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哥倫布傳    P 9


作者:布老虎
頁數:9 / 63
類別:傳記

 

哥倫布傳

作者:布老虎
第9,共63。
鑒於哥倫布事實上是從加納利群島出發的,可以設想托斯卡內裡所說的「出發島嶼」也就是加納利群島,他計算的緯度是第28緯度綫,正好是這些島嶼所處的位置。在這一緯度線上,1度大約等於50海里。如果人2們接受哥倫布的說法:赤道上1度為56/海裡的話,可以判斷托斯卡內3里採用了馬可·波羅書中對西潘古的定位描述:「公海中朝西離大陸1500海里的一個島嶼。」這一距離等於托斯卡內裡的六個等分,餘下的十個①等分則是安蒂利亞島和里斯本之間所處在的子午線上的距離了 。
在里斯本,哥倫布還深入鑽研了紅衣主教皮埃爾·達利的一本著作《世界的形象》。這也是哥倫布多年來隨身必帶的一本書。書中斷言,歐洲與亞洲之間的海是狹長的,從摩洛哥到亞洲東岸的海路在順風的情況下只用幾天就可渡過。書中留有哥倫布的親筆批註 898處。
這本書現在也保存在塞維利亞。
哥倫布逐漸形成了他對地球和世界地理的基本認識:1.地球是圓形的;2.遠西西班牙和遠東「印度」,即亞洲之間陸地距離很長;3.西班牙和「印度」之間海洋距離則很短;4.一經度的長度是 56海里,這裡所謂的「海裡」並非阿拉伯單位,即 1975.5米,而是意大利單位,即 1477.5米。如果是阿拉伯單位則這個數字就相當精確了。意大利單位則使他計算的赤道長度少了大約四分之一。哥倫布計算的西班牙和「印度」之間的陸地距離為 828經度,給海洋距離只留下了78經度。

這些錯誤造成的結果是:加納利群島到印度的距離大約是3900海里,恰巧接近於到美洲的距離。
18世紀法國著名的地理學家讓·巴吉斯塔·安維裡這樣評論說:「一個極大的錯誤導致了一次極其偉大的發現。」②3ASDC基督的使者雖然哥倫布從托斯卡內裡的書信和地圖中,從達利的《世界的形象》①一書中學到了許多,但他依然把他認識的形成歸功于先知以斯拉 的啟示。他少算了從加納利群島到「印度」的距離。碰巧的是,這一錯誤又②大致和以斯拉所說的地球是由六分陸地一分海洋組成的論斷相符 。

哥倫布可以說是一個中世紀衰落和資本主義上升時期的過渡型的人物,他保留了中世紀騎士的護教傳統,又帶有近代新興資產階級強烈的進取冒險精神。
哥倫布把發現美洲歸功為上帝的啟示。1502年,在他第四次航行到達美洲以後寫給西班牙國王費迪南和王后伊莎貝拉信中仍然這麼寫道:① ②《世界探險史》約·波·馬吉多維奇著,屈瑞雲海譯,世界知識出版社,1988年版,第 142頁。
① Esdas 或Ezra,以斯拉,《聖經》的作者之一,「是一位精通上帝法律的學者」。《聖經·舊約》中譯本,1979年版)。
② 見《聖經》以斯拉著作4227
③「無論是理念,或是數學,抑或是地圖,都於我無用。只有先知以賽亞的話現在才完滿實現了。」哥倫布是一個虔誠的天主教徒,堅信上帝賦予了他一項神聖的使命,將「耶穌的光輝」帶到那些尚待發現的地方。他自認為,他是上帝的使者,他本人的名字克里斯托弗Christo-pher就有「基督Christ信使」的涵義。
他在第四次美洲航行日記中這樣寫道:「陛下,您們都是天主教徒。諸位貴族王公都是虔奉神聖的基督教信仰,並推動其傳播,都是穆罕默德派與其他偶像崇拜的異端的仇敵;決意派遣我,克里斯托弗·哥倫布前往印度,謁見諸君王,訪問各地城市及其風土人情,旨在使他們皈依我們神聖的信仰……」「在我們的主面前,我希望這次航行①將給基督教帶來莫大的利益,因為現在它已經給基督教帶來了利益。」也是在1502年,哥倫布致信羅馬教皇亞歷山大六世,說他是「聖三位一②體 和神聖基督教的光榮,希望主能夠把他的聖名和福音傳遍宇宙」。
每做一件莊嚴的事以前,他總要說:「以聖三一的名義,我將去做此事」或「這事將要實現」或「願這事實現」。在他寫的每一份檔案開頭,他總要寫上這樣的字句:「天父基督,聖母瑪利亞敬請一路照料我們」。有時,他用的誓言是「我以聖·費南多的名義起誓」。當需要肯定重要事情的真實性時,特別是當他給國王和王后寫信時,他總是說:「我發誓此事是確實的。」他嚴格遵守教堂的齋戒規定,經常懺悔和交心,像教堂執事和僧侶一樣地遵守教規,憎惡褻瀆上帝的言論和虛偽的誓言。他特別忠誠于聖母瑪利亞和聖父。他對神賜的利益顯現出特別的③感激之情。他經常說上帝對他就像對待大衛 那麼好,這已經成為他的一句口頭禪了。
每當黃金或貴重物品送到他面前,他總要走進禮拜堂,跪到地上,並要求旁邊的人和他一樣做,口裡一邊說:「讓我們向主表示感謝,他賜福予我們,我們有幸獲得發現這麼多財寶的機會。」「他極其熱忱地向上帝頂禮膜拜;他努力使印第安人皈依耶穌基督,把對耶穌基督的信仰擴展到每一個地方。他特別忠誠于這麼一種希望,即上帝賦予他幫助奪回聖地的神聖使命……他是一個有偉大精神、崇高思想的人,自然可以承擔大任,這從他的生活、行動、著作和言語中是顯而易見的。他有耐心和耐性……他很快忘記傷害,他所求于別人的不過是要那些開罪他的人最終能認識自己的錯誤後與他和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