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明史演義    P 11


作者:蔡東藩
頁數:11 / 255
類別:古典小說

 

明史演義

作者:蔡東藩
第11,共255。
卻說孫德崖喝令左右,來殺元璋,元璋身旁只一吳楨,雙手不敵四拳,任你力大無窮,怎能敵得住眾人?他卻情急智生,仗着劍來奔德崖,德崖不是吳楨敵手,猛被抓住,充作護盾,抵擋眾兵,驚得德崖魂飛天外,魄散九霄,忙道「不、句不要如此!」吳通等恐傷及德崖,縮手不迭,但聞吳楨厲聲道:「你從前到了和陽,我主帥如何待你,今乃借名宴會,誘我主帥到此,伏兵求逞,試想我主帥踐信而來,大眾聞知,你乃設計陷害,無論有我保護,不令主帥遭你毒手,就使不然,你的狡詐手段,難道可得人信服麼?」這數語理直氣壯,說得大眾都是咋舌。比樊噲尤為智勇。德崖喘急道:「依將軍言,應該如何?」吳楨道:「要你送我主帥出城,萬事全體。」德崖不待說畢,滿口答應。

吳楨仍扭着德崖,不肯放鬆,出了廳,招呼徐達胡大海等,保着元璋先行,自與德崖後隨。吳通等不敢動手,只好任他出去。既出城闉,吳楨把德崖一推,道聲去罷。德崖方眼花繚亂,站立不住,誰料胡大海持斧奔還,手起斧落,把德崖劈作兩段。


該殺!該殺!吳通等見德崖被害,憤怒的了不得,便號令眾兵,傾城出戰。吳楨見大海闖禍,忙令徐達衛着元璋,急行而去,自與大海領着壯士,截住廝殺,兩下死鬥,賭個你死我活,約半時,勝負未分。吳楨恐寡不敵眾,傳令且戰且行,未及裡許,見元璋帶著大隊人馬,回來援應,頓時歡喜萬分,精神陡長,又返身來奪濠城。吳通知不可敵,飛馬奔還,不防吳楨緊緊隨着,吳通入城,吳楨也躍馬疾上,擲劍過去,適中吳通腦後,倒撞馬下。

此時城不及閉,由元璋驅軍擁入,如削瓜切菜一般,殺死了許多濠將,濠兵走投無路,元璋乃下令降者免死,於是大眾投械,匍匐乞降。

看官閲至此處,恐未免動起疑來,濠州與和陽相隔,雖是不遠,究竟非一時三刻,可能往還,元璋才得脫身,如何即能率兵來援呢?我亦要問。原來李善長恐元璋有失,覆命郭興、郭英等,帶著萬人,前來接應,將到濠城,適與元璋相值,遂由元璋親自統轄,返身來救吳楨等人,得獲大勝。當下撫兵息民,全城立定。元璋觸起鄉情,覆命椎牛釃酒,號召故鄉父老,入城宴飲。


這真所謂興隆會。席間來了郭山甫,就是郭興、郭英的父親,元璋格外優待,並命興英兄弟,侍父勸餐。山甫善相人術,嘗相元璋狀貌,稱為大貴,復語興英道:「我觀汝儕,亦可封侯。」以此元璋在濠募兵,應第二回。

山甫即令二子相從,至此飲畢入謝,並願令愛女入侍,想該女狀相亦應封妃。元璋欣然允諾。次日,即令興英兄弟,去迎妹子,約閲半日,即挈妹進見。元璋瞧著,淡妝淺抹,沖雅宜人,是一個閒靜妃子。

心中很是喜慰,婉問芳齡,答稱二九,便命為簉室,即夕設宴稱觴,合歡並枕。脂香滿滿,人面田田,從教夙夜在公,允合衾禂長抱。後來元璋登基,封為寧妃,姑且擱下慢題。

且說元璋住濠數日,留兵戍守,自率郭興兄妹,及徐達、吳楨等一班人眾,徑回和陽。入城後,接到亳州來檄,上書大宋龍鳳元年,不禁奇異起來,瞧將下去,乃是封郭天敘為都元帥,張天祐為右副元帥,自己的名下,有左副元帥字樣。便召天祐問道:「這檄何來?」天祐道:「劉福通現據亳州,迎立韓林兒為主,自稱小明王,國號宋,建元龍鳳,傳檄至此,想是令我歸附的意思。」元璋道:「大丈夫豈甘為人下麼?」志大言大。

天祐道:「韓林兒自稱宋裔,又有劉福通為輔,占踞中原,勢力方張,元帥亦不可輕視。」元璋笑道:「君願往歸,不妨做他的右副元帥,我恰不受。」快人快語。天祐道:「元帥不願受職,確是高見,難道不材便貪職不成?但劉福通既然勢大,不妨權時聯絡,免他與我作對,這也是將計就計的法子。」未免畏葸。元璋沈吟半晌,方道:「這也有理。」遂遣謝來使,一面號令軍中,稱是年為龍鳳元年。此舉未免失當。

是年為元至正十五年。

轉瞬旬餘,忽由胡大海引入一人,年方弱冠,威武逼人。元璋問他姓名?當由胡大海代述:「姓鄧名友德,與大海同籍虹縣,現自盱眙來歸。」元璋又問道:「他從前充過何役?」大海道:「他父名順興,曾起義臨濠,與元兵戰死,兄友隆,又病沒,經他代任軍事,每戰得勝。今聞元帥威名,願由末將介紹,來投麾下。」元璋道:「據你說來,他的勇略,過于乃父乃兄,我當替他改名,易一愈字,可好嗎?」事見鄧愈列傳。那人即拜謝賜名。元璋甚喜,立命為管軍總管。復簡閲軍士,日夕操練,擬乘此擊楫渡江,規畫金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