋭地指出,柏拉圖理念論的根本錯誤就在於認為離開了個別還存在一般的東西,這就擊中了理念論的要害。亞里士多德用一般存在於個別之中的原理批判理念論,實際上就是批判了一般唯心主義的根本錯誤。因為唯心主義的錯誤,從認識論的根源上說,就是顛倒了一般與個別的真實關係。二千多年前的亞里士多德有這樣的認識,在當時確實達到了相當高的水平,這不僅有力地批判了理念論,而且其中包含了深刻的有價值的思想,大大推動了人們的認識,對於促進整個人類認識史的發展有着重要意義。
還需指出的是,亞里士多德在強調一般存在於個別之中這一原理時,並沒否認「一般」在認識中的積極作用。他認為,人們只有把握了事物的普遍性、共同性,才能認識一切事物,「脫離個別,事物就不可能存在,而個別事物則為數無窮,那麼我們怎樣能在無窮的個別事物中獲得認識?事實上總是由於事物有相同而普遍的性質,我們才得以認識一切事物」。認識了一般、普遍,能更深刻地認識個別。在這裡,他特彆強調科學知識的重要性,以及獲得科學知識的途徑。
他認為,科學知識就是認識事物的普遍性,借助感覺不能獲得科學知識,感覺到的東西只是個別的東西,普遍的東西不能憑感覺,只能通過理論證明。在這種情況下,一般、普遍顯得優越,具有一般命題知識的人知道特殊命題,但具有特殊命題知識的人,並不知道一般命題。關於這個問題,亞里士多德表述的還不是很精確,我們不必過于求全,看到其正確的一面就行了。
在個別與一般的關係上,亞里士多德也有混亂和錯誤的地方。如他雖然認為離開個別就沒有一般,但有時又認為在個別之外有一個抽象的東西存在。這實際上是主張存在一個脫離個別的一般。再如他認為個別的東西是生滅變動的,而一般的東西卻無生滅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