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施公案    P 5


作者:佚名
頁數:5 / 625
類別:推理懸疑

 

施公案

作者:佚名
第5,共625。
王仁道:「還求二兄指教,小弟如何行法才好?」公然說:「賢弟!此凶僧大為厲害,單刀雙拐,半空能行,過了樓房,如走平地。現今聚了許多強盜,個個武藝純熟,萬夫之勇。」王仁聽完公然之言,不由噗哧笑了一聲,叫聲:「英哥,休要驚嚇!俺在六扇門裡走動,若要沒此本領,小弟如何敢在公門應役?今日務要將九黃和尚請去。」又說:「只須如此這般,管叫他應允,二兄但請放心。」說罷,張、英二差站起,先進廟去。王仁略遲一會,邁步進廟,走至院中,一聲大叫:「廟內有人麼?」

廟中走出僧人,一見就問王仁:「你是那裡來的?是做什麼的?」


王仁道:「你說我是誰?」僧人帶笑說:「你好象衙門中公差麼?請入內堂吃茶!」王仁跟僧人走入廟堂,讓坐敬茶已畢。

王仁說道:「我無事不來,今領縣主之命,立刻請你九黃師父,進縣去辦吉祥道場。」僧人一聽,帶笑說:「上差少坐,待我稟明了當家,就來請你們去見。」說罷,邁步穿門,走入密室。


九黃和尚正同十二個響馬飲酒作樂,忽抬頭看見小僧,說:「你不在外面照看門戶,為何進來?」小僧就將王仁之言,告訴九黃。九黃心中不悅,帶怒道:「你去回覆他,就說我少時出來見他。」小僧答應,出了密室,來見王仁說:「我師父就出來。」且說凶僧聽得公差來請他,望着眾寇說道:「列位寨主,依我想來,施不全差人來請,不知是好意,是歹意。同你們倒要商議商議,方保無事。且聞他詭計多端,狐媚假道,若進衙,恐其不便。」眾寇見問,一同說道:「雖說是你們所行之事甚大,我等料大膽之人,不敢驚動於你。江都文武官員,何畏之有?如有風吹草動,戰馬撒開,殺得他個江都縣天昏地暗!請你,你就去見他何妨?隨機應變,見景生情。若設壇場,你就唸經。自今來往走動,你我交好,又怕何人?我們在此打聽消息。九哥又能走壁飛檐。果有不測,弟兄都住這裡,一同努力上前,殺官劫庫,把人斬盡,翻城變海。我等高山嘯聚,官兵無可奈何!」凶僧一聽,心中大喜道:「眾位言之有理。你們在此,我到前面,見他有何言語。若是禮貌恭敬,我就應允;倘是自誇上差,即便把他殺了。」說罷站起,凶僧歪歪斜斜出來,狂言大話:「何人請我唸經?九老爺不受錢的。」王仁看見九黃凶惡,暗道:「倒應了他二人之話,自應小心。」便問小僧:「這就是你當家的師父麼?」小僧說:「正是。」王仁惱在心內,忙移步至凶僧面前。見九黃閉目闔眼,酒氣噴人。王仁心中靈明,走至九黃身旁,帶笑道:「大師父好呵!」九黃雖醉,心裡明白,聽公差問好,把醉眼一睜,答道:「我好!你好麼?」王仁肚裡罵:「好個撒野的賊禿,令人可惱!」又暗想:「且住!我來求他,少不得下些氣兒。」無奈何,答道:「承重九老爺一問,何以克當。」未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3回  公差請凶僧 守府助賢臣

且說凶僧斜着兩眼,說:「你就是縣衙裡公差麼?」王仁答道:「我就是。特奉縣主之命,來請九老爺法駕,進衙去辦吉祥道場。故此小的方到寶剎驚動。」凶僧聽說,心中不悅,叫聲:「朋友,你可了不得了!你瞧不起人。我銀錢多有,也不等唸經的錢用。你自己去說與你老爺,我不去的。」王仁聽了,心中着忙:不去如何是好,不如再與他些軟話,再看如何。

忽聽凶僧復又冷笑道:「豈有此理!江都縣界內,除九老爺一人,難道眾和尚都死完了?莫說施不全請我不去,不是九老爺說句大話,就是萬歲爺宣我,我不去,也是平常的事情。」王仁一聽,即忙帶笑,打了一躬,叫聲:「九老爺!不要生氣!你老人家不去,小的該倒運了。如何回覆縣主之命?九老爺若不發點善心,小的回去,縣主要將我活活打死了!九老爺是佛門弟子,無處不行慈悲,那不是行好麼?我的九老爺,只可憐我王仁當差役的苦處,千萬相求,開一綫之路,求九老爺的法駕一行,我小的就得有命了。」凶僧坐在椅子上,正在生氣,耳內只聽得九老爺長,九老爺短,說了多少趨奉之好話,方見凶僧一笑,罵道:「鬼嘴的猴兒頭!嘔得你九老爺也沒有法兒了。也罷!你九老爺如不憐你,這就苦了你。」王仁一聽凶僧應允,喜不自勝,就連連打躬道:「真是救命了!謝過九老爺,少不得勞法駕起身。小的還有個夥計,先請觀音庵的那一位七珠尼僧,進縣共辦道場,已經去了。咱們趕上,一同進縣,縣主一見齊到,豈不甚好!」凶僧聽得明白,心中大悅,肚內暗想:「我當只請我一人,誰知還有七珠妹妹。如知請他,我早應允,大膽去也何妨?施不全若是誠心請我,沒有什麼歹意,大家平安。」心方想罷,說:「上差少等就去。」步入禪堂,往後而行。眾寇笑臉相迎,問明原由,俱各敬酒已畢。凶僧進房,換上美色衣服,暗帶防身兵器,辭別眾寇,往外而走,叫道:「上差!你我同走。」王仁答應,出廟進城。

且說施公暗自忖度擒九黃、七珠之計。差役進來跪說:「本城守府振大老爺衙前下馬。祈老爺定奪。」施公一聽,坐下襬手,說:「知道了。」賢臣忙出公座,下了大堂迎接。二位老爺,手輓手,說著滿洲語。施公問守府:「阿哥好麼?」振公回答:「好!」施公見堂上人多,不便言講心事,吩咐:「爾等不必散去,本縣與振老爺講話,回來辦事。」眾役答應伺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