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鏡花緣    P 217


作者:李汝珍
頁數:217 / 220
類別:古典小說

 

鏡花緣

作者:李汝珍
第217,共220。
又把單子看去:「管金珠家人一名:寶貨。管綢緞家人一名:豐貨。管果品點心家人一名:藕心。管魚蝦海菜家人一名:鯨文。管酒家人一名:半兩。管廁家人一名:赤仄。管門家人一名:厭勝。廚子二名:契刀、錯刀。水夫一名:貨泉。」章葒道:「那寶貨、豐貨以及藕心幾人派的執事都還相稱,但管酒家人為何卻派半兩?」王老道:「老奴因他素日替主人管酒,不敢過于弄詭,每日只偷得半兩,不過略略殺殺饞蟲,所以小人派他管這執事。」章葒道:「每日只偷半兩,並不為多,此人派他管酒,也還不差;但派定之後,莫要認真放出量來,那可使不得。」半兩道:「恩主只管放心,小人量窄,即或放量,也不過幾杯兒。」

章葒道:「莫講每日只得半兩,就是再添幾兩,這個東道我老爺也做得起;就只怕的久而久之,把兩丟了上了斤,或者才開一罈你倒先去了半壇,我可供應不上了。這都慢慢再定章程。我還要問蒼頭:你把茅廁派了赤仄,這是何意?」王老道:「老奴因他名內仄字,原是廁的本字,難得這樣巧合;又因他姓赤,惟恐廁內倘有赤痢血痔之類,也好教他觸目驚心,時常打掃,因此把他派了。」章葒點頭道:「這個也還人地相宜。為何你把管門家人卻派厭勝呢?」王老道:“老奴派他,卻有深意:出他素日替人管門,最厭客人來拜,他這脾氣,恰恰與姓相合。


並且勝字也可讀做平聲,所謂『厭勝』者,就如厭之不勝其厭之意,因其如此之厭,所以凡有客來,總是一概回他不在家,且又能言替辯,憑著三寸不爛之舌,能令客人不得進門。門上有了這樣能事家人,恩主于五倫之中,雖于『朋友』這倫有些欠缺,畢竟少了許多應酬之煩。人生在世,只要自己暢心適意,那裡管他五倫、四倫,就缺幾倫也還是個人,難道人家就不把你當人麼?「章葒道:」你這蠢材,莫非瘋了!怎麼同我『你』呀『我』的混閙起來!「王老道:」老奴只顧亂說,那知說的倒忘形了。「章葒道:」厭勝善於回客,可有甚麼憑據麼?“

王老道:「雖無憑據,卻有一個笑話:當日他替人管門,一日,適值主人的表叔走來,正要進內。厭勝未曾留神,只當客人來拜,連忙上前攔住道:」我家主人不在家,請老爺改日再來罷。『這位表叔太爺聽了,上前狠狠踢了一腳道:「你這囚徒,也不仔細看看!我是你主人的表叔,怎麼也回我不在家!』」

一面說笑,又將小廝名單呈上;上面寫著四人名姓,是沈郎、鵝眼、荇葉、菜子。章葒把四人國了一望,只見個個腰如弱柳,體態輕盈,真是風兒略大就可吹得倒的,卻是絶美的俊仆。


那老嬤也把仆婦丫環帶來侍立一旁。章葒道:「你姓甚麼?他們都叫甚麼名字?」老嬤道:「老婢姓子,那些姐兒哥兒因我年老,都叫我子母,叫來叫去,無人不知,倒象變成名字了。這個名字內中有個母子,雖不吃虧,但仔細想來,到底過板。今日老爺何不替我起個風騷名字呢?倘能又嬌又嫩,不象這麼老腔老班,那就好了。」章葒忖道:「這個老狐狸頭上並無一根黑髮,還閙這些花樣,倒是一個『老來俏』。我且騙他一騙。」因說道:“你要改名字,惟有『青蚨』二字可以用得:雖系蟲名,乃人人所愛之物,你若改了,將來必是人人喜愛。況這『青』字就有無窮好處,諸如『青春』、『青年』之類,都是返老還少之意。

並且內中還有『青絲』:你目下發雖如霜,叫來叫去,安知不變滿頭青絲呢?“

子母道:「多謝老爺厚意。如今改了青蚨,日後設或有點好處,我一定綉個眼鏡套兒送你老人家。」

章葒道:「再過幾十年,我眼睛花了,少不得要托你做的。這六個仆婦都則甚麼名字?管甚麼執事?」子母道:「一個是替奶奶管香粉的,名叫白選;一個是替奶奶管胭脂的,名叫紫紺;這個專管奶奶裹腳布,名叫貨布;那個專管奶奶挑鷄眼,名叫鷄目。還有兩個,一名綖環,專管奶奶釵鐶;一名傳形,專替奶奶畫小照。」章葒道:“奶奶纏足要用多少布,卻要派人專管?倒是這個畫小照的卻不可少;並且連挑鷄眼也都派人,難為你想的到,將來告訴奶奶,一定要賞的。

但那綖環為何生的那樣瘦小?莫非有病麼?「子母道:」綖環雖瘦,還算好的,剛纔還有幾個仆婦,諸如水浮、風飄、裁皮、糊紙之類,都生的過于瘦弱,老婢惟恐不能做事,都回他們去了。“

章葒道:「那八個丫環都叫甚麼名字?」于母手指四個年紀大的道:“那穿白的名叫二銖,專管奶奶銀帳;穿青的名叫三銖,專管奶奶錢帳;穿紅的名叫四

銖,專管奶奶賭帳;穿黃的名叫五銖,專管奶奶吃帳。他們都以銖字為名,就如『五分』、『四文』之意,每日所落不過幾銖,斷不敢多取的。「又指四個年紀小的道:」一名幣兒,專管奶奶幣帛;二名泉兒,專管奶奶茶水;三名布兒,專管奶奶洗腳布;四名刀兒,專管奶奶修腳刀。「章葒道:」奶奶洗腳布、修腳刀也都派人,你這辦事可得上等考語,叫做『明白諳練,辦事精詳』。“

眾人領了執事退出。丫環烹茶,安設床帳。章葒手執茶杯,復又忖道:「今日卻教那個丫環暫伴一宿呢?」正在凝思,忽有四個絶色美人前來陪伴。問其姓名,一名孔方、一名周郭、一名肉好、一名元寶。四人陪著用過宴,到晚就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