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施公案    P 4


作者:佚名
頁數:4 / 625
類別:推理懸疑

 

施公案

作者:佚名
第4,共625。
口喧佛號,手疊佛印,混捏酸款。兩邊有眾僧陪座。細看非盡男僧,還有女僧,一旁接音。年紀俱在三十上下。因七月佳節,天氣還熱,個個光頭無帽,身搭偏衫,雖說接音,其中一人,杏眼含春,與凶僧眉來眼去,害笑顏開;還不住的東張西望,賣弄輕狂。施公看罷,又往台下一瞧,正中設擺高桌,兩旁板凳。數了一數,一邊九個尼姑,兩邊共十八位,皆穿法衣,俱是光頭腦袋。接打各樣法器,年紀俱在二十上下,個個風騷,人人裊嬈。雖無脂粉,俱是齒白唇紅,面似桃花。雖然俱打着法器,口唸佛語,也是視南瞧北,看那滿面芙蓉,並無一點道心。賢臣看罷,暗暗點頭:「怪不得攪亂江都!原來如此。這正位上坐者,必是九黃;且眾尼之中,未知那是七珠?」細看桌子上首,有個打鼓鐘的女僧,別有風流,較之眾尼,更生美貌。施公看後,暗說:「難怪招惹僧俗亂心!」聽見法器連打三陣,天有二更時分,施食放完,許多軍民四散。施公同了二差,說:「這九黃、七珠原故,我全知曉。你二人明日先不用進衙門,還到蓮花院中,千萬小心,引誘小和尚,套問真情;把那十二名盜寇的根由,訪明回衙,定計以便拿獲。」二役答應,於是施公趁天黑回衙。

施安迎接施公進房,淨面更衣。酒飯用完,上床安息一夜。


至次早,起來淨面,吩咐點鼓升堂。施公坐了大堂,眾役排班。

施公伸手拔簽二枝,向下叫王仁、徐茂。二人答應,即上前跪下。施公說:「你火速去把十字街觀音庵七珠尼姑請來。本縣要辦吉祥道場;還到城外蓮花院,把九黃和尚請來。本縣要僧尼登壇。」二人答應,下堂而去。又往下吩咐,去請振守府;又派那些馬步三班人役預備。


且說去請九黃、七珠的王仁、徐茂二人,會在一處同行,彼此閒談縣主之事,不覺來到觀音庵前。一同步進庵裡。那七珠淫尼,正在禪堂內,心中思想九黃和尚情濃,忽聽院內走的腳步響動,心下驚疑。說道:「什麼人?一定是施主送香來的。」

想罷,喊一聲:「小尼。」那裡答應,來了小尼,走入禪房,滿面笑迎。口稱:「師父,不知呼喚弟子,有何吩咐?」淫尼見問,說道:「你快去看看,是誰在那裡走的腳步響?」小尼聞言,忙忙跑出,一見二人,就問:「你們是那裡來的?怎麼往裡硬闖?我們這是女僧所在,豈可輕易進來麼?」二差聽說道:「我們是縣衙裡頭兒。你快去告訴令師,我們奉縣主之命,來請七珠姑姑,立刻進衙去,辦吉祥道場。」小尼一聽,即回言道:「呵呀!原來是衙役老爺呢!略等一等,我回明家師,回頭再來請你進去。」言罷,即轉身進禪房,將公差之言,說了一遍。七珠一聽,心中不解,說:「縣主請我辦事?」細想:「施不全與我並無往來。聞近日眾家寨主們,閙的多少人命案件子,莫非有什麼知覺?若不去,他是一縣之主,居他治下;若去,又恐不便。」沉吟一會,偶生一計,說:「有了,我何不如此這般允他?」遂叫:「小尼,請他們來見我。」小尼答應,出去把二差引入禪房。七珠偷眼一看,兩差人不過是纓帽袍套,拐古唧當的打扮,鷹兒爪的相貌。七珠心煩,無奈口稱:「上差,到此何干?」小尼獻茶。二人一見,渾身軟麻,神飄魂蕩,意馬難拴。人人說七珠美貌,今見方知話不虛傳。淫尼與二差問了姓名。二差便說:「我二人奉縣主之命,來請你到衙,辦吉祥道場。須得尊駕親自跟我們同去方好。」說罷,忡怔怔的歪着頭,目不轉睛,看著尼姑。七珠一見,暗罵二役,皮臉可惡,如不是王法之地,立刻叫你的人頭落地。今施不全叫人來請,有些吉凶難定。我想城內人命極多,或有動靜消息,亦未可知;倘無動靜,不去,又是不便。沉吟一會:「管他什麼,少不得要去走走。就有變動,料着外有九黃哥哥,眾家寨主;自己又能飛檐走壁,馬上雙刀,何足畏哉!惱一惱馬踐江都,殺他個魂膽飛裂!就見他何妨?」想罷,假意帶笑,叫聲:「上差,不知單叫我進縣,果還叫那別的人?」徐茂說:「請北關蓮花院的九黃師父。你們就走罷,我家縣主立候着呢!」

七珠帶笑說:「上差少坐,待我更換衣服,一同進衙。」二差聽說就走,心中歡喜。七珠即換了一套新衣服出來,二差鼻子裡,只是聞着陣陣的蘭香。留神一看,真真可愛,一言難盡,把他個心中難熬,口內不住的讚歎,說道:「快走!」七珠出了禪房,叫小尼快來關門。小尼說:「來了。」淫尼在前,公差跟着在後,一同出庵。

且說徐茂相伴七珠進衙,叫王仁出城去請九黃和尚。王仁答應而去,不敢怠慢。出了北關,無心看那廟外之景,忙進角門,正往裡走,抬頭看見公然、子仁,倒嚇一跳:他兩個打扮乞丐的形相,在那裡打掃山門後庭。王仁心下納悶,方要上前說話,只見公然把手忙擺,子仁搖頭拋眼;他二人恐有旁人識破了機關,走漏消息。王仁心靈,連連點頭,往外而行。竊喜廟內無人瞧見。三人先後出了廟,走到僻靜所在,各敘各人之事。王仁說:「奉差來寺,特請九黃進縣。」公然、子仁聽說,心下吃驚,叫聲:「老弟!快些回去!你想請他,萬萬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