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鏡花緣    P 16

作者:李汝珍
頁數:16 / 220
類別:古典小說

 

唐敖道:「此時忽覺一陣清香,莫非此核還有香味麼?」多九公道:「這股香氣,細細聞去,倒象別處隨風颳來。我們何不順著香味,各處看看?」大家於是分路找尋。唐敖穿過樹林,走過峭壁,各處探望。只見路旁石縫內生出一枝紅草約長二尺,赤若涂朱,甚覺可愛。端詳多時,猛然想起:「服食方內言:」朱草『狀如小桑,莖似珊瑚,汁流如血;以金玉投之,立刻如泥。——投金名叫』金漿『,投玉名叫』玉漿‘。——人若服了,皆能入聖超凡。且喜多、林二人俱未同來,今我得遇仙草,可謂有緣。奈身邊並無金器,這劫怎好?……「因想了一想:」頭巾上有個小小玉牌,何不試試?“想罷,取下玉牌,把朱草從根折斷,齊放掌中,連揉帶搓,果然玉已成泥,其色甚紅。隨即放人口內,只覺芳馨透腦。


方纔吃完,陡然精神百倍。不覺喜道:「朱草才吃未久,就覺神清氣爽,可見仙家之物,果非小可。此後如能斷谷,其餘別的工夫更好做了。今日吃了許多仙品,不知膂力可能加增?」只見路旁有一殘碑,倒在地下,約有五七百斤。隨即走進,彎下腰去,毫不費力,輕輕用手捧起,借著躡空草之術,乘勢將身一縱,攛在空中,略停片刻,慢慢落下。走了兩步,將碑放下道:「此時服了朱草,只覺耳聰目明,誰知回想幼年所讀經書,不但絲毫不忘,就是平時所作詩文,也都如在目前。不意朱草竟有如許妙處!」只見多九公攜著林之洋走來道:「唐兄忽然滿口通紅,是何緣故?」唐敖道:「不瞞九公說,小弟才得一枝朱草,卻又有偏二位吃了。」林之洋道:「妹夫吃他有甚好處?」多九公道:“此草乃天地精華凝結而生,人若服了,有根基的,即可了道成仙。老夫向在海外,雖然留心,無如從未一見。

今日又被唐兄遇著,真是天緣湊巧。將來優遊世外,名列仙班,已可概見。那知這陣香氣,卻成就了唐兄一段仙緣!「林之洋道:」妹夫不久就要成仙,為甚忽然愁眉苦臉?難道捨不得家鄉,怕做神仙麼?「唐敖道:」小弟吃了朱草,此時只覺腹痛,不知何故。“

話言未了,只聽腹中響了一陣,登時濁氣下降,微微有聲。林之洋用手掩鼻道:「好了!這草把妹夫濁氣趕出,身上想必暢快?不知腹中可覺空疏?舊日所作詩文可還依舊在腹麼?」唐敖低頭想了一想,口中只說「奇怪」。因向多九公道:「小弟起初吃了朱草,細想幼年所作詩文,明明全都記得。不意此刻腹痛之後,再想舊作,十分中不過記得一分,其餘九分再也想不出。不解何意?」多九公道:「卻也奇怪。」林之洋道:“這事有甚奇怪!據俺看來,妹夫想不出的那九分,就是剛纔那股濁氣,朱草嫌他有些氣味,把他趕出。他已露出本相,鑽入俺的鼻內,你卻那裡尋他?其餘一分,並無氣味,朱草容他在內,如今好好在你腹中,自然一想就有了。——俺只記掛妹夫中探花那本卷子,不如朱草可肯留點情兒?——妹夫平日所作窗稿,將來如要發刻,據俺主意,不須託人去選,就把今日想不出的那九分


全都刪去,只刻想得出的那一分,包你必是好的。若不論好歹,一概發刻,在你自己刻的是詩,那知朱草卻大為不然。可惜這草甚少,若帶些回去給人吃了,豈不省些刻工?朱草有這好處,九公為甚不吃兩枝?難道你無窗稿要刻麼?「多九公笑道:」老夫雖有窗稿要刻,但恐趕出濁氣,只怕連一分還想不出哩。林兄為何不吃兩枝,趕趕濁氣?「林之洋道:」俺又不刻『酒經』,又不刻『食譜』,吃他作甚?「唐敖道:」此話怎講?林之洋道:「俺這肚腹不過是酒囊飯袋,若要刻書,無非酒經食譜,何能比得二位。怪不得妹夫最好遊山玩水,今日俺見這些奇禽怪獸,異草仙花,果然解悶。」多九公道:「林兄剛說果然,巧巧竟有『果然』來了。」只見山坡上有個異獸,——形象如猿,渾身白毛,上有許多黑文,其體不過四尺,後面一條長尾,由身子盤至頂上,還長二尺有餘。毛長而細,頰下許多黑髯。——守著一個死獸在那裡慟哭。林之洋道:「看這模樣,竟象一個絡腮鬍子。不知為甚這樣啼哭?難道他就叫作『果然』麼?」多九公道:“此獸就是『果然』,又名『然獸』。其性最義,最愛其類。獵戶取皮作褥,貨賣獲利。往往捉住一個打死放在山坡,如有路過之然,一

經看見,即守住啼哭,任人捉獲,並不逃竄。此時在那裡守着死然慟哭,想來又是獵戶下的[某鳥]子。少刻獵戶看見,毫不費力,就捉住了。“

忽見山上起一陣大風,刮的樹木刷刷亂響。三人見風來的古怪,慌忙躲入樹林。風頭過去,有隻斑毛大蟲,從空攛了下來。

未知如何 下回分解。

第十回  誅大蟲佳人施藥箭 搏奇鳥壯士奮空拳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