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花木蘭    P 29


作者:不題撰人
頁數:29 / 62
類別:古典小說

 

花木蘭

作者:不題撰人
第29,共62。
卻說天祿受了千戶之職,回至家中,就有營中大小兵丁,齊來叩頭。只見那馬兵、步卒,旗長、隊長,長槍手、短槍手,弁委、外委,左巡、右哨,經制、把總,臨門參見。擇了吉日,進了衙門,即久疏親戚,無不相賀。天祿留八位賢士,住了數日,各人回去。惟有喪吾年尊路遠,天祿留在衙中養靜。

一日,喪吾在衙中,觀心入定。見自己心火下降。腎水上升,虛靈性府,慧光發現。團團如月光,照于四表。萬水千山,盡在目前。照見木蘭山一個白狐精,在空中往來,有戲弄木蘭之意。喪吾見了,吃驚道:「這個怪物,自討天誅。我若不治,等待誰來。」到了次日,呼木蘭出來,叫聲:「孫兒!你有個仇星到了。我有寶劍一口,你可帶在身旁,晝夜不離,自然無事。」木蘭拜謝起問曰:「公祖既洞明心性,觀照本來,佛家三皈之意,並六字真言,究竟是如何解說,祈公祖說明,以示未悟。」喪吾曰:「汝善思維,善解問,汝向西方拜我佛祖,我才說與你聽。」木蘭即向西方叩首。喪吾又曰:「汝再向東方拜了大成至聖,我方敢儒釋交談。」木蘭又向東方叩首,喪吾也向東西而拜,然後坐定,叫聲:「木蘭孫兒,仔細聽著:南字喻心而言,無字喻空寂之意。心中空寂,自見真性,故曰南無佛。是佛弟子第一皈依也。真什既見,愈加精進,絲毫不許散亂,散亂則心逐妄念,真性滅矣。絲毫不許昏沉,昏沉則月為雲封,無覺無照矣。蓋心不散亂,則輪迴可免;心不昏沉,則地獄可除。故曰南無法,是佛弟子第三皈依也。此乃由戒而定,性從命立,由定而慧,命從性生。本來面目,立獻於前,是為真我,乃億萬金剛不壞之元神也。故曰南無僧,是佛弟子第二皈依也。既明南無之法,又當識阿彌陀佛四字。阿字是說人心惟危,彌字是說道心惟微,陀字是說惟精惟一,佛字是說允執厥中。故雲喜怒哀樂之未發謂之中。斯時至性湛如,即南無法也。發而皆中節謂之和,即性道流行,阿彌陀佛也。故俚俗之人,見善人得福報,惡人得禍報,即曰阿彌陀佛也。非發皆中節之意乎?汝乃精靈降世,當學上等女子,勿作中流之輩。上等女子,不呼異姓為父母,不受男子之羞辱,不開腸破肚,污穢天地,卻能參太極於心中,結聖胎于圭內。為頂天立地之奇人。盡性了命之達士。這三教同源,再無他說。」木蘭再拜而謝,復又跪下問道:「公祖先說明心見性,性中立命,如何又說盡性了命?」喪吾答曰:「汝善思維,善解識。仁、義、禮、智,性中之理;孝、弟、忠、信,性中之德。守其天理,修其天德,便是盡性工夫。性者,天命。盡性,正是了命。是盡了我分內當為之事,故又曰盡情,以求無愧於天,無作於人也。」木蘭又再拜。又過了數日,喪吾自回大悟去了。


木蘭佩服喪吾教訓,仍然織機,不廢女工。卻忙中偷閒,服煉心勝。一日,臨窗織布,見日色沉西,入閨中靜坐。一時間,窗外月明,木蘭取書觀看。到了三更時候,侍女掌燈,催木蘭歇息,木蘭也覺身體睏倦,睡了片時,忽然寶劍嘖嘖作聲,木蘭即將寶劍拿在手中。未及片刻,一陣寒氣襲人,毛骨竦然。木蘭即將寶劍向床前亂砍,只聽得「哎喲」連聲,遠遠而去。次日天明,木蘭起來,果然床前鮮血淋漓,有一隻狐腿在地。木蘭秘密收藏,不必細表。

再說這個白狐精,在木蘭山修了千年道行。曉得木蘭女乃是山靈降世。又見天癸已全,意欲采陽補陰,以全自己精氣。有喪吾在此,就不敢妄作。見喪吾去了,敢突入街中,以妖氣壓木蘭,竟被木蘭一劍削去一隻前腿,逃回木蘭山仙人洞,求師傅胡秉池發丹救治。後來在北番,自稱獨手大仙,與木蘭作敵。此是後話,不表。

再說尉遲恭回至西寺,即表奏朱天錫除授長沙知府,楊琰為梧崗知州,俱帶妻子上任去了。秦氏在路病故,果如黃氏之言。欲知後事如何,下文分解。

第十二回 
香元參禪難喪吾 太宗降詔討突厥


卻說尉遲恭在西陵城右,監修西寺,二年工成。尉遲即差人去請八位賢士,齊到寺中盤桓。擇了吉日,請喪吾升座說法。本寺住持香元和尚,上前說道:「小僧自幼在本寺出家。清規戒律並無過犯,紫書丹經、佛典道卷,無不明白。今皇太后洪恩,公爺修造,與佛有光,與僧有緣。待小僧升座說法講經,果有不明之處。然後讓與喪吾不遲。」尉遲恭道:「知不如好,好不如樂,恐爾道行不及喪吾。我明日出一偈言,爾等依韻而和,看是誰高誰下,就不要爭論。」香元不敢再爭,退入禪堂,翻看經書,一夜不睡。到了次日,尉遲恭坐在客堂,請八位賢士並本寺住持,齊來敘說。相見禮畢,依次而坐。尉遲恭道:「我有偈言一首,求喪吾、醉月、慧參、香元四位大師,依韻而和,明日昇座說法,以此為試。」眾賢士齊聲道:「請公爺佳作一觀。」尉遲即寫出道:

心如朗月連天淨,性似寒潭止水同。

十二時中常覺照,休教昧了主人翁。

香元和尚即和云:

春來花發上林紅,草色青青天地同。

風月有情誰作主,危樓高坐老家翁。

喪吾對尉遲恭道:「今看香元大師佳作,佛經道典,包括殆盡,我等萬不能及,貧僧不敢再贊一辭。」尉遲恭道:「爾我交情猶如兄弟,況是筆墨酬答,何必過謙。」喪吾不好卻意,只得提筆寫道:

本來非色亦非空,月映波心萬派同。

不盡東風今有主,漁舟端坐老蓑翁。

慧參尼僧和云:

生意融融春色重,心如谷種機相同。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

翰林院不只用讀的,還可以用聽的。
翰林院已優化版面配置,使聽小說更純淨。
搭配PC 版Chorme擴充功能 (文字語音朗讀助理)或手機版 朗讀APP,翰林院的內容不只可以用來閱讀,還可以用來聆聽。適度調整朗讀速度與音調,就可以享受到最美妙的聽小說的體驗。

翰林院 ©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