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莎士比亞全集 《暴風雨》    P 26


作者:莎士比亞
頁數:26 / 30
類別:文學

 

莎士比亞全集 《暴風雨》

作者:莎士比亞
第26,共30。
愛麗兒:如果我是人類,主人,我會覺得不忍的。
普洛斯彼羅:我的心也將會覺得不忍。你不過是一陣空氣罷了,居然也會感覺到他們的痛苦;我是他們的同類,跟他們一樣敏鋭地感到一切,和他們有著同樣的感情,難道我的心反會比你硬嗎?雖然他們給我這樣大的迫害,使我痛心切齒,但是我寧願壓伏我的憤恨而聽從我的更高尚的理性;道德的行動較之仇恨的行動是可貴得多的。要是他們已經悔過,我的唯一的目的也就達到終點,不再對他們更有一點怨恨。去把他們釋放了吧,愛麗兒。我要給他們解去我的魔法,喚醒他們的知覺,讓他們仍舊恢復本來的面目。
愛麗兒:我去領他們來,主人。(下。)
普洛斯彼羅:你們山河林沼的小妖們;踏沙無痕、追逐著退潮時的海神而等他一轉身來便又倏然逃去的精靈們;在月下的草地上留下了環舞的圈跡,使羊群不敢走近的小神仙們;以及在半夜中以製造菌蕈為樂事,一聽見肅穆的晚鐘便雀躍起來的你們:雖然你們不過是些弱小的精靈,但我藉著你們的幫助,才能遮暗了中天的太陽,喚起作亂的狂風,在青天碧海之間激起浩蕩的戰爭:我把火給與震雷,用喬武大神的霹靂劈碎了他自己那株粗幹的橡樹;我使穩固的海岬震動,連根拔起松樹和杉柏:因著我的法力無邊的命令,墳墓中的長眠者也被驚醒,打開了墓門出來。但現在我要捐棄這種狂暴的魔術,僅僅再要求一些微妙的天樂,化導他們的心性,使我能得到我所希望的結果;以後我便將折斷我的魔杖,把它埋在幽深的地底,把我的書投向深不可測的海心。

莊嚴的音樂。愛麗兒重上;他的後面跟隨著神情狂亂的阿隆佐,由貢柴

羅隨侍;西巴斯辛與安東尼奧也和阿隆佐一樣,由阿德里安及弗蘭西斯科隨
侍;他們都步入普密斯彼羅在地上所劃的圓圈中,被魔法所禁,獃立不動。
普洛斯彼羅看見此情此景,開口說道:
普洛斯彼羅:莊嚴的音樂是對於昏迷的幻覺的無上安慰,願它醫治好你們那在煎炙著的失去作用的腦筋!站在那兒吧,因為你們已經被魔法所制伏了。聖人一樣的貢柴羅,可尊敬的人!我的眼睛一看見了你,便油然墮下同情的眼淚來。魔術的力量在很快地消失,如同晨光悄悄掩襲暮夜,把黑暗消解了一樣,他們那開始抬頭的知覺已經在驅除那矇蔽住他們清明的理智的迷糊的煙霧了。啊,善良的貢柴羅!不單是我的真正的救命恩人,也是你所跟隨著的君主的一位忠心耿耿的臣子,我要在名義上在實際上重重報答你的好處。你,阿隆佐,對待我們父女的手段未免太殘酷了!你的兄弟也是一個幫凶的人。你現在也受到懲罰了,西巴斯辛!你,我的骨肉之親的兄弟,為著野心,忘卻了憐憫和天性;在這裡又要和西巴斯辛謀弒你們的君王,為著這緣故他的良心的受罰是十分厲害的;我寬恕了你,雖然你的天性是這樣刻薄!他們的知覺的浪潮已經在漸漸激漲起來,不久便要衝上了現在還是一片黃泥的理智的海岸。在他們中間還不曾有一個人看見我,或者會認識我。愛麗兒,給我到我的洞裡去把我的帽子和佩劍拿來。(愛麗兒下)我要顯出我的本來面目,重新打扮做舊時的米蘭公爵的樣子。快一些,精靈!你不久就可以自由了。
愛麗兒重上,唱歌,一面幫助普洛斯彼羅裝束。
愛麗兒(唱)蜂兒吮啜的地方,我也在那兒吮啜;在一朵蓮香花的冠中我躺著休息;我安然睡去,當夜梟開始它的嗚咽。騎在蝙蝠背上我快活地飛舞翩翩,快活地快活地追隨著逝去的夏天;快活地快活地我要如今向垂在枝頭的花底安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