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花木蘭    P 28


作者:不題撰人
頁數:28 / 62
類別:古典小說

 

花木蘭

作者:不題撰人
第28,共62。
天錫上前跪拜道:「叔父遠涉而來,不必過哀,恐有傷貴體。」尉遲恭方纔止了聲,收淚問道:「相公,我恩兄是你何人?」天錫回道:「是侄兒的先考。」尉遲恭問道:「你是天錫,是天祿?」天錫道:「侄男名天錫,舍弟天祿,採薪未回。」尉遲恭又問道:「你父親當時豪傑,門下必無虛士。在日有幾位賢友?」天錫道:「父親在日,與大悟山喪吾和尚,觀音寺醉月長老,仙姑寺慧參尼僧,木蘭山鐵冠道人張良貞,致仕邑侯楊延臣,隱士葉同觀,漢皋諶于飛,孝廉陳榮兗,共九人為友。」尉遲恭道:「賢侄可將諸位賢人請來,與我一會。」天錫唯唯而應,面有難色。自古道:家富能役人,家貧受人役。況且天錫家中一貧如洗,這九賢若至,如何款待?尉遲恭心下明白,叫從人把帶來的奠敬呈上,共紋銀一千兩。對天錫道:「你可作速代我買辦五牲祭禮,候諸賢到齊,同到你父親墳前祭奠一番,以適我意。」天錫接了銀子,口稱:「難得叔父美意。」不一時,天祿回來,天錫迎面謂之曰:「此父親故人尉遲叔父也。」天祿上前叩頭,尉遲恭雙手扶起。見他弟兄二人言語清利,氣宇軒昂,到也歡喜。天錫即命天祿,持兩個官寶大錠,往錢店換錢使用。那店官人見了問道:「此銀何處得來?」天祿道:「此是父親一個故人送來的。」店官人道:「此人姓甚名誰,現在何處?」天祿恐驚動地方官長,不肯說明,便道:「此人方至,尚未問他姓名,權且將錢五十串付我使用。」店官點頭不言,天祿回去了。

卻說這店官人有財有勢,專好結交官府,興害貧民。當日見了天祿兩個官寶,心生疑異。卻又想到天祿家貧已極,他的親戚故舊都是貧民,如何有人送他大官寶?若是富貴豪家,他必說出名姓,料此人必是大盜。即來千戶衙中,對劉玉龍說出此意。劉千戶又知會巡檢馬守松,即忙換了衣服,扮作客商,帶兩個親隨,來天錫門首探望,伸頭縮腦,令人可惡。見那些將校面貌凶惡,卻是平民打扮,有兩個喝道:「什麼人,還不站開些!」這千戶、巡檢兩個官長,答道:「你是什麼人,敢來此地大呼小喊!」這將校大怒,大罵:「好大膽的狗才!」手執馬鞭,劈面打來。劉千戶、馬巡檢將鞭子扭住,兩下廝打。內中又走出兩個將校,將千戶、巡檢按倒在地,將要動手,二官大叫道:「我是本方千戶、巡檢也。」將校聽了,發一個冷笑,叫聲:「弟兄們,快拿繩子來,將兩個狗才吊起!」幾個親隨道:「爾等是什麼人,敢將地方官如此凌辱!」這些將官那裡肯答應他。朱天祿在家中,聽得外面羅唣,出來看時,認得弔的是二位官長,對眾人求饒,眾人道:「若是平民,我等還放他,他是地方官,不來伺候也就罷了,還敢在門首搖來擺去!」天祿無可如何,只得進去稟知尉遲恭。尉遲恭道:「我來此處,原不驚動地方,他二人既來,可有手本?」將校道:「他二人民服而來,長在門首觀看。小的們再三喝之不去,及至打他,他才說他是地方官府。」尉遲道:「這是何故?」尉遲恭叫將他放了。二官回去,換了公服,各執手本,跪上門來,手下將校,不肯傳進。尉遲恭那裡曉得?跪了半個時辰,幸天錫出來看見,說個人情,放了回去。二官又差人抬酒席送來,撥衙役伺候不題。


次日辰巳時候,諸賢相繼而至。尉遲恭見眾人皆是儒風道貌,鶴髮童顏,十分敬重。及祭禮齊全,尉遲同八位賢士,緩步而行。這巡檢、千戶,也相隨在後。到了若虛墳前,排開祭禮,尉遲恭朝服而拜,大哭不止,八賢亦相向而啼。天錫、天祿只得上前相勸,輓尉遲恭回舍。次日,醉月邀尉遲恭同八位賢士,到觀音寺設齋,尉遲恭欣然而往。見觀音寺山青水秀,十分歡喜。進了佛殿,合掌參拜。醉月盛排齋筵。尉遲恭因說道:「方今聖上愛賢禮士,眾位賢士何不出仕為官?」喪吾道:「我等八人,年屆年朽,不堪推薦。惟有天錫、天祿,廷臣之子楊琰,三位賢侄,懷才未試,公爺可保舉出仕。」天祿說道:「侄兒願守先人墳墓,叔父只保吾兄為官,願斯足矣。」尉遲恭點頭,對醉月道:「愚弟有聖命在身,不敢久停,今夜我等盡不夜之長,明日清早,愚弟就回縣。候西寺工完,吾差人來迎喪吾師,到彼處說法;二來接諸位仁兄,到寺中盤桓數日,就要進京繳旨。」說猶未了,只聽得一個老婦人,在寺外叫冤。尉遲恭命從人喚那婦人進來。不知婦人所喊何冤,下文分解。


第十一回 
天祿貧受千戶職 木蘭劍劈白狐精

卻說尉遲恭在寺中,與諸賢作別,忽有一老婦人在寺外叫冤。尉遲恭命從人喚那婦人過來,尉遲恭問道:「你有什麼冤枉?」那好人道:「小好人姓沈。因本鎮的千戶劉老爺生了少爺,僱小婦人的兒媳王氏為乳母,至今七年,不見放出,竟納為偏房。小兒年輕懦弱,無力伸訴。小婦人聞公爺到此,故敢大膽叫屈。」尉遲恭大怒,着人將劉千戶喚到,公爺問道:「你為何強占民婦為妾?」劉千戶叩首道:「千戶並無此事。」公爺叫沈氏出來對證,千戶啞口無言。公爺叫左右取軍威棍,將劉千戶杖了八十,革職不用,將王氏斷回沈婆去了。公爺又對天祿說道:「賢侄既願守祖宗墳墓,這一個千戶職銜,你且領受。」天祿叩首受命。尉遲恭大喜,即日辭了諸位賢士,上馬回西寺去了。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

翰林院不只用讀的,還可以用聽的。
翰林院已優化版面配置,使聽小說更純淨。
搭配PC 版Chorme擴充功能 (文字語音朗讀助理)或手機版 朗讀APP,翰林院的內容不只可以用來閱讀,還可以用來聆聽。適度調整朗讀速度與音調,就可以享受到最美妙的聽小說的體驗。

翰林院 ©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