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哥倫布傳    P 10


作者:布老虎
頁數:10 / 63
類別:傳記

 

哥倫布傳

作者:布老虎
第10,共63。
在他所遭受的無數苦難和厄運中,他總是十分堅定和剋制,對天父深信不疑。我從他本人那裡,還從 1493年與他一起返回伊斯帕尼奧拉島定居的我的父親那裡,還從陪伴他為他效勞的人那裡瞭解到,他對國王和王后是一貫忠貞不渝的。」以上一段話是巴特羅繆·德·拉斯·卡薩斯14741565在《西印度群島史》一書中對哥倫布的描述。此人是多米尼克派教士、歷史學家,同情拉丁美洲印第安人。
18歲時在街上目睹哥倫布從美洲凱旋的盛況,對其十分敬佩。他的父親和叔父曾隨同哥倫布進行第二次航行到③ Isaiah,以賽亞,公元前八世紀猶太地區希伯來人的先知。
① 《哥倫布航海日記》,孫家堃譯,上海外語教育出版社,1987年版,第7頁。
基督教三位一體即聖父、聖子、聖靈合成一神

③ David,大衛,古以色列國國王,定都耶路撒冷,據基督教《聖經》載,系耶穌的祖先。
達美洲。1502年,他自己也到了西印度群島並被委任為當地的第一任教士,他在那裡生活多年,目睹西班牙人對印第安人的種種暴行,激起印第安人的反抗。他從 1527年起開始收集資料,撰寫《西印度群島史》,直至90歲,詳細記錄了在那裡的所見所聞。
哥倫布的宗教熱情是和歐洲基督教的擴張精神分不開的。歐洲基督教具有宇宙神教性質,從一開始就宣稱是世界性的宗教。歐洲在哥倫布生活的時代從整體上說是基督教的世界。雖然當時的歐洲在政治上並不統一,基督教本身有羅馬天主教和希臘東正教的分歧,但他們有着悠久①的十字軍東侵 的傳統。
15世紀西歐的海外擴張從一定的意義講是這種傳統的延續。上帝與金錢可以說是促使歐洲人開始其海外事業的主要動機。自從十字軍東征失敗以後基督教徒被迫離開聖地,以致耶穌基督在耶路撒冷的陵墓和他的誕生地都落入異教的土耳其人手裡。這使他們日夜不安,一心要想收復失地。
在上述拉斯·德·卡薩斯對哥倫布的讚揚中特別提到了這一點。還有一種說法是:哥倫布發現美洲不是偶然的,而是上帝有計劃的安排。他自己感覺到是上帝直接授予他這一畢生為之奮斗的使命。

4ASDC壯志難酬為了實施前無古人的「印度事業」計劃,哥倫布需要大量的人力、財力和物力。就他個人來說,他太窮了,沒有能力承擔這麼大筆費用。
在以後的很長一段時間內,哥倫布都無所作為。空有計劃而不能採取行動無異於「紙上談兵」。在當時,這樣的「事業」只能由某一個王權國家才承擔得起。如果真是發現了新的島嶼,王室也就獲得了新的領地,發現者也可因自己的功勞得到王室授予的榮譽和賞賜。
他首先想到的是他已居留多年、已有一定人緣關係、而且素以航海聞名于世的葡萄牙。但當時在位的葡萄牙國王阿爾豐索已近晚年,又忙於與西班牙的戰爭,無暇顧及這龐大的西航計劃。此外,他當時十分熱衷于非洲沿岸的航行;為此,人們給他取了一個「非洲人」的綽號。葡萄牙人想要霸佔整個非洲沿岸。
6070年代他們到達幾內亞灣並通過赤道,將非洲一些海岸命名為「象牙海岸」,「奴隷海岸」,「黃金海岸」,「胡椒海岸」。1470年,阿爾豐索任命了他的兒子——未來的約翰二世——負責遠征與發展事務。也就是這位王子,後來在與哥倫布見過短暫一面以後,派他去了非洲的聖·喬治·米納要塞。當時人們對深入南半球的航行都還心存恐懼,更不用說西航進入無邊無際的「黑暗海洋」,去尋找那些傳說中的虛無縹緲的島嶼和陸地了。
1481年,年輕的約翰二世繼阿爾豐索登上了王位,時年25歲。約翰二世在葡萄牙歷史上享有「完美國王」的美名,身材修長,五官勻稱。
頭髮金黃,但到37歲時,鬚髮中已出現縷縷銀絲。這副儀表增加了他的威嚴,發怒時更加令人感到可畏。他是大航海家亨利親王的侄兒,很可能從其叔父那裡繼承了航海的熱情。他一直想開闢繞道非洲前往亞洲的① 指基督教徒在教皇的號召下1113世紀為從穆斯林手中收復聖地耶路撒冷舉行的多次軍事遠征。
①航道。1488年,巴托羅繆·迪亞士 到達好望角,繞過該角進入印度洋,到達東非海岸,因船員出於對前途的恐懼拒絶繼續航行不得不返回里斯本。
約翰二世的登基對哥倫布來說無疑是天賜良機,於是哥倫布向這位國王呈上了他的計劃:向西航行,沿途發現新島嶼,再到達「西潘古」。
約翰二世設有一個專門的諮詢機構——「數學委員會」——從事航海技術的研究。這個機構由三人組成:國王的兩名猶太籍禦醫羅德里戈和比西尼奧,另一位是先後任休達和維賽烏主教的卡斯蒂亞籍教土奧爾蒂斯。羅德里戈和比西尼奧都是葡萄牙國內最有才能最有名望的天文學家和宇宙誌學家。奧爾蒂斯不僅是主教,而且也是科學家。
哥倫布獲准晉見約翰二世,這是在王子辦公室裡的一次單獨召見。
哥倫布當時是27歲,中等偏高的個子,長方臉,鷹鈎鼻,頗有幾分帥氣。
因為終於有了機會當面向國王陳述自己的理想,他穿上了一身嶄新的漂亮衣服,一雙藍色的眼睛閃爍着興奮的光芒。王子沒吩咐他坐下,從頭到腳仔細地打量着他。關於他的情況,王子雖然見過他,但瞭解不多,從他的大臣和密探那裡聽說了許多,他也並不完全相信。他似乎想要親自考察那些人告訴他的話是否真實。
王子詢問了他的出生地方,他的水手經歷,他讀過的書,會使用的語言,甚至于宗教信仰,最後才問到他的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