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兒女英雄傳    P 5

作者:文康
頁數:5 / 289
類別:古典小說

 

傳到安老爺手裡,這位老爺天性本就恬淡,更兼功名蹭蹬,未免有些意懶心灰,就守定了這座莊園,課子讀書,自己也理理舊業。又有幾家親友子弟,因他的學問高深,都送文章請他批評改正,一天卻也沒些空閒。偶然閒來,不過飲酒看花,消遣歲月,等閒不肯進城。安太太又是個勤儉當家的人,每日帶了仆婦侍婢料理針線,調停米鹽。公子更是早晚用功,指望一舉成名,不幹外事。外頭自有幾個老成家人支應門戶。又有公子的一個嬤嬤爹,這人姓華名忠,年紀五十歲光景,一生耿直,赤膽忠心,不但在公子身上十分盡心,就連安老爺的一應大小家事,但是交給他的,他無不盡心竭力,一草一木都不肯糟塌,真算得「奶公子裡的一個聖人」。


因此,老爺、太太待他格外加恩,不肯當一個尋常奶公子看待。這安老爺家,通共算起來,內外上下也有三二十口人,雖然算不得簪纓門第、鐘鼎人家,卻倒過得親親熱熱,安安靜靜,與人無患,與世無爭,也算得個人生樂境了。

這年正適會試大比之年。新年下,安老爺、安太太把家中年事一過,便帶了公子進城。拜過宗祠,到至親本家幾處拜望了拜望,仍舊回家。匆匆的過了燈節,那太太便將安老爺下場的考藍、號簾、裝吃食的口袋盒子、衣帽等物打點出來。

安老爺一見,便問說:「太太,你此時忙着打點這些東西作甚麼?」

太太說:「這離三月裡也快了,拿出來看看,該洗的縫的添的置的,早些收拾停當了,省得臨時忙亂。」

那安老爺拈着幾根小鬍子兒含笑說:「太太,你難道還指望我去會試不成?你算,我自二十歲上中舉,如今將及五十歲,考也考了三十年了,頭髮都考白了,『功名有福,文字無緣』,也可以不必再作此痴想。況你我如今有了玉格這個孩子,看去還可以望他成人,倒不如留我這點精神心血,用在他身上,把他成就起來,倒是正理。太太,你道如何?」


太太還沒及答話,公子正在那裡檢點那些考具的東西,聽見老爺的話,便過來規規矩矩、漫條斯理的說道:「這話還得請父親斟酌。要論父親的品行學業,慢道中一個進士,就便進那座翰林院,坐那間內閣大堂,也不是甚麼難事。但是功名遲早,自有一定。天生應吃的苦,也要吃的。就算父親無意功名,也要把這進士中了,才算得作完了讀書的一件大事。」

安老爺聽了,笑了一笑,說道:「孩子話!」那太太便在旁說道:「老爺,玉格這話很是,我也是這個意思。這些話我心裡也有,就是不能像他說的這麼文謅謅的。老爺竟是依他的話,打起高興來。管他呢,中了,好極了;就算是不中,再白辛苦這一蕩也不要緊,也是嘗過的滋味兒罷咧!」

列公,這科甲功名的一途,與異路功名卻是大不相同。這是件合天下人較學問見經濟的勾當,從古至今,也不知牢籠了多少英雄,埋沒了多少才學。所以這些人寧可考到老,不得這個「中」字,此心不死。安老爺用了半生的心血,難道果真就肯半途而廢不成?原是見了這些考具,一時的牢騷話。

及至聽見公子小小年紀說了這一番大道理,心中暗暗歡喜,又恐怕小人兒高興,只得笑着說是「小孩子話」。及至太太又加上一番相勸,不覺得就鼓起高興來,說道:「既如此,就依你們娘兒們的話,左右是家裡白坐著,再走這一蕩就是了。」

說著,看看到了三月初間,太太把老爺的衣帽、鋪蓋、吃食等件打點清楚,公子也忙着揀筆墨,洗硯台,包草稿紙。諸事停當,這安老爺便坐車進城,也不租小寓,就在自己家裡住下。這房子雖說有幾家本家住着,正所兒沒占,原備安老爺、太太、公子有事進城住的,平日自有留下的家人看守。這家人們知道老爺回家,前幾天就收拾鋪設,掃地焚香的預備停妥。

到了三月初六日,太太打發公子帶了隨使家丁,跟隨老爺進城。進場出場,又按着日子打發家人接送,預備酒飯,打點吃食。公子也來請安問候,都不必細說。

三場已畢,這老爺出了場也不回家,從場門口坐上車,便一直的回莊園來。太太、公子接着,問好請安,預備酒飯,問了一番場裡光景。一時飯罷,公子收撿筆硯,便在卷袋裏找那三場的文章草稿。尋了半日,只尋不着,便來問安老爺說:「文章稿子放在那裡了?等我把頭場的詩文抄出來,好預備着親友們要看。」安老爺說:「我三場都沒存稿子,這些事情也實在作膩了。便有人要看,也不過加上幾個密圈,寫上幾句通套批語,讚揚一番說:『這次必要高中了!』究竟到了出榜,還是個依然故我,也無味的很,所以我今年沒存稿子。不但不必抄給人看,連你也不必看。這一出場,我就算中了。」說畢,拈鬚而笑。公子聽了無法,只得罷了。

日月迅速,轉眼就是四月。到了放榜的頭一天晚上,這太太弄了幾樣果子酒菜,預備老爺候榜,好聽那高中的喜信。

安老爺坐下,就笑着說道:「這大概是等榜的意思了。聽我告訴你們:外頭隻知道是明日出榜,其實場裡今日早半天就拆彌封,填起榜來了。規矩是拆一名,唱一名,填一名。就有那班會想錢的人,從門縫兒裡傳出信來,外頭報喜的接着分頭去報。如今到了這時候不見動靜,大約早報完了,不必再等。你們既弄了這些吃的,我樂得吃個河落海乾睡覺。」說完,吃了幾杯悶酒,又說了會閒話,真個就倒頭酣呼大睡。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