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鏡花緣    P 17

作者:李汝珍
頁數:17 / 220
類別:古典小說

 

話說三人躲入樹林。風頭過去,有隻斑毛大蟲,從高峰攛至果然面前。果然一見,嚇的雖然發抖,還是守着死然不肯遠離。那大蟲攛下,如山崩地裂一般,吼了一聲,張開血盆大口,把死然咬住。只見山坡旁隱隱約約,倒象攛出一箭,直向大蟲面上射去。大蟲著箭,口中落下死然,大吼一聲,將身縱起,離地數丈,隨即落下,四腳朝天。眼中插著一箭,竟自不動。多九公喝彩道:「真好神箭!果然『見血封喉』!」唐敖道:「此話怎講?」多九公道:“此箭乃獵戶放的藥箭,系用毒草所制。凡猛獸著了此箭,任他凶勇,登時血脈凝結,氣嗓緊閉,所以叫『見血封喉』。但虎皮甚厚,箭最難入,這人把箭從虎目射入,因此藥性行的更快。若非本領高強,何能有此神箭!不意此處竟有如此能人!少刻出來,倒要會他一


會。

忽見山旁又走出一隻小虎,行至山坡,把虎皮揭去,卻是一個美貌少女。身穿白布箭衣,頭上束著白布漁婆巾,臂上跨著一張雕弓。走至大蟲跟前,腰中取出利刃,把大蟲胸膛剖開,取出血淋淋斗大一顆心,提在手中。收了利刃,卷了虎皮,走下山來。林之洋道:「原來是個女獵戶。這樣小年紀,竟有恁般膽量,俺且嚇他一嚇。」說罷,舉起火繩,迎著女子放了一聲空槍。那女子叫道:「我非歹人,諸位暫停貴手,婢子有話告稟。」登時下來萬福道:「請教三位長者上姓?從何至此?」唐敖道:「他二人一位姓多,—位姓林者;老夫姓唐。都從中原來。」女子道:「嶺南有位姓唐的,號叫以亭,可是長者一家?」唐敖道:「以亭就是賤字。不如何以得知?」女子聽了,慌忙下拜道:「原來唐伯伯在此。侄女不知,望求恕罪。」唐敖還禮道:「請問小姐尊姓?為何如此稱呼?府上還有何人?適纔取了虎心有何用處?」女子道:「侄女天朝人氏,姓駱名紅蕖。父親曾任長安主簿,後降臨海丞,因同敬業伯伯獲罪,不知去向。官差緝捕家屬,母親無處存身,同祖父帶了侄女,逃至海外,在此古廟中敷衍度日。此山向無人煙,盡可藏身。不意去年大蟲趕逐野獸,將住房壓倒,母親肢體折傷,疼痛而死。侄女立誓殺盡此山之虎,替母報仇。適用藥箭射傷大蟲,取了虎心,正要回去祭母,不想得遇伯伯。侄女常聞祖父說伯伯與父親向來結拜,所以才敢如此相稱。」


唐敖嘆道:「原來你是賓王兄弟之女。幸逃海外,未遭毒手。不知老伯現在何處?身體可安?望侄女帶去一見。」駱紅蕖道:「祖父現在前面廟內。伯伯既要前去,侄女在前引路。」說罷,四人走不多時,來至廟前,上寫「蓮花庵」三字。四面牆壁俱已朽壞,並無僧道,惟剩神殿一座,廂房兩間,光景雖然頽敗,喜得怪石縱橫,碧樹叢雜,把這古廟圍在居中,倒也清雅。進了廟門,駱紅蕖先去通知,三人隨後進了大殿。只見有個鬚髮皆白的老翁迎出,唐敖認得是駱龍,連忙搶進行禮;多、林二人也見了札,一同讓坐獻茶。

駱龍問了多、林二人名姓,略談兩句,固向庸敖嘆道:“吾兒賓王不聽賢侄之言,輕舉妄動,以致合家離散,孫兒跟在軍前,存亡末卜。老夫自從得了凶信,即帶家口奔逃。偏偏媳婦身懷六甲,好容易逃至海外,生下紅蕖孫女,就在此處敷衍度日。屈指算來,已一十四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