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明史演義    P 12


作者:蔡東藩
頁數:12 / 255
類別:古典小說

 

明史演義

作者:蔡東藩
第12,共255。
會有懷遠人常遇春,稟性剛毅,膂力過人,出常遇春。年二十三,為盜魁劉聚所得。遇春見他四出抄掠,毫無遠圖,便棄了劉聚,來投元璋。行至半途,忽覺疲倦起來,遂假寐田間,恍惚間遇一金甲神,擁盾呼道:「起起!你的主君來了。」當下驚悟,才覺是南柯一夢。忙把雙目一擦,四面探望,正值元璋帶著數騎,巡弋而來。他即迎謁馬前,自報姓氏,並陳述過去的事實,願投效戎行。元璋微笑道:「想你為饑餓乏食,所以到此,況你本有故主,我如何奪他?」遇春頓首泣道:「劉聚只是一盜,不足有為,聞公智勇深沈,禮賢下士,是以不嫌道遠,特來拜投,得承知遇,雖死猶生。」下文死事,隱伏于此。元璋道:「你願從我渡江麼?」遇春道:「公如有命,願作先鋒!」元璋道:「先鋒麼?且俟取太平後,授你此職。」遇春拜謝,遂與元璋同歸。

元璋以渡江不可無舟,正在憂慮,忽報巢湖帥廖永安兄弟,及俞廷玉父子,遣人納款,願率千艘來附。元璋大喜道:「這是天賜成功,機不可失。」便諭來使先歸,一面召集眾將,親往收軍。原來巢湖帥廖、俞諸人,嘗結連水砦,防禦水寇,廬州盜魁左君弼招降,廖、俞不從,君弼遂遣眾扼住湖口,不令出入,乃從間道貽書,輸款元璋,無非是乞援的意思。


至元璋已到巢湖,廖永安與弟永忠,俞廷玉率子通海、通淵、通源,及余將桑世傑、張德勝、華高、趙庸、趙馘等,均上前迎接,由元璋慰勞一番,即令調集各船,揚帆出湖,直至銅城閘,已越湖口,寰宇澄清,一碧如洗,並沒有敵舟攔阻。永安方入賀元璋道:「明公到此,先聲奪人,寇眾不戰自潰,從此可安心渡江了。」言未已,忽報前面有大艦駛至,元璋即與永安出艙遙望,但見樓船數艘,逐浪而來,上載兵士無數,並懸着一幅大旗,寫着「元中丞」等字樣,奇筆不測。永安驚訝道:「莫非是元將蠻子海牙麼?他現為中丞,屯兵百里外,如何聞報至此,與我作梗?」元璋道:「不是左君弼勾結,定是貴部下與君未協,泄漏軍機,現不如暫避敵鋒,改覓間道出去,方為得計。」永安道:「此間只有兩路可出,除此地外,只有馬腸河了。」元璋即命回走馬腸河,迅駛而去,元兵恰也不來追趕。轉入馬腸河中,凝神遠眺,也隱隱有重兵駐紮。元璋大疑,亟令永安檢查各舟,有無缺乏?尋查得眾人俱在,只少一小舟,掌舟的叫作趙普勝。

元璋便語永安道:「照此看來,馬腸河口,亦有元兵阻住,我等不便越險,且擇要屯泊,再作計較。」永安乃令各舟退屯黃墩。元璋復與永安約,擬從陸路歸和陽,取舟同攻。實則元璋無舟,恐永安亦有異圖,意欲藉著兵力,鎮服永安等人,所以匆匆登岸,取道竟歸。

窺透元璋心事。


既返和陽,急募集商船,載着精兵猛士,復至黃墩督眾往攻元兵。時值仲夏,氣候靡常,江上忽颳起一陣怪風,黑雲隨卷,如走馬一般,霎時間大雨滂沱,河水陡漲。元璋乘機奮勇,令各舟魚貫而前,一齊從小港中,殺出峪溪口,奔向大船而來。蠻子海牙忙躍上船頭,迎風抵敵,不意巢湖各艦,輕捷便利,忽東忽西,忽左忽右,忽環攻,忽颺去,恁你蠻子海牙如何威猛,怎奈船高身重,進退不靈,顧了這邊,不及那邊,顧了那邊,不及這邊;相持數時,料知殺他不過,一聲呼嘯,竟回船自去。

倒是三十六計中的上計。元璋督兵追趕,奪了許多器械。至元兵去遠,方從潯陽橋通舟,直入江中。天雨已霽,兩岸波平,紅日當空,青山欲滴。

絶妙一幅大江圖。元璋正臨流四眺,忽見永安入艙,稟問所向。元璋道:「此去有採石鎮,素稱險要,兵備必固;惟牛渚磯前臨大江,不易扼守,我且攻下牛渚,再圖採石未遲。」於是乘風舉帆,舳艫齊發,不多時,前軍已達牛渚磯,磯上不過數百元兵,被常遇春等一陣擊射,逃得一個不留。

元璋復傳令各軍,趁着鋭利,轉攻採石磯。這採石磯陡絶江濱,高出江面約丈許,元兵屯積如嵦,守磯統領,便是蠻子海牙。他在峪溪拒戰不利,預料元璋必乘勝渡江,因此踞磯坐守,專待元璋到來。元璋督領舟師,正要近岸,猛聽得一聲鼓號,磯上的矢石,如驟雨一般,飛灑過來。

元璋料難輕敵,命將戰船一字兒排住,下令軍中道:「有先登此磯者受上賞,當為正先鋒!」郭英應聲而出,領着一班長槍手,冒險前進,將及上磯,不意前面的士卒,多中箭倒斃,郭英也几乎被射,幸虧退避得快,矢力未及,才得脫險。胡大海見郭英敗退,氣沖牛斗,奮勇繼上,那磯上的炮箭,注射愈密,竟似無縫可鑽,隨你力大無窮,一些兒不中用,也只好漸漸退回。連寫郭英、胡大海之敗退,以襯常遇春之勇。

元璋到此,亦無法可施。突見常遇春率着藤牌軍,飛舸疾至,忙高呼道:「常將軍欲奪頭功,正在此日。」說時遲,那時快,遇春已左手執盾,右手挺戈,鼓勇而前,看看距磯不遠,竟不管什麼死活,奮身一躍,直上磯頭。元將老星卜喇先,急用長矛刺來,遇春將戈盾挾住矛桿,大喝一聲,把老星卜喇先推仆,順手刺死。

郭英、胡大海等,復一擁登磯,刀劈槍刺,把元兵殺死無數。蠻子海牙已立足不住,只好收拾殘兵,一哄兒走了。採石已拔,元璋大喜,遂授常遇春為先鋒。賞足副功。

自是沿江諸壘,多望風迎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