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沈從文全集《風子》    P 16


作者:沈從文
頁數:16 / 60
類別:文學

 

沈從文全集《風子》

作者:沈從文
第16,共60。
那時節老年紳士坐到年青人的對面,正在用刀為他的朋友割切一個橘子。一面把切好了的橘子,親熱的遞給了他的朋友,一面望到那年青人華麗優雅的儀表。紳士眼睛中有一種只應當在年青人眼睛中燃燒的光輝。紳士輕輕的幾乎是無聲的說,「真是怎樣一個神的手段!」年青人沒有聽到,因為所吃的橘子十分佳美,只當是稱讚到青島的橘子。
紳士便說:「鎮筸地方壯大新鮮長年無缺的瓜果,養成我這種年齡的人有童心的嗜好。二十年來若每天沒有一點水果伴到我,竟比沒有書籍還似乎難於忍受。」
年青人說:「這種嗜好也同讀××差不多,不算一件壞事情。」
「是的,在一個大圖書館裡去,看書是一件多麼方便的事。

到××去,瓜果並不值錢。可是這種嗜好在××為一種童心,在別處則常常為一種奢侈。正如用豐富的比喻說話一樣,在××可以連接兩人的友誼,在別處則成為一種浪費。××地方山中的桃李橘柚,與蘊藏在每一個人口中的甜蜜智慧言語,同這裡海邊的魚蟹鹽沙,原是同樣不能論價的東西!「

年青人微笑著,同意了這個比擬。他不願意用這十餘年來日子所加於每一個人身上的變化,聯想到這些日子在其他物質上的改革。他自己所夢想到的,一切也仍然是那麼一個野蠻粗暴的世界。在那一片野蠻粗暴的地方,有若干精悍,樸厚,熱情的靈魂,生氣勃勃的過著每一個日子。二十年來新的一頁歷史,正消滅到中國舊的一切,然而這隱藏在天的一角,黑石瘦確群山之中,參天杉樹與有毒草木下面,一點殘餘的人民,因為那種單純,那種忍耐,那種多年來的由於地方所形成的某種固執,這時候已成了什麼樣的變化,誰能知道誰能說明呢?
因為提到了嗜好,紳士到後忽然歎喟起來,顯然為那個嗜好的來源,略略感到了一點惆悵。紳士說,「××地方的栗樹,為我留下一個不可磨滅的印象。」
年青人說:「××栗樹並不很美,正如××野豬並不很美。
××最美的樹當是杉樹,常年披上深綠鳥羽形的葉子,凝靜的立定,作成一種向天空極力伸去的風度。那種風度是那麼雅致,那麼有力,同時還那麼高尚不可企及。按照××的山歌:情人為人中之杉,杉樹為樹中之王。那稱呼毫不覺得溢美。「
紳士接到說:「是的,我見過那種杉樹,熟習那個名言。