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鏡花緣    P 216


作者:李汝珍
頁數:216 / 220
類別:古典小說

 

鏡花緣

作者:李汝珍
第216,共220。
到了二更,文蕓派了兵將,焚了靈符,把陣破了,攻進城去。裡面雖有張易之差來幾員將官,那裡禁得眾公子一齊併力,早已抱頭鼠竄而去。宋素、卞璧嚮日都不在色慾上圖意,所以都好好回來。武五思家中一無所有,惟供著許多女像,當即一一焚燬。文蕓也領大兵進城。宋素安撫百姓。歇宿一宵。次日派了蔡崇、褚潮帥領二千兵在此鎮守,大隊人馬又朝前進。

這日來到才貝關。武六思早已把陣擺了,來到疆場喝道:「誰敢破我此陣!」


章葒縱馬出來,同武六思略鬥兩合,即衝進陣去。到了裡面,只見四處青氣沖霄,銅香透腦。章葒不覺嘆道:「世上腐儒只知妄說銅臭,那曉其香之妙,可惜未被這些臭夫聞此妙味。」遠遠望去,各處銀橋玉路,朱戶金門,光華燦爛,頗有富貴景象。慢慢提著絲繮,來到一座衝天牌樓,上面寫著「家兄」兩個金字。穿過牌樓,人來人往,莫不喜笑顏開,手內持錢。錢有大小,其字亦多不同:有寫「天下太平」的,有寫「長命富貴」的,……只見有個晉代衣冠之人,生得面黃肌瘦,肚腹鼓脹,倒象患了積痞一般,坐在那裡,四面許多錢把他團團圍住,他卻滿面歡容,一個一個拿著賞玩。

正朝前進,忽見一個大錢阻住去路,那錢豎在那裡,金光閃閃,其大無對。

下面密密層層,有億萬人來來往往,都想爭奪此物。細細看去,士農工商,三教九流,無一不有。也有緋袍象簡在那裡伸手的,也有胥吏隷役在那裡勒索的,也有捏造詞訟在那裡訛詐的,也有設備賭具在那裡引誘的,也有怒目橫眉在那裡恐嚇的,也有花言巧語在那裡欺哄的,也有暗設牢籠在那裡圖謀的,也有描寫假字在那裡撞騙的,也有鑽穴逾垣在那裡偷竊的,也有殺人放火在那裡搶劫的:種種惡態,不一而足。大錢之下懸著無數長梯;梯旁屍骸遍地,白骨如山,都因妄求此物,死於非命。章葒看了,暗暗點頭,嗟嘆不已。遠遠見那錢孔之內,銅馨四


射,金碧輝煌,宛如天堂一般。把馬拴在一旁,沿梯而上,走到錢眼跟前,輕輕鑽進,四處一望,裡面儘是瓊台玉洞,金殿瑤池;地下碧玉為路,兩旁翡翠為牆,氣象之富,景緻之精,迥非人世所有。遊玩多時,越看越愛。忖道:「如此洞天福地,倘得幾間幽室,在此暫住幾時,也不枉人生一世。」

正在痴想,迎面忽現一所高堂大廈。走進看時,前後儘是瓊樓瑤室,畫棟朱欄,各種動用器皿,件件俱全。看罷顯然歡喜,復又搖頭道:「這樣精室,若無錦衣美食,兩平空空,也是空自好看。」再到各房張望,誰知那些錦繡綾羅,山珍海錯,金銀珠寶,但凡吃的、穿的、用的,無一不備。不覺恨道:「早知如此,為何不將仆婢帶來!」只見有個老蒼頭手拿名單,帶著許多長隨、小廝上來磕頭;

又有一個老嬤,帶著幾個丫環也來叩見。章葒道:「那個蒼頭名叫甚麼?你們共來幾人?」蒼頭道:「小人姓王,因我年老,人都稱我王老。連老奴共有十六人來此伺侯。現有眾家人執事名單,請恩主過目。」

章葒接過,只見上面寫著:「管總帳家人二名:四柱、二柱。」看罷點頭道:「管理總帳全要舊管、新收、開除、實在,算的明白。今派四柱,倒也湊巧;為何又把二柱派在內呢?」二柱道:「只因小人算盤不精,往往算錯,只能省得兩柱,故此王老把小人派了幫著四柱做個副手。」章葒道:「他也是個人,你也是個人,為何你只管得一半?以後必須好好學算盤,倘把算盤學精,就是替人管管錢谷徵比也是好的。」二柱連道兩個「是」,閃在一旁。

章葒又朝下看:「管廚家人一名:對文。」把頭點點道:「廚子最愛開謊帳,全要替他核對明白,今派對文管理,倒也罷了。但你不可因他開謊帳,就便也加上些,我主人就架不住了。」對文道:「小人不敢。但只每日茶酒洗澡幾個零碎錢,還求主人見諒。」章葒道:「只是不要過于離奇,這都使得。天下那有分文不苟的,況且你又不圖廉潔牌坊。」對文道:「這是恩主明見。」

章葒又朝下看:「管銀家人一名:五分。管錢家人一名:四文。」章葒道:「管銀錢家人卻派五分、四文,這是何意?」五分道:「小人嚮日做人最老實,凡有銀子出入,每兩隻落五分,從不多取,所以王老特派小人管這執事。」四文道:「小人嚮日也最老實,每錢一千隻扣四個底兒;不象那些下作人,每錢一千,不但偷偷摸摸,倒串短數,還攙許多小錢,小人斷不肯的。」章葒點頭道:「每兩五分,每千四文,也還不多,都算要好的;就只你們名字被外人聽了未免不雅,必須另改才好。」王老道:「不消改得,他們都有乳名,就叫乳名也好。」五分

道:「小人乳名榆莢。」四文道:「小人乳名比輪。」章葒道:“將來再派比輪替我照應照應車輛。怪不得五分生得又瘦又小,原來乳名卻叫榆英;外面刮動風須要留神,設或被風吹去,我的銀帳少不得又要另換新手,那時再想你『五分』,只怕不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